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初選的動員和經費

美國總統初選的動員和經費

美國總統的初選相當複雜,每個州有其特色和歷史傳統,本文集中討論總統初選中候選人的動員和經費。所謂初選,就是候選人要贏得民主黨或共和黨的提名,因此全靠個人的資源和動員能力。

 

德克薩斯州參議員克魯茲贏得愛荷華州共和黨初選,壓倒大熱的特朗普。作為立場保守而宗教意識相當強的候選人,克魯茲希望州內福音派的共和黨選民有百分之六十的投票率,結果超標達到百分之六十二,取勝並非僥倖。

 

他的競選團隊有一千五百名「區」(precinct)隊長,以及一萬二千名義工,每天撥出二萬五千個催票電話。選舉當然講究資源,但資源不單是金錢。克魯茲愛荷華初選取勝就反映他的動員力量以及他的競選團隊的組織能力。

 

愛荷華從人口比較而言是一個小州,到黨大會的代表人數不多,但因為是第一個州的初選,有先聲奪人之勢,而且能吸引大量國內外媒體的關注。一些實力不足、競選經費薄弱的候選人一定要在愛荷華和新罕什希爾州取得好成績,競選工程才能維持下去;不然媒體不再理會,支持者失望不再捐款,就只能退選。

 

選舉經費不是一切,杰布布殊就是明顯的例子。他的父親和兄長均當過總統,他在佛羅里達州當過州長,可謂出身政治世家,人脈極佳,初選開始已籌得一億五千五百萬美元。但對選民的吸引力相當弱,媒體估計他在愛荷華州初選每票花費二千八百美元,是克魯茲的十八倍。

 

民主黨的希拉里在愛荷華臉勝,繼而在新罕什布爾州輸給桑德斯,今後要面對激烈的競爭。她和杰布布殊的困境反映目前美國選民反對建制的心態。在新罕什布爾州勝出的特朗普和桑德斯都不是美國政壇主流的人物,一年多之前各方多視他們為黑馬;他們的年紀分別是六十九和七十四歲。

 

特朗普和桑德斯的高支持率顯示兩大黨的建制均忽視日趨高漲的民怨;選民對美國介入阿富汗、伊拉克內戰的不滿,對全球的動亂和經不景擔心,對貧富越趨懸殊憤怒。當特朗普和桑德斯逐漸贏得選民的支持時,兩黨的高層及專業競選經理們並未給予足夠的重視。

 

特朗普和桑德斯分別從右、左兩翼攻擊美國的建制政治精英,特別是金融界大集團與游說者勾結影響政府,貿易協議對工商界有利而對勞工階層不利,建制階層軟弱無意大刀闊斧改革外交、移民和稅務的政策。

 

經濟不景與選民對主流政黨不滿衝擊著西歐和美國;在前者極右和極左的政黨冒起,在美國,特朗普和桑德斯是主流以外的右翼和左翼。如果其中一人當選總統,會做成美國政壇的大震動,整個國際社會都難以適應。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