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二共識”所凸顯的九個“二”

“九二共識”所凸顯的九個“二”
“九二共識”所凸顯的九個“二”
 
楊建利
 
       11月7號,臺海兩岸最高領導人在新加坡舉行了自1949年兩岸分治以來的第一次歷史性會晤。就這一次會晤的具體目標來看,馬、習二先生要協力欽定兩岸關系所謂的“九二共識”的政治前提。 
 
       上個月馬英九剛剛發表“雙十”國慶講話後,我曾就他的講話內容,寫了一篇文章,題目為:“中華民國”表不出,“九二共識”則當然無存。馬習會後,我覺得還有些話想補充,於是就有了這篇談“九二共識”所凸顯的九個“二”的文章。“二”的意思是指不一致,分離甚至矛盾等,“二”在大陸近二三十年來的語境裏又滋生了新的很難說清楚、但很傳神的意味:它描述人的言行舉止不靠譜、與常人不同以及缺心眼、傻楞等。本文所說的“二”,包含了舊的和新的兩種含義。
 
第一個“二”
       馬、習兩位先生在他們見面前的致辭中贊美“九二共識”在穩定發展兩岸關系中所起的重要正面作用的時候,其論述不是自“2008年以來”就是“過去的七年”或者“七年半來”,一時間人們不知道他們是在講“九二共識”還是在講“零八共識”。既然九二年就有了共識,為什麽不從九二開始計算來評估“共識”的作用?九二到零八這十六年,“共識”你在哪個深山老林裏修行,到了零八年才重現江湖大顯身手?為什麽?
 
第二個“二”
       在這次馬習會上習近平公開為“九二共識”背書,這是中共最高領導人第一次這麽做。雖然為它背書了,但習絕不會完整表述“九二共識”的內涵的,此前中共官方從來也沒有完整論述“九二共識”的內涵,這是因為其中之“各自表述:一邊表中華人民共和國、另一邊表中華民國”從來沒有被中共正式接受,在那裏,這是政治不正確的。
 
第三個“二”
       在馬習會後的記者會上,大陸國臺辦主任張誌軍說:國臺辦不會介入臺灣的大選。他這是指中共守規矩呢還是指由於最高層習近平已經介入臺灣大選了就用不著國臺辦了呢?大家各自解讀吧。習近平的致辭大談“2008年以來”和“七年以來”,為國民黨助選的意味非常明顯。誠心而言,習近平先生助選的表演還是很盡力的,他在致辭中沒有直接提及“一個中國原則”、“兩岸同屬一個中國”這樣刺激臺灣選民的詞匯,雖然不表述其內涵但還算滿仗義地為“九二共識”背了書。
 
第四個“二”
       相比之下,馬英九先生的表現就很差了,浪費了習先生的努力。本來馬習會是馬英九建立歷史地位同時拉擡國民黨選情的絕佳機會,但是他在會前致辭中強調“一個中國原則下的九二共識”而忽略了對爭取平等地位的臺灣更為重要的“各自表述”的“九二共識”內容,雖其後彌補錯誤在新聞發布會上介紹了他在會談中向習近平先生提到了“中華民國憲法”、“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中華民國”等等,但是力度不夠為時已晚。
       一般來講,打通兩個敵對陣營關系的人往往是強硬派(鷹派)而不是緩和派(鴿派),原因很簡單,強硬派做打通關系的工作更容易得到同陣營人的信任、更不容易被懷疑成出賣。比如說,冷戰時期打通美蘇、美中(共)溝通關系的是美國總統、反共極端分子、麥卡錫主義者尼克松。本來馬英九近年來廣被認為過分親善中共甚至賣臺,他本應有比平時更好的站穩立場的表現才能在馬習會中得分,然而他會前只強調“一中原則”而不提“各自表述”這一項讓他失分難補,註定了此次馬習會成為國民黨票房毒藥的命運。
 
第五個“二”
       假如不是上述的第四個“二”,蔡英文的兩岸關系政策論述將面臨更巨大的困境。蔡英文的兩岸關系政策定位是“維持現狀”,一開始這就令人一頭霧水,馬英九做了七年,民進黨批評了的七年,忽然蔡英文說要維持現狀。馬習會前,蔡英文向馬英九隔空喊話,說馬英九你沒有權利“框限未來”。是的,現任總統沒有權利框限未來,然而,現任總統總有權利定義和詮釋現狀吧,好了,兩岸領導人見面定義和詮釋兩岸關系的現狀就是“九二共識”,馬英九不框限未來,他只框限現狀,你又要維持現狀,你能怨他框限你的未來嗎?從某種意義上講,“九二共識”是蔡英文自找的。蔡英文的“維持現狀”的論述從開始就是一個失誤,目前的兩岸關系現狀致使臺灣連一個國際戶口都沒有,臺灣的國際空間被壓縮到連中華民國護照都不能抵押換取聯合國的參觀證(馬英九在馬習會後記者會上透漏)的境況,不積極進取,放著臺灣的軟實力不用,維持現狀顯然是不足取的。
 
