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訪美

習近平訪美

習近平美國之行,反映了近期的中美關係。兩個大國交往頻密,這次中美高峰會議,沒有什麼重要的突破。就雙邊投資條約和網絡安全協議,準備工夫尚未足夠,完成談判尚需多一點時間。但訪美之行今年二月已經對外宣布,推遲反而會引起更多負面的猜測。

 

2013年中和2014年底中美元首有兩次長談,目的是建立新型大國關係,避免嚴重對抗,管理好雙方的分歧。這次中美高峰會議,基本目標沒有什麼改變。中國外交智庫近年經常提到美國關於中國崛起的“戰略焦慮” ,顯然中國領導層對中美關係是有所擔心的; 兩國元首碰碰頭交換意見,營造良好氣氛總有好處。

 

這次峰會,雖然沒有什麼大收穫,但奧巴馬政府總算克制,對美方關注的問題,點到即止,沒有為難習近平,反映雙方不願意關係倒退。就人民外交方面,美國已踏入總統選舉階段,一眾候選人對中國多有批評,美國民意對中國近期缺乏好感。教宗訪美吸引了美國媒體的注意力,間接為習近平減壓。

 

美國戰略上非常關注網絡入侵和南海的衝突。中長期而言,網絡戰和太空戰是大國兵家必爭之地; 如果中美兩國能努力達致協議,訂定一套網絡行為的國際準則,自有助舒緩兩國的衝突。對中國稍為有利的是,國際社會包括歐盟國家對美國操控網絡空間頗為不滿,也有意要求制定國際準則,減少美國的控制。

 

南沙群島中國填海造地被視為破壞現狀,菲律賓和越南等東南亞國家無力抗衡中國,美國樂意為他們出頭,籍機擴展美國的地區影響力。中國造地工程暫告一段落,願意見好就收,暫時平息爭端。

 

中國經濟放緩; 股災的干預和人民幣貶值引起國際財務界的擔心,究竟中國是否誠意按市場規律辦事。習近平訪美,自然要安撫美國工商界,就中國的經濟增長和人民幣匯率大派“定心丸” 。不然美國利率回升,加上商界有意撤資,對中國經濟的衝擊會擴大。

 

近兩年中美兩國猜疑增加,中國領導層“增信釋疑” 的目的顯然未能達標。中國領導層經常談到兩國間文化的差異,其實中國不接受民主,不尊重人權就是兩國間最大的差異。美國工商界要在中國賺錢,美國政府要維持國際形勢穩定,大概在可見的將來不會對中國施加太大的壓力。

 

但是如果中國政治改革繼續沒有進展,對公民社會的打變本加厲,美國社會難以對中國有太多好感,民意肯定會偏袒印度和日本。當然國際社會不能也大概不會期望中國迅速走上民主之路,但起碼要求中國的人權現狀有所改進,而不是繼續惡化。在中國提升國際影響力,加強軍事力量之際,推動公民社會發展是贏取國際社會信任,改善形象的最重要途徑。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