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崎嶇的民主路(上)|鍾碩殷

緬甸崎嶇的民主路(上)|鍾碩殷

在剛剛結束的緬甸大選中,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昂山素姬領導的反對黨「全國民主聯盟」(全民盟,NLD),在各級議會囊括了近7成的絕大多數議席,正式成為緬甸的執政黨,軍方守信承認選舉結果。緬甸變天,在昂山素姬堅毅的帶領下,成功從軍政府獨裁政權演變成半民主的制度,若從1988年學生運動計起,中間經歷1990年大選的失敗和隨之而來的打壓,還有2007年「番紅花革命」、2008年軍政府起草並主導通過新憲法並制訂多黨制選舉的框架、2010年「有紀律民主」大選和2012年全民盟首次參與選舉(補選),這場改革歷時近30載的抗爭,得來不易。然而,這只是緬甸崎嶇的民主路的開始,接下來仍要跨越重重複雜的政治經濟挑戰,現年已70歲的昂山素姬將會如何面對,完成緬甸的民主化,改善社會經濟和人民生活?

分析指,全民盟執政後將遇上五大挑戰,包括軍方影響、少數民族和宗教紛爭、緬甸經濟發展、外交(尤其是中、美)關係和全民盟承傳問題。首先,現時的憲法雖然是軍方2008年修憲讓步的產物,但不等於軍方完全放權──它為軍方保留了不少重要政治權力,例如四份一委任議席確保軍方在議會中的否決權(類似香港立法會分組點票制度的效果),這表示緬甸要過渡至全民主制度,必須獲得軍方批准;國防、內政及邊防部門首長均由軍方而非總統委任,軍方變相依然把持龐大財政資源,制衡全民盟在國內和對外的有效施政;「在特殊情況下,軍方有權接管政權」的規定,表示軍方有可能在「合法」的情況下,以武力威脅甚至推翻民選政府。

第二,緬甸少數族裔佔總人口四成,15個武裝組織與軍政府衝突數十年,全國停火協議的討論集中在停火的技術問題而不是和平,有人更戲稱「NCA(Nationwide Ceasefire agreement)」代表「Non-Ceasefire Agreement」,協議亦未得國內最大武裝組織──克欽獨立軍、撣邦軍等──的參與和認同,效果成疑。鑑於軍方不受政府控制,即使軍方日後繼續挑起戰亂,政府也束手無策。而激進佛教徒與穆斯林教徒之間的衝突,更令昂山陷入兩難而頭痛──畢竟當初以佛教徒為主力的「番紅花革命間接令軍方意識到長遠來說獨裁統治只會令社會動盪,經濟苦無寸進,不合符軍方的長遠利益。而面對國內穆斯林被激進佛教徒打壓,昂山有可能因保障穆斯林而開罪佛教徒,如何以利益和制度平衡雙方勢力將會是一大挑戰。

以上兩大內政問題有一個共通點,就是若然全民盟和昂山想在任內「拆掂」它們,就必須與軍方通力合作。鑑於相方之間的互信估計應該不薄弱(只少可以令軍方部份放權),前景仍然是樂觀的。要軍方分享更多權力,全民盟和昂山必須以更多系統性(即受制度保證)的利益說服軍方,拼經濟和外交將是重中之重,下一篇將會繼續探討其餘三個挑戰。

 

鍾碩殷 Jeffrey

英國華威大學(University of Warwick)國際政治經濟學碩士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