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選與中日關係

日本大選與中日關係

星期一舉行的日本大選,自民黨大勝,與盟友公明黨共擁超過三分二議席。自民黨獲勝,是意料中事;但上次選舉大勝之後解散國會提早大選,居然與公明黨的同盟增加了兩個議席,成績優異,安倍晉三的領導地位更為穩固,可望出現日本政壇少見的 「強人政治」。

自民黨大勝,主要是因為選民沒有選擇。最大在野黨民主黨主席海口田萬里在自己的選區落敗 (很有可能在比例代表制名單再當選) ;極右派的原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也告落選。選民不滿自民黨政府有不少改投日本共產黨以示抗議。使日共的議席從原有的十席增至廿一席。在缺乏誘因、缺乏選擇和天氣嚴寒的情況下,投票率跌至戰後新低的百分之五十二。

安倍晉三執政兩年,再贏得四年任期,自然計劃進行修憲,恢復日本作為「正常國家」的地位。安倍政府很可能會採取較為迂迴的做法,減少阻力,先修訂憲法第九十六條;在行使集體自衛權問題上改變憲法解釋,然後再修訂關鍵的憲法第九條。

憲法第九十六條為修訂下很高的門檻,要參眾兩院以三分二票通過,再舉行公民投票取得絕對多數票通過,就修訂九十六條意識形態的爭議較少,先降低修憲門檻至參眾兩院簡單多數,以後修憲就會容易得多。

兩次選舉大勝,安倍以及日本右翼當然認為對中國採取強硬立場以及進行外交封堵是得民心的外交政策,今後大概只會加強,不會改變。中國方面也不會寄以厚望。原訂近期舉行的中日韓外長會議因為中國政府的冷淡暫告擱置,三國高峰會議大概也難以在短期內召開。

如果安倍晉三再去參拜靖國神社,中日外交就再起波瀾。今年前三季日本對中國投資比去年同期減少百分之四十三,「政冷經熱」不再,「政冷經冷」的情況有可能逐漸出現。雖然上月習近平和安倍在亞太經合非正式峰會上碰頭,但釣魚島問題難望有突破;中方答應重啓「海上聯絡機制」,不過目前尚未見進展。

如果日本經濟沒有起色,安倍政府支持度繼續下跌,無暇推動修憲,中日關係尚可望減少嚴重分歧;安倍政府越強勢,對中日關係的挑戰越大。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