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合作組織的進展

上海合作組織的進展

2015年十二月中,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政府首腦會議在中國河南鄭州舉行。中、俄和中亞三國總理赴會,烏茲別克斯坦則由第一,副總理出席會議。鑒於中國銳意推動「一帶一路」戰略,而會議又在中國舉行,頗為吸引國際媒體的注意。

上合組織的觀察員國包括阿富汗、白俄羅斯、印度、伊朗、蒙古、巴基斯坦,以及聯合國、亞洲相互協作與信任措施會議均有代表出席。阿富汗的代表是首席執行官(差不多是雙國家元首之一),巴基斯坦總理和聯合國副秘書長均作為代表赴會,反映這兩國和聯合國對上合組織的重視。

在中國的主催下,上合組織建立了一套很齊全的對話機制,從元首峰會到政府首腦會議、各個政策範疇的部長會議,以至實業家委員會和銀行聯合體。會議希望像東盟早期一般,政治精英與高層官員經常碰頭可以促進暸解和合作的習慣。不過上合組織到今天予人的印象是會議多,文件多,但扎實的執行率偏低。

當輪值主席國是中國和俄羅斯時,兩國政府和有關官員會較為積極推動和落實會議的決定,特別是中國出任主席的一年。不過當中亞小國出任輪值主席國時,它們缺乏誘因、資源和行政能力去開展上合組織的工作。

中國有意利用上合組織拓展中亞以至西亞的影響力,但中亞五國以前蘇聯的加盟共和國,目前俄羅斯依然視中亞為其後花園。普京政府近年銳意打造歐亞經濟聯盟,提倡歐亞大通道的概念;這當然與「一帶一路」相吻合,異曲而同工,問題是誰主導。

上合組織成員國雖然原則上同意建立上合組織開發銀行和上合組織發展基金(專門帳戶),但遲遲未能落實,還要在2016年的財長和央移行長會議上繼續研究有關問題。中國有3.5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出資沒有問題。但其他成員國缺乏資金,又不願意讓中國全面操控,故此進展有困難。俄羅斯因為烏克蘭的衝突與歐美關係惡化,因而更重視中亞,亦接受與中國加強合作,所以中俄凡競爭不致對上合組織的發展形成太大的障礙。上合組織能吸引眾多的觀察員國,以及成功轉型為「兩條腿走路」--即重視反恐 --可說是上合組織成功之處。

上合組織的成員國、觀察員國正處於工業化、城鎮化的進程,中國既有資金、又有技術,可以在國際產能合作和包括高鐵在內的基建項目有所作為。2014年底,中國和哈薩克簽署了180億美元的產能合作項目訂單就是一個顯例。中國專家認為中國的優勢產能與「一帶一路」國家的再工業化以及其國家發展戰略有很大的契合性。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