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度世界政治經濟大事(上)|鍾碩殷

2015年度世界政治經濟大事(上)|鍾碩殷

「年尾等收爐」是常識吧!來到12月中,相信傳媒和記者朋友們都正在忙於製作年度大事回顧,為今年劃上完美句號,並展望來年的新發展。盤點2015年世界舞台上演的劇目,悲喜參半,筆者希望分上、中、下三篇,選出今年三項最具代表性的政治經濟大事,並總結個人感想。

亞投行 vs TPP:中國爭取訂定國際秩序話語權

回看本欄的首篇文章,正是筆者要挑選的本年度第一件大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簡稱「亞投行」)的成立,而亞投行的成立又與最近美國主導的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的迅速達成不無關係。若以「一帶一路」的全盤戰略考慮,成立亞投行為中國掘起帶來嶄新的象徵意義,因為亞投行以至「一帶一路」背後的政治目的,明顯就是以另起爐灶的方式,挑戰美國訂定世界秩序的絕對話語權,抗衡美國透過其「爪牙」國際或區域機構 ── 例如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亞洲開發銀行等 ── 對其他國家(包括中國)的政治經濟控制。而觀乎多個屬美國盟友的亞洲以至西方國家紛紛申請加入和支持,暫時來說這策略可謂尚算湊效。

然而,成立一個區域性俱樂部,投資亞洲基建和促進區內貿易,又是否代表中國有實質的國際政經秩序訂定力量呢?長遠來說,俾面派對的一時表面風光,未必能包藏或掩蓋國內經濟頻臨衰退(甚至崩潰)的眾多隱憂 ── 內需不振、產能過盛、地方債務違約、鄰近地區經濟競爭加劇、政府干預金融市場等,都有機會拖垮中國實體經濟的增長。在GDP增長頻頻發出的警號而貧富懸殊未有改善的情況下,中共能否撐得過經濟轉型和社會動盪的浩劫,至尤關鍵。而現在「俾面」的大國與中國因利害而結合,利窮則散;權衡中美角力更會自然「西瓜靠大邊」。基於中國能否源源不絕利誘外國成疑,筆者對亞投行這俱樂部能否達成背後目的不表樂觀。

另外,美國也不會被動就犯 ── 加快促成TPP 和在南海問題上與中國打對台,正是美國刻意孤立和抗衡中國的例子。現在,美國及其盟友正忙於處理ISIS的恐怖主義問題,未能集中精神推展「重返亞洲」的計劃,加上美國總統換屆在即,也許中國在短時間內仍可偷偷喘氣,免於面對美國主動出擊的危機;但長遠而言,美國仍有大量主動出擊的政經本錢,不論訴諸於經貿發展、創新力量、軍事行動、外交手段、人權感召等,都遠勝中國一籌。預料經濟實力尚未穩固的中國將不敢爭取得太冒進,以免過早挑動美國主動出擊的神經 ── 與美國長期盟友英國「握握手」可算是極限了。

畢竟,面對政經的內憂外患,中國成立亞投行算是爭取訂定國際秩序話語權的大膽新嘗試;而成立亞投行是否中國又一「䲔魚頭,老襯底」的把戲,答案在2016年便會揭曉。下一篇,讓我們回顧ISIS的掘起、敍利亞難民與巴黎恐襲。

鍾碩殷 Jeffrey

英國華威大學(University of Warwick)國際政治經濟學碩士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