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時代的臺灣與兩岸關係

蔡英文時代的臺灣與兩岸關係

我今天要來跟各位分享一下,臺灣2020年的總統及立法院大選,以及在這一結果下今後我們如何來面對新的中國情勢。我也要對於中國民主黨,從臺灣人的角度提出建言,希望中國民主黨作為中國民主運動重要的力量,要給臺灣建議與督促,讓我們能共同實現中國的民主化。

習五點助民進黨止跌回升

今年年初臺灣的大選,蔡英文總統以及民主進步黨又再次地全面執政。除了贏得總統的選舉,獲得歷屆以來的最高票之外,民進黨又再次取得國會最多數席次。所以蔡英文總統第二任的任期也將是一個全面執政的局面。在歷屆的總統當中,像蔡英文總統這樣一個完整全面執政的局面,且在海外的整個情勢也有利於執政藍圖的開展,我想這麼一個有利的條件,恐怕是前所未有的。對於未來蔡總統領導之下的中華民國政府如何來因應中國大陸的變局,我們除了對她有所期待之外,也要有所監督,也要有所鼓勵。

民進黨政府過去一任較為保守,我們希望他們對於中國議題能夠更加積極而有作為。我們看到,從去年到今年年初大選影響局勢走向的關鍵因素,就在於臺灣人怎麼樣來看待臺灣的政黨如何來處理兩岸關係。這當中有個重大的價值選擇,這樣的民意基礎,會引導未來臺灣在面對中國大陸時的重要政策方向。

中國國民黨所推選的總統候選人,是現任高雄市長韓國瑜。前年地方選舉中他最重要的競選標語就是「發大財!」,竟然鼓舞了南部的選情,使得國民黨一舉席捲了地方政權。導致於民進黨在地方縣市首長席次僅剩六席,包含首都臺北市、南部海洋首都高雄市、中臺灣最重要的都市臺中市,這幾個直轄市都不在民進黨的執政範圍。但,短短的這股氣勢,就在2019年年初開始面臨到逆轉,是甚麼事情造成的呢?就是習近平所提出來的一國兩制臺灣方案,它是在習五點範圍之內來談的,習五點還談到,只和臺灣支持統一的政黨進行民主協商。

此話一出,記者與媒體就開始追問,蔡英文總統、韓國瑜以及當時國民黨主席吳敦義的意見。結果,國民黨遲疑了,晚了好幾天了才開始對這個問題做出反應,為什麼呢?因為習近平講得很清楚,解決兩岸的終極方案,就是一國兩制臺灣方案,在這當中沒有中華民國。而這中間所要進行的民主協商,習近平所指定的對象,是支持一國兩制臺灣方案這個結論的政黨。在臺灣,可能只剩下中華統一促進黨、或者是新黨,國民黨應該是不可能接受的。

再怎麼樣我們都知曉,當年武昌起義、國民革命等等的近代史,這些都是國民黨宣稱的光榮傳統,是重要的政治資產。面對習近平把兩岸終極方案的底牌給掀開,這個舉措對於國民黨是否還堅定地維護中華民國主權的立場形成了動搖;而另一方面,我們可以看到蔡英文總統非常明白地點出,所謂的九二共識就是一國兩制,所謂的一國兩制就是一國兩制臺灣方案,而一國兩制現實存在的案例,就是香港。一個雙普選的問題導致了雨傘運動、魚蛋革命,當時還未出現反送中。在雨傘運動、魚蛋革命後反對運動盤整的過程當中,有相當多的香港人民受到香港政府的追訴,被以暴動罪名來起訴。在同一時間,臺灣過去太陽花學生運動許多當事人被臺灣臺北地方法院以抵抗權作為阻卻違法事由來宣判無罪,同時也是在去年2019年,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宣判太陽花學運當時的警察打人,需要負擔國家賠償責任,因他們違法濫權,這些違法的行為部分,國家不願意幫他們背書,這些警察只能自己承擔這些法律責任。譬如說,他要自行賠償當時被他們毆打受傷的民眾們的財產及精神上面的損失。這些對比下來之後,民意調查開始出現逆轉現象,也就是說,蔡英文總統從谷底開始向上攀升,而韓國瑜則從2018年聲勢到達的頂點開始往下墜,這個情勢不斷地展開。

