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飢餓遊戲」|鍾碩殷

香港的「飢餓遊戲」|鍾碩殷

香港區選剛剛落幕,選舉結果充滿驚喜,反映很多有趣的政治含意,新現象最吸引討論 ── 投票率創新高、本土主義(例如「港人優先」主張)抬頭,看似大勢所趨、必勝之道;「傘落社區」的政治素人(尤其是年青人)成續可觀,令傳統政黨刮目相看;中共出盡人力物力協助建制派依然只能和泛民在總體成績上「打個和」,證明中共不是「無處不在、無所不能」,落選建制明星不敵「首投族」、「選舉政治化」、「土地問題」(下刪三千字)。

而我認為,最重要的觀察,是佔中過後所謂「激進」的進步民主派(例如社民連)的候選人得票不跌反升,反映即使在中產選區,進步民主的理念(甚至相應的行動)相比2011年那屆區議會選舉時獲得了更多人理解、認同和支持。這必須歸功於雨傘運動,因為雨傘運動令不少港人政治啟蒙和醒覺,明白不論你是「黃絲」抑或「藍絲」,都要行出來表態,誰不發聲就會被代表。而這種表態對民主發展的可貴之處,在於即使建制的擁護者用選票支持了建制候選人 ,他表態了,也要為自己的立場和行為負責,看錯了政黨,投錯了人,必然會後悔。所以,投了民建聯、有孩子準備就讀小三的家長千萬不要感到驚訝──民建聯否決「取消TSA」的立法會議案令孩子要繼續承受考試之苦,是你自己一手做成的,表態了也不能怪誰。下次支持誰、投誰,現在你懂了。

人民當家作主,真正有話事權,當然是終極目標 ── 活在自由民主的國度,不但經濟相對繁榮,而且人民相對自主,對公共資源分配有較大話事權,生活才有基本保障,此乃「政治即民生」的道理。競選過後,筆者昨晚才有空觀看《飢餓遊戲終極篇:自由幻夢2》(The Hunger Games: Mockingjay – Part 2)。從醒覺到起義,電影主角Mockingjay帶領了一場「一將功成萬骨枯」的革命,與香港的民主抗爭、反抗極權的運動原因同出一轍。片中反映極權者慣用的統治手段,不外乎提供奢華安穩生活攏絡統戰社會中、上層階級;利用群眾心理散播謠言和恐懼高壓統治異見者和低下階層;挑撥離間令精英和政敵自相殘殺等,有些手段在香港不算陌生,而大部份手段在大陸更是司空見慣。

雖然「飢餓遊戲」的弱肉強食在香港天天上演,而電影尾聲更有一段令人印象非常深刻的旁白,大意是說沒有人能鬥得過「Game-maker」(片中「飢餓遊戲」的遊戲設計者),他們往往是最終的嬴家,但我相信,抱著極權思想的「Game-maker」永遠不是最好的「Game-maker」,因為只有設計出公平的遊戲規則,平衡各方利益,並且以法治解決紛爭,這個「遊戲」(即社會)才會長治久安。極權令統治者極度腐敗,所以極權的「遊戲」最終被消滅淘汰的就是極權者自己。香港人如何改變「遊戲」(game-changing)呢? 除了要有智勇雙全的Mockingjay 和Game-maker為人民充權帶領人民覺醒,最重要的,依然是人民自己願不願意覺醒的選擇。

鍾碩殷 Jeffrey

英國華威大學(University of Warwick)國際政治經濟學碩士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