中國成立境外緝捕工作局

中國成立境外緝捕工作局

一月廿七日,中國公安部宣佈正式成立「境外緝捕工作局 」,進行境外追逃追贓工作。習近平大力打貪,在中央反腐敗協調小組的統籌下,公安部去年四月展開「獵狐疑2015」行動,緝捕外逃的經濟犯罪、涉腐敗案件的疑犯,早已在國內外媒體有所報導。

 

上述的公安部公告宣稱,全國公安機構共各境外派出五十多個工作組,在境外執法機關和駐外領使館協助下,從六十六個國家和地方共抓獲各類外逃人員857名,其中366名是自首投案者。公安部的公告表明境外追逃追贓工作經已常態化。

 

香港市民對銅鑼灣書店事件感到恐慌,認為「一國兩制」受到威脅;對於環球時報的論述和國內公安部門的高壓態度憤怒。針對上述公安部的公告,台灣社會就「以後台灣人會不會在海外因為主張台灣獨立而被這些中國公安當作本國罪犯拘捕回中國」同樣提出疑問。

 

國內公安部門除解放軍外,一貫自視高人一等,對地方政府缺乏尊重。香港人本來以為有「一國兩制」的保護網,但銅鑼灣書店事件已清楚響起警號。問題是為甚麼中國領導層會容許銅鑼灣書店事件以及公開境外緝捕工作局呢?

 

首先自然是中國領導層認為維穩比中國的形象遠為重要。打擊貪官是以習近平為首的領導層少有的得民心的政策。普通國民不重視法治的概念,不會太關心中國的國際形象,但痛恨貪污,對中國當局追逃追贓的工作高度認同。至於境外緝捕對象的範疇,關注程度很低。

 

過去幾年,在當局大力打壓下,維權律師、異見人士、網絡輿論的影響力大幅下降。領導層感受到的輿論壓力減輕,而更重視李波事件、境外緝捕工作局對負面批評所起的阻嚇作用。

 

就國際壓力方面,中國領導層感到財大氣粗,對國際輿論的壓力不重視。就政府間的關係而言,中國領導層瞭解西方國家不會因為人權問題向中國施加太大的壓力,與領土爭端、軍力擴張、人民幣匯率等問題不同。

 

香港的政改問題就是顯例:英美兩國總領事在港公開、私下呼籲泛民支持北京的政改方案。金馬倫政府繼而高調歡迎習近平訪英並大力推動國企在英國投資,對方認為中英關係進入「黃金時代」。奧巴馬政府則認為不值得就香港問題向中國政府施壓。

 

以習近平為首的領導層是在這樣的內外考量之下公開宣稱境外綁架常態化。然而代價是否不算沉重呢?中國要實現現代化,追上最先進國家的水平,不能不融入國際社會,與國際體制接軌。上述的態度和考量,又怎能融入國際社會呢?

 

中國要和平崛起,維持一個和平的國際環境,自然要增進國與國之間,特別是大國之間的戰略互信,現階段戰略互信明顯地受到衝擊。

 

至於對台、對港政策,多年的辛苦經營,兩三年之間,已經大打折扣了。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