反送中出現民意逆轉

到了5月,臺灣舉辦了一系列紀念六四系列活動,這活動是由我們華人民主書院來主辦的,我要提醒各位的是,華人民主書院不是臺灣的法人,我們是在香港註冊的一個有限公司。我們前一任的董事會主席王丹後來離開了臺灣,到了美國,所以就由我來接任。我們因為在臺灣人力和財政資源都很有限,要辦理國際學術研討會、特展跟系列論壇、音樂會的,在人力單薄的情況下,事前的新聞發布會也是採取簡單的本地記者通告,並沒有做國際的新聞發布,結果,竟來了五十多家海內外的媒體湧現,關切六四臺灣如何反應的問題。本來臺灣對於六四議題向來是外張內弛的現象,最後是國際的壓力或者是期待,讓臺灣內部民進黨政府認為他們必須來掌握這樣的議題。蔡英文總統在六四活動的期間,兩度接見六四的政治受難者,事實上是當時整個情勢發展之後,總統府最後才同意我們的建言。在蔡英文接見了六四的代表之後,聲勢就整個往上攀,而國民黨對於六四問題依舊是閃爍其詞。六四結束之後就是反送中登場,七一大遊行佔領立法會事件後民調出現了黃金交叉,對於韓國瑜以及國民黨來說則是所謂的死亡交叉,此後,勝負以及整個情勢也就確定了下來了。

這個告訴我們甚麼?就是說國民黨本來期待透過兩岸關係的緩和,所謂的「發大財」,吸引陸資或陸客到臺灣來拉升臺灣經濟,這一個構想,在大的形勢,也就是中美貿易戰之下的兩岸格局中,就變成鏡花水月。而蔡英文總統所提出來的新南向政策,鼓勵臺商轉至到東南亞,開展臺灣在東南亞地區發展新的空間,這樣一個經濟戰略的轉換,又碰上中美貿易戰,再加上最近又發生了武昌起疫,所以使得民進黨政府的大戰略出現了一個現實的基礎,從而導致這個現實基礎之上的價值選擇,也就是對於九二共識、一國兩制的否定,以及對於六四問題的因應、對香港反送中的聲援支持,還有一點,蔡英文總統在這次選舉當中提出中華民國就是臺灣的論斷,某種程度解決了臺灣原先的政治基礎錯亂,臺灣獨立與中華民國政治符號之間某種程度的緊張關係,解決了這個根本問題之後,我們看到蔡英文總統獲得了臺灣總統選舉空前的最高票。

兩岸關係出現結構變化

放眼未來蔡英文總統的時代,我們可以看到臺灣民意的選擇存在一個價值的基礎,就是要維護臺灣的民主憲政,而且在面對中國大陸的民主、自由、法治,以及香港的雙普選、法治自由等等的問題,臺灣的政府要代表臺灣人民更勇敢大聲地說出來我們的立場。不論是基於普世價值,或是基於中華民族的感情,中華民國的總統對這個大是大非的問題要有所表態,也要有所發言。這就是一個重大價值的選擇就是在這次的大選當中明顯的作用。

另外,在中美貿易戰之下,兩岸貿易關係未來會出現一個重大的盤整,這也是讓臺灣有機會可以擺脫對中國大陸經濟的依賴的一個重要的時刻,這也是蔡英文總統提出的新南向政策在未來可以實現的一個現實經濟基礎的轉換。這就是未來我們臺灣面對兩岸格局的一個重要的價值基礎重建。

在這個新的臺灣民意基礎之上,我們有很多議題可以進一步討論、進一步地發揮。在這邊我期待在接下來的發言當中,可以聽到在中國民運中非常重要而有代表性的各位中國民主黨人們的見解,怎樣在未來的兩岸關係當中督促臺灣政府,一方面要維護中華民國在臺灣的主權;另一方面,因應中國大陸的變局,如何像一百多年前武昌起義的時候,中國各省如何來進行自保,臺灣在這當中如何扮演重要的角色,而除了各省獨立自保之外,最重要的臺灣國家安全保證就是中國自由化民主化,讓臺灣身邊出現一個對臺灣友善的國家和政府,我想這才是臺灣未來國家發展的大戰略。我們期待蔡英文總統在未來,不論在人類歷史上面,或者是在中國歷史、或臺灣歷史上的定位,有機會能像當年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一世(Elizabeth I),當年打敗西班牙無敵艦隊,建立大英帝國,或者像俄國女皇凱薩琳(Catherine II)一樣開展俄羅斯的新時代,都能夠以一個女性國家領導人的身分改變自身民族和人類的歷史。站在這樣一個關鍵歷史的時刻,我希望我們大家多多給她督促,多多給她鼓勵。

本文原刊於民報

https://www.peoplenews.tw/news/6ac3782f-d15d-4d19-8279-930e45a633d7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