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政客也不如|鍾碩殷

連政客也不如|鍾碩殷

大前日,台灣傳媒揭發總統馬英九將於明日(十一月七日)到新加坡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晤,消息震撼台灣,也引起國際媒體的關注。雖然「習馬會」的主題為「鞏固台海和平、維持兩岸現狀」,了無新意,但由於「馬習會」是兩岸66年以來首次領導人會晤(之前約會因場地問題泡湯了),歷史意義始終不容小覷。但值得我們思考的是,「習馬會」除了製造了歷史之外,它對所有持份者,例如兩地人民、習近平、馬英九、國民黨、民進黨、新加坡,甚至美國和香港等,又具有甚麼重大的影響和意義呢?

首先,我們可以肯定的是,「習馬會」不會牽涉或促成任何兩岸關係的新政策。消息指,雙方將不會簽署任何協議、不發表共同聲明,雙方謹就兩岸共同關切的台海和平議題交流意見,然後同時各自召開記者招待會。簡而言之,即「各吹各的調」,在新加坡的密室進行,也保證不會受香港近期流行的洩密風氣影響,習先生和馬先生可以暢所欲言談談who is nice guy,甚至是who wants to be a nice guy 和how to become a nice guy。一切安排都提高了會面的安全系數,可以有兩種解讀--一是領導人「安全」問題,不是香港不安全,而是新加坡比香港肯定少抗議活動(記得在英國有多尷尬嗎?);二是所有會面內容都是「我講下啫」,講完不用負責,只要見到面就可以了。既然不會立即造成政策上的改變(至少是枱面上的),那麼,這「習馬會」為何舉辦?為何現時舉辦?有否和用了(如有)甚麼條件交換才成事?誰得益最大?

分析指,對習大大而言有兩個重要好處。第一,在國際政治上,中國要爭取制定國際遊戲規則的話語權,少不免要挑戰美國的一哥地位,並需要致力制衡美國在亞洲的政策(例如「重返」、「再平衡」、「圍堵」等)、威脅(例如南海)和影響力,所以會見馬先生,向台灣伸出橄欖枝和紅蘿蔔示好,雖不能立即增加盟友,但有望可以減少敵人的敵意,尤其是在國民黨即將下台、蔡英文大勝無懸念的形勢下,套用建制派蛇齋餅粽的邏輯,共產黨等民進黨上了台才開始「溝」(或「把」)台灣,蔡總統會像馬先生一樣「俯首情深獻菊花」嗎?恐怕屆時習大大對台的蛇齋餅粽要翻一番才行。現在中國經濟形勢不利,自身難顧,真不知一年後可否提供這麼多的紅蘿蔔給台灣了。其次,在個人形象和領導能力上,習大大要超越所有前人,和台灣來一個重大的政治破冰,貫徹他外向、冒進的外交風格,姑勿論最終可否與馬先生攜手拿和平獎(是諾貝爾,不是孔子),但總算成功在黨內、國內和國際間樹立個人威望和名聲。而這場戲的最佳對手,莫過於也有共同願望和默契的馬先生了。

人人都說:「A Statesman (政治家) cares about the next generation; a politician (政客), the next election.」習先生和馬先生呢?當然是their own reputation (個人聲望) 吧!反正一個不用選,一個不能再選,兩個都不會care about election。馬先生投共有跡可尋,任期「臨終」前更「臨中」,密室俯首獻菊,妄顧台灣人民意願和下一代公民社會發展;習大大和中共的專制獨裁更不用說了。所以,他們不是政治家,就連政客也不如。

 

鍾碩殷 Jeffrey

英國華威大學(University of Warwick)國際政治經濟學碩士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