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型正義再見

轉型正義再見

依照《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第十一條的規定,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應在成立後兩年,就其法定任務,以書面向行政院長提出含完整調查報告、規劃方案及具體實施步驟在內之任務總結報告;有制定或修正法律及命令之必要者,並同時提出相關草案。其於二年內未能完成者,得報請行政院長延長之;每次以一年為限。

促轉會在2016年6月成立,行政院長蘇貞昌以及促轉會代主任委員楊翠皆已表明屆期促轉會不會延任,因此,促轉會的存在距今只剩半年,促轉工作迄今成果如何,有哪些未竟之業,在促轉會結束之後,相關業務如何持續開展,正有待吾人在過去一年半促轉會經驗的基礎之上進行檢討,方得有撥雲見日的將來。

促轉一年半來比較顯著的成績,應當是立法撤銷不法軍法與司法叛亂判決紀錄的個案查核與公告,另一值得肯定者,則是檔案清查,出土了數萬件檔案,並且使國家安全局永久機密檔案有了重見天日的機會。個案查核是需要耗費人力的行政程序,但基本上撤銷的行為只是在財團法人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和財團法人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基金會已經做成的補賠償平反決定之上為之,進步之處則是針對未經判決而受難之個案重新調查而回復其名譽與等待後續的平反處分;機密檔案則有《政治檔案條例》的立法,作為解密和使用的依據,惟《政治檔案條例草案》在促轉會成立以前就已經送進立法院審議了,不能算是促轉會的業績。

張天欽引爆東廠事件 楊翠等人也成砲灰

促轉會的功過,張天欽東廠事件會成為代罪羔羊。副主任委員張天欽確實有利用地方自治選舉的時刻,就參選新北市長的侯友宜在拘捕鄭南榕過程中或其他案件中的角色,逼問出國人對於人事清查(除垢)問題的態度,也使轉型正義成為公共議題,但正因不排除影響選舉的不確定故意,而為近身的副研究員吳佩蓉向媒體《鏡周刊》揭發,而引爆所謂東廠事件,為此舉國譁然,從此重挫政府促進轉型正義任務的正當性。

然張天欽事件的遠因,則出在蔡英文總統輕忽了促轉會的制度結構和用人問題,直言之,面對如此高度政治爭議的歷史問題,而中國國民黨猶是現實政治中舉足輕重的力量,同時中華人民共和國對臺灣的威脅從動員戡亂時期至今從未改變的情況下,我國轉型正義問題的處理,不可能排除國民黨的參與,也不可能迴避何以共產黨昨是今非的爭議;而基於中華民國國家緊急法制的角度看待共產黨的叛亂和對共產黨的戡亂,和從國際戰爭法的角度來看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各自領域內對於對方敵後工作人員或戰士的戰爭行為,我們也會就國家鎮壓行為是否合乎人道和騎士精神,對武裝反抗得出不同的評價;而如果不將促轉處理的地域範圍限定在臺灣,則就要面對中華民國在中國大陸地區的國家暴力問題。

以上種種,都需要具有政治高度和智慧的對話,需要邀集具有象徵意義和政治分量的人士出面主持大局,甚至是與聯合國、或國際轉型正義中心或國際刑事法院的專家學者進行諮詢,最終則必須表達出民主臺灣對於中華民國在臺灣威權統治時期違反自由民主憲政秩序的國家暴力行為及其所造成之人權災難的立場,而關於如何對於受難者重啟補賠償或其差額填補或財產返還、立即可行的身心長期照護;對於加害者的究責、求償或人事清查,以及以全國諮商過程推動的社會和解和國家團結,這諸般問題,都還沒有成為公共對於轉型正義進行審議的主題。當黃煌雄辭去經立法院同意投票的主委神聖一職,然後促轉會便由楊翠代理主委至終,花亦芬辭去的兼任委員永不補缺,尤伯祥以兼任委員主持所有案件平反調查重擔,我們知道,民主進步黨政府並無意以完整陣容真正面對國民黨的反對和抵制,形同把楊翠等人當成砲灰,敷衍了事。

促轉會結束後,相關業務之承繼,我人則建議,宜經由修正《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移轉給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促轉會是政府機關,由各部會借調而來的公務員,未必了解促轉之理念,缺乏主動調查和平反的熱情,而難免於一身計較業務權責歸屬的僚氣;研究員之設置與考評都和研究調查無關,而是為了支援行政,根本是人力資源的錯置浪費。這些缺點都可以在公法財團法人或是行政法人的組織形式,以及更加彈性靈活的人事管理中得到控制。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於民國八十四年成立至今,已累積相當具有平反工作經驗之專業人力,也擁有二二八國家紀念館之永久辦公廳舍,能夠隨時銜接促轉業務,當是行政成本效益最為經濟的選擇。但在總統府之層次,我人仍期待設立一任務編組的總統府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由總統邀請具有社會聲望的朝野政治領袖、重量級的歷史、哲學、法政學者、政治受難者團體代表和國史館館長共同組成,就具有高度政治與歷史爭議的問題進行對話和溝通,也作為總統處理促轉問題的諮詢對象和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的顧問機構。

促轉會兩年,我們不懷疑它會如期向行政院提出報告和立法建議,然後關門,走人,存檔。但促轉的真正挑戰,在那時才正要開始。

本文原刊於民報

https://www.peoplenews.tw/news/fcf56704-f8d7-404b-9963-beb666cd97a2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