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寬「一孩」 何懼之有?|鍾碩殷

放寬「一孩」 何懼之有?|鍾碩殷

中共昨日終於正式宣佈放寬 「一孩政策」。說「放寬」,是因為中共沒有放棄人口控制,只是將「一孩政策」改為「兩孩政策」。說「終於」,是因為近年坊間已有不少政經分析指出,中國若要保持經濟增長和社會穩定,「一孩政策」必須盡快終結;現在才稍為撥亂反正,是「遲到好過無到」。不過,若再觀察準確一點現實情況,又或者問問內地城市人,我們不難發現,「一孩政策」其實早已名存實亡,所謂「放棄」,根本毫無實際影響,最多只能改善一點中共的社會和國際形象而矣。

莫言提醒我們,「一孩政策」是30年永不磨滅的血淚史,象徵「發展就是硬道理」,賤害了多少寶貴生命,剝奪了多少基本人權;現在放寬,實屬可喜可賀。但這世上總有不少無知的本土右翼「滑波理論者」,以為「放寬」就必然導致「放肆」,推斷內地人口從此就要失控,實在可笑。首先,我們故且假設放寬 「一孩政策」真的會導致內地人口在短期或長期內劇烈增加,近30年來中國人口增長(尤其是出生率)每況愈下,勞動人口減少,社會老齡化現象愈趨嚴重,不增加新力軍,那些老人由誰養?本土右派不就是因為害怕大量內地長者借申請香港永久居民身份「分一杯羹」而反對全民退保嗎(當然這是因嚥廢食的邏輯)?若中共久未放寬政策,內地沒有新力軍,不是會有更多他們口中所謂來「攞退保著數」的長者來港嗎?勞動力遞減和社會老齡化都是有數據證明真確的事實,是真實的社會問題急需解決,連中共當局也不能否認。

再者,放寬 「一孩政策」真的會導致內地人口劇烈增加嗎?眾所週知,生兒育女,從來不是看「一男子」因素(國家主席),而是有一籃子因素 ── 個人意願及經濟能力、家庭狀況、社會政經環境等等,通通都複雜而必要考慮的。有興趣的滑波理論者,不妨研究一下「放寬一孩政策能增加性慾」的科學根據,以證明放寬 「一孩政策」會導致內地人口劇烈增加。

那麼,從上述一籃子因素來看,內地人口會否劇烈增加?誠然,近年來,即使是合資格申請超生的人士,只有約一成申請超生,普遍原因不外乎「知識普及等因素令事業為重的女性增加」、「哪有錢」和「哪有時間」(例如上有大量高堂,已應接不暇)。就政經大環境而言,練乙錚早已清楚分析,中國要完成經濟轉型,估計至少需時數十載,現在全球經濟前景低迷,中國也不能置身事外,產能過盛、內需不足等因素做成經濟困局,GDP增長率屢試新低,連外交部也不怕丟臉,向聯合國承認中國的人均收入依然屬發展中國家水平,更不用談中美角力如何令中國局勢不穩了。試問生於如斯動盪的年代,一個內外交困的國度,還要大量繁殖自尋煩惱嗎?

任何現代社會的準家長,都會先衡量生活環境(例如食品安全和環境污染)、社區配套(例如醫院和學校)、個人能力等基本因素,才決定生育;即使政策由「一孩」變「二孩」,考慮因素亦大同小異。在中國生育的最大挑戰,已從已前的「准不准」問題,變成現在的「行不行」(是否「養得起」、「養得好」)問題。不行的話,批准你生N個你也不會生。所以,放寬「一孩」政策,何懼之有?

 

鍾碩殷 Jeffrey

英國華威大學(University of Warwick)國際政治經濟學碩士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