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崎嶇的民主路(下)|鍾碩殷

緬甸崎嶇的民主路(下)|鍾碩殷

上篇提到,全民盟勝出緬甸大選後,將遇上五大執政挑戰 ── 首兩個內政問題(即軍方影響和少數民族和宗教紛爭),共通點在於軍方通力合作的重要性。撇下黨內承傳問題不談,本文分析另外兩個重大挑戰(即緬甸經濟發展和外交關係),全民盟擁有較大的自主權和發揮空間,若處理恰當,有助全民盟在首兩個內政問題上向軍方爭取更多話語權。

曾幾何時,緬甸是東南亞最富有國家之一,但今天她卻淪為全球十大最貧窮國家之一。在軍政府獨裁專制統治下,緬甸歷盡西方發達國家經濟和貿易制裁,資金和技術貧乏;加上知識分子和商家帶著資金外逃,令本地科研落後。種種政治經濟因素,令人民生活水深火熱。百廢待興的經濟,隨著軍政府2008年憲制改革而出現轉機。近年,緬甸經濟增長已逐漸穩步上揚,市場對外開放,加上受惠於政治局勢漸趨穩定,緬甸迎來了外資、商機、技術和旅客,可望進一步帶旺經濟。可是,緬甸經濟仍未走出困局 ── 現時國內三分二就業人口為農民,轉型至工業甚至更高增值行業為主的經濟模式路途遙遠;貧窮問題依然嚴重,2013年收入低於國際貧窮線每天1.25美元的人口比率為43.3%;各地基建嚴重滯後,連主要城市的水電供應不穩;最大的問題是,在資本主義全球化的影響下,大財團和跨國企業大舉進軍緬甸,工人權利的法律保障必須找到有力的代表維護,若果缺乏適當的稅制和社會福利政策達至資源再分配,普羅百姓未必分享到合符比例的經濟改革成果,市場開放最終得益的可能是大財閥(和背後的軍閥)。如何透過政策刺激工業、服務業發展提升本地生產力和國際競爭力,同時兼資源公義分配,防止官商勾結,打擊利益輸送,全民盟不得不傷透腦筋。畢竟,經濟願景是全民盟競選時其中一個重要賣點,若經濟持續不見起色,社會繼續民不聊生,選民改善生計的寄望落空了,全民盟的支持度便會下降,直接影響它與軍方在全面民主化過程中的角力。

外交方面,全民盟比軍方在意識形態和信譽上有絕對優勢,但要做到左右逢源則絕不輕易。緬甸充滿地緣戰略價值,既是美國圍堵中國的重要棋子,又是中國用來反擊美國的「一帶一路」計劃的海上絲綢之路關鍵出海口之一;而緬甸天然資源豐富,中、美其實都虎視眈眈,例如中國大量投資水電站、銅礦和油氣管道等項目。觀乎近年中、美的舉動顯示,緬甸的確是當今兩大世界大國的重點「統戰」對象,得失誰也不會好過,即使發展到像南韓一樣先進,亦沒有足夠政經本錢公然「take side」。說起南韓,其實世上有很多國家都夾在大國拉据戰之間,筆者赴笈英國時認識的南韓「準外交官」同學說,南韓可算是靈活處理(或曰「食兩家茶禮」)的表表者 ── 一方面與美方保持緊密戰略關係,受美方軍事保護;另一方面與中國友好,不斷促進和鞏固兩國文化交流和經貿合作,就連與中共水火不容的台灣,近年也有這個發展趨勢。因此,筆者大膽建議,緬甸不妨向南韓取經,不單學習和改良南韓的「發展型國家」(Developmental State)發展模式振興經濟,也學習南韓圓滑的外交手腕,絕處逢生。

總括而言,半民主社會比全獨裁或全民主社會更不穩 ── 在緬甸,軍方政治認授性不足但要權仍然在握,全民盟面對挑戰重重但實力有限,很多政治紛爭有機會因缺乏一個公平、公開和具認授性的解決機制而釀成更大的社會動蕩。任重道遠,筆者祝願剛真正踏上緬崎嶇民主路的鬥士有足夠智慧,人民意志堅定,緬甸苦盡甘來。

 

鍾碩殷 Jeffrey

英國華威大學(University of Warwick)國際政治經濟學碩士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