第六個“二”
        除了“九二共識”,馬英九先生向習近平先生提出“撤除飛彈”的要求成為馬習會的另外一個關註熱點。馬英九先生在記者會上轉述習近平先生說:
“他們回應這部署是整體性的,不是針對臺灣人的 (然後忽然改口)不是針對臺灣人民的。”
       很顯然習近平說的是“臺灣人民”而不是“臺灣人”,了解大陸語境含義的人都知道這兩者的區別很大,“不是針對臺灣人的”等同於“不是針對臺灣的”,但是“不是針對臺灣人民的”含義就大不一樣了。在大陸的語境下,擁護中共的人才是人民,不擁護中共的人不是人民是敵人,所以“不是針對臺灣人民的”意思是“不是針對擁護中共的臺灣人的”。我不能理解這位陸委會出身的總統馬英九先生聽到習近平先生說“不是針對臺灣人民的”,居然還很得意,以為是馬習會的一個成果。
 
第七個“二”
       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已清楚表明民進黨若上臺將不會以臺獨議題刺激中共而引起臺海危機,在維持兩岸關系現狀上應該與她的前任馬英九沒有本質區別,這一點在她訪美期間已經與美方充分溝通並取得美方諒解和信任,習近平對此應該是了解的。因此,如果習近平對兩岸關系的想法也是維持現狀的話,那麽他這麽費煞苦心拉擡國民黨的選情就變得令人費解。唯一說的通去的解釋是,習近平先生對兩岸關系比他的前任更具有企圖心,意欲在其任內改變兩岸的政治關系,而恰恰在這一點上臺灣是民進黨執政還是國民黨執政會表現出有意義的不同,民進黨或許不會以臺獨的議題給習先生制造麻煩,但是與國民黨相比,對習近平先生企圖在任內改變兩岸的政治關系來講它卻是一個更大更不確定的障礙。 
        果若習先生企圖在其任內改變兩岸政治關系,那麽此次馬習會上為“九二共識”背書完全是權宜之計,當野心已滿時機已到,廢一個猶抱琵琶半遮面的“九二共識”就像廢一把琵琶一樣容易。
 
第八個“二”
       馬英九先生在記者會上講:“這就是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我方的表述,不涉及兩個中國,一中一臺、臺灣獨立,因為那是《中華民國憲法》所不容許的。” 這樣一來,我就不明白臺灣到底如何表了。如果真有“九二共識”,符合《中華民國憲法》的一中各表就是表中華民國,而不是別的。假如說,在國際體育比賽中,臺灣的運動隊叫中華民國隊這符合各自表述、也符合《中華民國憲法》,相對應的,大陸的運動隊就應該叫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隊,這樣一來不就是搞兩個中國了嗎?如果臺灣運動隊叫臺灣隊,那不就是搞一中一臺或搞臺獨了嗎?這樣不行那樣也不行,臺灣運動隊只能叫中華臺北隊。這就是馬英九先生鼓吹的他2008年上臺以來堅持的、他自己為此而感到滿意甚至得意的“九二共識: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現實嗎?
       還有上述馬英九先生在記者會上自己講的臺灣人拿中華民國護照不能抵押換取聯合國的參觀證的困擾,這也是他2008年上臺以來堅持的、他自己為此而感到滿意甚至得意的“九二共識: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現實嗎?
 
第九個“二”
       最後,我想請馬英九、蔡英文、朱立倫等所有的臺灣政治人物和臺灣選民回答如下幾個問題:
 
在國際體育比賽中,大陸用的什麽名字?臺灣用的什麽名字?
 
在WTO中,大陸用的什麽名字?臺灣用的什麽名字?
 
在您所知道的臺灣和大陸同在的國際組織中,大陸用的什麽名字?臺灣用的什麽名字?
 
在國際社會大陸用什麽名字,臺灣幹涉嗎?反過來呢?
 
大陸人到臺灣表述“中華人民共和國”有困擾嗎?臺灣人到大陸表述“中華民國”有困擾嗎?
 
        回到完這些問題,再請回答如下兩個問題:
 
您認為“九二共識: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現實存在嗎?
 
如果您認為存在,您認為以“九二共識“為政治前提的兩岸關系對等嗎?
 
 
 
我就此擱筆。
 
2015年11月8日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