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PP談判達成協議

TPP談判達成協議

經過差不多十年的談判,泛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定(TPP) 的12個國家代表,八月初達致協議,目前有待各國政府正式批准。因為談判保密,協議的具體條款尚未正式公佈;不過媒體已有不少資料披露,各有關持份者亦紛紛公開表態。

 

TPP與TTIP(泛大西洋貿易與投資夥伴關係協定) 是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後,美國夥同發達國家,爭回訂定全球貿易投資規範的重要機制。2008年後,西方國家主導的G7由G20所取代,金磚五國及其他新興經濟體爭取對話權及發展中國家的利益,美國自然要努力維護其主導權。

 

TPP與TTIP均把中國排除在外,而中國支持推動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議(RCEP) 則排除美國,兩者關乎亞太地區經濟主導權之爭;現在TPP完成談判,對中國形成一定的壓力。當然,中國也可以加入TPP,作為亞太經合組織的一員,中國有權申請加入,但現時十二個TPP成員國已經達成協議,中國要修訂的可能性相當低。換言之,中國加入就只得接受已談妥的協議。

 

另一方面,目前國際社會的關注點是美國國會是否接受協議。6月底,國會授予奧巴馬總統貿易促進權力( Trade Promotion Authority),意思是奧巴馬政府談妥協議,國會只能通過或否決,不能修訂或拉布。現時協議細節雖未正式公佈,但來自民主黨有相當阻力,國會的通過不會一帆風順。

 

TPP協議如果能正式推行,將會是貿易自由化的一個重要里程碑。TPP是一個要求高的自由貿易協議,不僅包括貨物、資金、服務等的自由流動,對勞工權益、環境保護等方面亦有規範。舉例而言,越南作為成員國就要讓工人有組織獨立工會的權利,越共控制的全國性工會就會喪失壟斷性地位。這當然是中國考慮加入TPP時的重要考慮。

 

這些都是發達國家現階段推動自由貿易的重要目標,亦是TPP成為一個重要突破的基本原因。簡言之,自由貿易的繼續發展需要更多的主權讓步,這容許發達國家擁有更大優勢; 而發展中國家就要作出讓步,才可透過參與全球競爭提升本身的經濟社會競爭力。

 

較諸貿易自由化,這些要求從中共政權的角度而言更難接受,獨立工會是一個明顯的例子;政府採購要接受公平競爭,不能優惠本國的國有企業是另一個難題,打破對外國互聯網企業的限制自是再一個重要考慮。

 

除了中國,目前未有加入TPP的重要國家亦要面對壓力。印度輸往美國的紡織與皮革製品就要面對TPP成員國更嚴峻的競爭。南韓的汽車工業相比起其日本競爭對手同樣缺乏優勢。這些國家是否願意與中國攜手出力推動RCEP尚是未知之數。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