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波事件的震撼

李波事件的震撼

一月上旬談論事件的評論已經不少,本文想集中討論事件所產生的震撼。香港回歸之初,中國當局小心翼翼維護「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國際形象。當時美國駐港領事館的外交人員提供消息,美國駐北京大使館為美國高層官員訪港請求國務院外交部協助,外交部官員要美方直接與特區政府聯繫,以示對特區政府的尊重。

 

2014年六月,中國政府發表一國兩制白皮書,明確提出香港所擁有的權限,均來自中國政府,後者有權界定香港擁有的權限,意思是這些權力也可以收回。到2014年八月底,人大常委就香港政改定案,不但拒絕泛民的所有要求,連所謂「中間路線」、「溫和派」組織的建議也一概不接受。

論者認為中國領導層有意教訓香港人,讓香港人明白中央就「一國兩制」和民主化的底線。在討論政改的過程中,中央無意與泛民作任何有意義的討論,更不能說是談判了。泛民的印象是與中國當局的關係已被視為「敵我矛盾」。

到了港大陳文敏超林國章的委任決定,這和要教訓港人、衊視民主運動、拒絕聆聽民意的態度已經昭然若揭。到了李波事件的出視,香港的法治面對面所未見的衝擊。維護香港的法治,本來一貫是包括香港工商界在內符合各方利益的訴求。因為法治不保,香港就難以維持其國際金融中心、國際商業服務中心的地位。

理論上,當李波事件引起國際媒體的關注時,中國領導層可以採取息事寧人的處理方式。把責任推到基層公安幹部身上。但遲遲不作官方的回應,由環球時報不斷發出強悍的歪論,事件的高昂代價已無可避免。

由於李波是美國公民,而銅鑼灣書店的另一個股東桂民海是瑞典 公民,歐盟在一月初已經正式發表聲明。中國領導層大概認為在政府的層面,西方國家的反應有限。就政改問題,英美兩國政府公開呼籲泛民接受北京方案,美國政府利用習近平訪美的機會改善雙方關係,締造了一個「黃金時代」。美國政府亦無意就香港?的問題向中國施壓及引發爭議。

就西方金額界和工商界的反應,受害者主要是香港;如果中國領導層不再重視香港的利益,這也不是重要的考慮。中國當局一向不重視西方公民社會的輿論。台灣選舉大局已定,中國當局一直向蔡英文施壓,後者亦承諾執政的第一年不會向北京挑釁。

這就是北京強硬立場的邏輯。但對港政策的長遠效果,顯然是香港的人心問題。失了香港的民心,逐漸就會在整個國際社會產生深遠影響。這其實就是鄧小平等領導人小心處理香港問題的基本原因。

現階段立竿見影的效果就是嘴臉醜惡的親北京政客為香港市民所唾棄,以及台灣公民社會對中國領導層不守信、不可信的深刻警惕。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