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洋“幽默”的背后

汪洋“幽默”的背后

习近平与欧巴马的高峰会议刚过去一个月,中美又进行战略与经济对话。对话分为两组,中国方面分别由杨洁篪与汪洋领军。杨洁篪原来就是驻美国大使,长期从事外交工作,是老面孔,所以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倒是汪洋本来是封疆大吏,现在也要从事外交工作,其表现格外引人注意。

汪洋思想开放,够进入政治局常委而没有进入,许多人为他抱屈,也希望他在现任能够做的出色,给保守派当头一棒。在国人还热衷反日时,他出来感谢日本对中国的经济援助,因而被愤青骂为汉奸,这显示了他的胆识,至少表明他不是现代义和团的成员。不过这次他在美国的表现,虽然赢得许多笑声,然而表现却不理想。

汪洋赢得笑声,据说是他的“幽默”,这点颇令人意外,因为以前对他没有“幽默”的感觉,何况共产党高官很少有幽默的,因为他们忙于“斗争”,尤其缺乏人性。中国的幽默在于民间,尤其表现在那些顺口溜上。因此汪洋的幽默或许为了这场处女秀做了许多准备,但是勉强的幽默,也叫做强扭的瓜不甜。

首先是汪洋引用习近平在月前加州阳光庄园会谈时曾告诫美国总统欧巴马“兔子急了也踹鹰”。汪洋引用习近平的话当然是政治正确,也是再次提醒美国不要漠视中国的存在,甚至霸凌中国。

老鹰中的白头海雕的确是美国的象徵,但是中国绝对不是兔子。把中国比作兔子一定让人笑掉大牙。且不说中国的人口、面积与兔子不相称,中国人的作风也不是兔子的作风,尤其在外交场合上。中国人把自己比作作为 怪物的“龙”,倒是比较贴切。飞龙在天,与老鹰恶斗,胜负难料。被龙踩一脚,与被兔子踹一脚,感受绝对不同,看看龙爪的样子多可怕就知道了。何况老鹰在天上,兔子在地上,兔子怎么去踹老鹰?可见,习近平的比喻不恰当。说“狗急跳墙”还可以,但是中国人把狗视为贱种,经历过文革的习近平,怎么愿意把自己比作“狗崽子”?

在如此警告之后,汪洋才可以对美国释出善意,共建“新型大国关系”。于是汪洋又来一个幽默,把中美关系比作世界传媒大王梅铎与邓文迪这对正在闹离婚的夫妻关系。然而这个比喻也不恰当:第一,中国与美国并没有结过婚;即使中国暗恋美国,或曾经有过私情,也不能算结过婚。第二,邓文迪攀上梅铎,有过许多算计,破坏了一些美国原本和谐的家庭;何况还有人怀疑邓文迪是国安特务。因此这个比喻只能使老美更加警觉,尤其建立“战略夥伴”或发表“联合声明”之类,老美早将这些拒之门外了。

汪洋还幽默的是说:“生意归生意,政治归政治,就好像我是共产党员,但回家以后和你们一样,都要听老婆的话,按老婆的指示办事。”表面上这是迎合西方世界对妇女的尊重,但是实际上,共产党的官员好多都有二奶、三奶,甚至几十个,这难道是他们的老婆叫他们做的?而现在共产党所推崇的孔子儒家思想,也是“夫为妻纲”。再者,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里从来来没有一位女性,尊重妇女都是假的,玩弄妇女才是真的。

尽管这些幽默都打上问号,那些媒体还不断说汪洋如何“妙语如珠”,去掉“妙”字,只能说这些马屁是莫名其土地堂。

但是我也很同情汪洋的处境。共产党的意识形态与中国民族主义,政治上必须反美,然而中国目前的内外处境又不允许中国反美,而必须在维护自己尊严的同时讨好美国,因此只能搞出这些莫名其妙的幽默。这个情况不要说是汪洋,别人也很难做的比他更好。除非中国真正接受西方普世价值,可以与美国坦诚相待,那就一通百通,不必如此为难了。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