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228 拒絕黨國鷹犬綁架國家

紀念228 拒絕黨國鷹犬綁架國家

促轉工作千頭萬緒,正因昔日黨國罪行罄竹難書。

隨著民主化的進程和時間的推移遞嬗,立足於本土,認同憲政民主價值的新時代台灣人,已經逐漸超越歷史觀、政治立場和族群身分的差異,而能夠從人道、人權和公平正義的高度來面對和反省黨國的錯誤,更在今年初的全國大選中,阻擋了國民黨和極端保守主義的復辟,讓本土政權繼續完全執政,也為蔡英文排除了最大的政治障礙,不必再瞻前顧後,放手全力促成轉型正義的實現,至少讓加害者與加害者體制受到歷史的審判,還給受難者和台灣社會一個公道。

二二八的平反問題,著重的是國家的不法與其責任。無可否認,二二八事件中確實存在流氓藉端生事以及迫害外省民眾的情事,但國軍登陸後的戒嚴和清鄉綏靖,已經針對當時民間的刑事不法案件作出處理,對暴徒完成制裁。然而,黨國和軍警對於無辜民眾的鎮壓和掠奪,卻在黨國恐怖統治的目的下,長期受到包庇和變相鼓勵。這就是二二八和白色恐怖問題的根本,也是至今往後我們必須持續追求個案平反和永久紀念的理由。

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在政治檔案清查的過程中,遭遇到許多阻礙,政治檔案在移交促轉會之始,被原屬機關重新設定保密期限,最是荒謬。林宅血案、陳文成命案、江南案、美麗島案、孫立人郭廷亮案等等具備指標性意義的重大冤案,是蔡英文總統意志的最大考驗,而具體表現在國家安全局對永久機密檔案解密與否的作為。我們心知肚明,當中涉及黨國內部特務家法高於國法的陰暗傳統和恐怖機制。而在民主的時代,我們要求超過三十年的國家檔案,除了基於法定事由和比例原則,否則自當毫無理由全部攤在陽光下。

以重大案件作為前導,創造慣例,尋常百姓的冤屈才有昭雪的機會。國人不必擔心真相與和解的追求會破壞國家團結,破壞國家團結的是那一幫不知悔改的黨國鷹犬餘孽。在未來的一個月,從國安局的作為中,我們可以看到哪一個部門、哪一個官員是全民的公敵。台灣的歷史、族群的和解和國家的新生,絕不容許受到綁架。

(作者為台灣北社副社長、中央大學客家語文暨社會科學系兼任副教授)

本文原刊於自由時報

https://talk.ltn.com.tw/article/paper/1356016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