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一孩政策”

取消“一孩政策”

中共十八屆五中全會決定取消“一孩政策”,容許每個家庭生育兩個小孩。原因很簡單,很多婦女生育率已經低過2,意思即是人口不能充分補充。自2012年開始,工作年齡人口開始下降,“人口紅利”逐漸消失。中國人口大概在2030年達到14.5億的高峰,自此人口會緩慢減少。

 

這樣,中國人口老化會加速; 到2050年大約三分一的人口超過60歲,人口老化對經濟增長不利,不但減少勞動力供應,而且會打擊消費。而現階段,國內消費將會取代出口與基建投資成為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

 

國內的專家數年前開始呼籲要放寬人口政策,習近平上台元初,在2013年已經容許父母一方來自一孩家庭者生育兩個孩子,不過初步成效不彰。這次中全會要討論下一個五年規劃,因此決定取消一孩政策,具體細節尚有待公佈。

 

取消“一孩政策”是明智的決定; 不然人口老化,中國社會甚至是 “未富先老” 。1979年推動“一孩政策”時,自然是因為貧窮,經濟落後,就業困難;當時以鄧小平為首的中國領導層推翻毛澤東“人多好辦事”的看法,嚴格執行生育計劃。今天中國經濟已經達至小康,而且受過良好教育的勞動力是經濟發展的重要資產。

不過,取消“一孩政策”不能全部解決問題。過去20年左右,像其他東亞地區一樣教育水平高、經濟富裕的大城市青年家庭不願意有小孩,較為貧窮的農村家庭反而甚至違規生育2個或以上小孩。現在放寬政策,前者多生小孩的意欲依然不高。

 

其次是教育與就業問題,目前中國每年有超過700萬大學生畢業,就業相當困難。另一方面,技師與技工供應不足。如何調整教育制度配合經濟發展與人力資源的實際需求是一大挑戰。廣大農村地區的教育資源與質素仍然不高,農村年青勞動力缺乏高層次的技能訓練,流動到城市只能承擔低薪的體力勞動工作。如何讓農村的勞動力有更佳的上向社會流動機會是現階段經濟發展的另一項挑戰。

 

近期討論取消“一孩政策” 著重其經濟考慮,鮮有從人權的角度考量。既然限制人口增長不是重要的政策目標,強迫墮胎的措施大可考慮取消。尊重人權應該受到重視,特別是這些人權環節絕對不會威脅到一黨專政。

 

目前在國內養育小孩有很多問題尚待解決,要鼓勵優生,必須重視各類育嬰幼兒服務,為城市青年家庭提供生養小孩的誘因。托兒服務與教育的經濟負擔固然是重要的考慮,奶粉和食品安全更涉及政府威信和社會道德的層次,怎樣真的做到 “以人為本”呢?

 

農村經濟落後,青年人要到城鎮就業,不小孩子要留在農村,缺乏照顧,學校資源嚴重不足。一提到孩子,真是問題處處。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