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衛大台灣——紀念古寧頭大捷的意義

保衛大台灣——紀念古寧頭大捷的意義

曾建元/中正大學傳播學系訪問學者
 
保衛大台灣,保衛大台灣,保衛民族復興的聖地,保衛人民至上的樂園。
 
民國三十八年十月二十四日深夜,中國人民解放軍陳毅第三野戰軍葉飛第十兵團由第二十八軍軍長蕭鋒領軍,突擊福建省金門縣。由中國大陸一路戰敗退到海上的中華民國國軍各部隊殘兵敗將背水一戰,竟眾志成城,扭轉乾坤,痛殲近萬解放軍,從此兩岸隔絕,教中華人民共和國夢斷台灣海峽,無法血洗台灣,統一中國。而國軍經此勝利,終於穩住大台灣形勢,守護住中華民國。十二月初,台灣省各界迎接行政院長閻錫山率領中央政府遷都台北,次年,中國國民黨總裁蔣中正復任總統,保台有功的東南行政長官兼台灣省政府主席陳誠經第一屆立法院同意出任副總統兼行政院長,韓戰隨即爆發,美國決心協防台灣,東亞冷戰結構於焉成形。古寧頭大戰,正是台灣生命共同體的胎動,驚天動地的歷史巨響。
 
這一場戰爭的勝利,是陳誠「保衛大台灣」的戰略佈局執行下的成果,而「保衛大台灣」的大戰略規劃,就是中國國民黨總裁蔣中正在年初總統引退前的精心設計,在大西南和大台灣之間,將中華民國的反攻基地最終選在海上。為此,他在一月底下野前即將上海中央銀行國庫黃金和國立故宮博物院館藏文物搬遷台灣;任命了前參謀總長陳誠出任台灣省主席,加強台灣空軍、海軍佈防;設立十四個編練司令部,重建國軍;在華中軍政長官白崇禧之外,以湯恩伯為京滬杭警備總司令,強化長江防禦,建構東南各省防衛體系;更將總裁辦公室遷到台灣,與李宗仁代總統分庭抗禮。
 
民國三十八年四月,南北和談失敗,解放軍全面渡江,白崇禧和湯恩伯皆遭遇叛變,幾乎不戰而潰,台灣戒嚴,陳誠出任東南軍政長官,陳毅三野則由華東一路而下,如摧枯拉朽,終於進抵福建,以漳廈戰役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十月一日成立的開國獻禮。金門防衛戰成為紅朝解放台灣的關鍵決戰。
 
金門國軍主力為福建省主席李良榮第二十二兵團,由東南軍政副長官兼福州綏靖公署代主任湯恩伯監軍,東南軍政副長官羅卓英向粵東胡璉第十二兵團借調高魁元第十八軍協防,另有東南軍政副長官兼台灣防衛司令孫立人青年軍唐守治第八十軍鄭果第二零一師由台灣調防配屬於第二十二兵團沈向奎第二十五軍。陳誠在台北召見胡璉,命其接任福建省主席,與李良榮兵團換防金門,而就在胡璉兵團主力第二船隊剛由汕頭出海,葉飛已下令蕭鋒趁此空檔搶攻金門。
 
解放軍由北方南來,不諳水性與風向,時台海已颳起東北風,廈門灣波濤洶湧。解放軍計畫從金門北岸嚨口由邢永生第二四四團夜間搶灘登陸,截斷金門為東西兩部,再分別擊破守軍。不料,嚨口海灘停有第十二兵團第十八軍李樹蘭第一一八師戰車第三團第一營第三連楊展第一排前日下午演習故障的第六十六號M5A1坦克車和兩輛護衛守夜的坦克車。楊展排長匆忙接戰,十八歲射手熊震球裝填穿甲彈,摸黑盲射竟正中解放軍彈藥供應船,引發劇烈爆炸,照亮夜空,如烽火迅速通知守軍全面應戰,而海上解放軍兵船相連,則因風起助長火勢,陷入一片火海,成為國軍坦克活靶。
 
二十五日天亮,源源不絕自海上而來的解放軍已有部分搶進岸邊子母碉堡,青年軍二零一師傅伊仁第六零二團奮起肉搏抵抗,死傷慘重,成功阻擋解放軍進擊。戰況稍歇,第一營陳振威營長命兩輛坦克回防,留下第六十六號獨立作戰,囑咐「車在人在」。副駕駛曾紹林殉難,熊震球連續作戰七小時,染紅嚨口海面。而後技術員歐曉雲趕到,修好戰車,方才轉進其他戰場。
 
