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梦话

中国梦话

2012年11月29日,刚刚出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不到半个月的习近平带领全体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参观中国国家博物馆的“复兴之路”展览现场时,第一次提出“中国梦”的概念,并且定义其为“实现伟大复兴就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梦想”。此后就有连篇累牍的“梦话”,对“中国梦”做出诠释。

最近,1990到1995年出任美国在台协会理事主席的白乐崎在他的自由时报专栏中说,这个名词最早出现在中美清洁能源合作组织在其环保政策中,去年10月中共18大召开前夕,美国评论家汤马斯.佛里曼在纽约时报的一篇专栏文章再度论及。这是有关中国“永续发展”的“中国梦”。

不知道习近平的“中国梦”是依据这点进行创造性的发展,注入了政治内涵,还是完全凭空而起?如果只是环保性质的中国梦,就比较简单,那只是关系到人民的福祉,但是如果如同习近平所说的“民族复兴”,问题就复杂许多,在这半年时间里所论述的一大堆梦话就有这个情况,甚至还涉及“姓资”还是“姓社”的路线斗争!

2012年12月4日,习近平在首都各界纪念现行宪法公布施行30周年大会上发表讲话,在大赞中国宪法的同时,指出:“我们也要看到存在的不足,主要表现在:保证宪法实施的监督机制和具体制度还不健全,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违法不究现象在一些地方和部门依然存在;关系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执法司法问题还比较突出;一些公职人员滥用职权、失职渎职、执法犯法甚至徇私枉法严重损害国家法制权威;公民包括一些领导干部的宪法意识还有待进一步提高。对这些问题,我们必须高度重视,切实加以解决。”

于是《南方周末》的元旦社论就把“中国梦”与如何完美的实施宪法结合在一起而提出中国的“宪政梦”。岂料这个主张居然碰了钉子,报社被整顿。显然,中国的最高统治集团里,有人不想中国实行宪政,也怪不得有人主张中国恢复帝制,得到不少网友呼应。但是帝制也有两种,一种是无法无天、“朕即法律”的帝制,一种是“君主立宪”,西方国家与日本的君主制,都是君主立宪,即使清朝末年,也要立宪,只是来不及就被辛亥革命推翻了。

在习近平到美国与美国总统欧巴马举行峰会,提出中国梦与美国梦相通的前夕,中共党刊对宪政提出批判。《求是》杂志下属半月刊《红旗文稿》于5月21日刊登《宪政与人民民主制度之比较研究》文章,指宪政的关键性制度元素和理念只属于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专政,而不属于社会主义人民民主制度。5月22日,《人民日报》属下的《环球时报》以社评跟进,说“宪政是兜圈子否定中国发展之路”。因此“宪政梦”被完全否定,他们所向往的,大概是中非共和国终身总统博卡萨那样,没有法律与宪法的束缚,可以自由自在敲骨吸髓吃人肉?

不知道这是习近平的自我否定,还是党内对他的批判?因此习近平对欧巴马说,中国梦与美国梦相通时,人们就搞不清楚他指的是什么。是他要像马丁路德金那样致力于人权事业,还是像一般中国人那样到美国淘金实现“美国梦”?然而如果习近平还赞赏毛泽东的独裁专制,要把美国梦通向中国梦,那可是全球大灾难。

习近平回国后,梦话还没有结束。6月15日《红旗文稿》再次发表文章,指责把宪政梦当中国梦,是懒汉思维,是一种文化上不自信。这场梦话军人也不懒惰,《解放军报》在同时发表4000多字的长文《没有强大军队实现中国梦就没有保障》,似乎要掌控梦话。不过微妙的是,文章引述习近平的话说,解放军作为执行党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必须把听党指挥作为军队建设的首要,确保部队绝对忠诚、绝对纯洁、绝对可靠。

习近平曾经说过,“清谈误国”,如今全国大说梦话,不是更加误国?还是实际做些改革实事吧。最近出现一些所谓的习近平有关“六四红皮书”的信件,与政治局常委去掉免死金牌的讲话,真假难辨。这是放出习近平的改革风声,还是只是企图改善一下习近平的形象,却还在继续梦游?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