第六十六號戰車等一夫當關,使解放軍截斷金門之攻擊計畫無法奏效,隊形凌亂,加以彈藥不足,運兵船折戟,後勤不到,登陸解放軍深入戰場,反而陷入國軍陣地。惟解放軍畢竟身經百戰,徐博第二五三團仍從湖尾海灘突破青年軍二零一師雷開瑄第六零一團防線,兵鋒直抵金城,湯恩伯命李良榮授權高魁元統一指揮全島部隊,高魁元命全軍反攻古寧頭半島,兩軍絞殺於安岐平原,李樹蘭第一一八師尤其勇猛,二十六日上午十時,胡璉由羅卓英陪同抵達金門,由水頭登岸,自高魁元接過指揮權,全力攻進古寧頭,裝甲部隊支援戰力,第六十六號戰車開到,熊震球開砲轟擊解放軍最後據點北山古洋樓。二十七日上午,解放軍最後全數在北山海岸與內陸遭到殲滅。此後解放軍再也無力登陸金門。
 
戰後胡璉正式接任福建省主席兼金門防衛司令,他一手新建於江西的第十二兵團,戰力驚人,乃改制為金門防衛軍,鎮守前線,是台灣海上長城。李樹蘭第一一八師被蔣中正授以「虎軍」榮譽,縱橫戰場的戰車第三團第一營M5A1坦克車被譽為金門之熊,小兵立大功的第六十六號戰車就陳列在古寧頭戰史館廣場,第三連第一排的青年裝甲兵曾紹林、熊震球、歐曉雲、歐陽鈞、甘其學等人年輕的畫像,就像唐朝凌煙閣上的功臣畫像,被永遠刻在嚨口海邊的安東一營區內。
 
七十年過去了,很多人看到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力強大和軍容壯盛,就不記得古寧頭大戰,不記得原來我們的自由民主和幸福,是七十年那場戰爭打下基礎的。在古寧頭大捷七十周年的今天,我們該怎麼來紀念這一場勝利呢?
 
首先,關於這場戰爭的意義,我們的總統要有歷史的高度,肯定這是確立兩岸分治、使憲政民主薪火得以在台灣傳承和發揚的重要歷史轉折,沒有這場勝利,沒有國軍的血戰犧牲,美國已準備等待塵埃落定後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早就不會有中華民國和憲政民主的台灣了。因此,這是一場保衛民主自由的戰爭。
 
其次,我們要肯定這是台灣生命共同體歷史的起點,以江西人為主力、沿途徵調客家人、潮汕人組成的胡璉兵團,以及福建人為主力的李良榮兵團,還有各省知識青年組成的孫立人青年軍,他們在金門為後方全體台灣人民所留下的鮮血,曾澆灌我們的國土,開出自由之花,也已經融入我們當代台灣人的血脈當中,是當代的唐山公。因此,這也是一場保衛台灣人民的戰爭。
 
第三,國軍在有限的作戰空間中擁有相對的戰力優勢,這是國軍能夠徹底擊潰解放軍的原因。今天國軍戰力遠甚於當年,美國的支持和國際的同情,更是當年不存在的條件。古寧頭大戰能夠勝利,我們也就不必擔憂未來兩岸一旦戰爭,我國將無力抵抗。須知,和平不能靠乞求,面對強權,只有實力才能根本維護兩岸的和平。保持區域局部的優勢,堅定為自由而戰的信念,對侵略者產生一定的嚇阻力,我們會贏得和平。
 
第四,當年參戰的國軍官兵,許多是被拉伕強徵從軍的,如胡璉兵團在閩西汀州、粵東梅州、潮州各地都有以「搶救青年」為名的抓兵,過程中對於當地民眾生命財產都造成相當程度的傷害。中華民國應當向非志願從軍來台的官兵和他們的家族鄭重致歉和感謝,不要讓他們的子弟因為為台灣作戰而難以告慰父母。
 
第五,當年古寧頭大戰,還有在原屬金門縣的大嶝、小嶝島戰歿的第二十五軍范麟第四十師歐陽維發第一一八、吳屏藩第一一九團官兵,還未入祀於太武忠烈祠,國家應當招魂迎接英靈回國永饗血食。
 
第六,古寧頭大戰老兵少數健在者也已年在九十,特別是熊震球、歐曉雲等永遠的上士,他們的功勳足以載入史冊,應當受到國家的公開表揚,以作為全體軍人的典範。我們國家正是因為擁有像他們一樣盡責和勇敢的小兵,才能真正和敵軍進行決戰。
 
第七,古寧頭大戰是中華民國生死存亡的關鍵一役,保衛大台灣和棄廈保金的戰略規劃者,正就是蔣中正,成功的執行者是陳誠,而打贏金門保衛戰的部隊,是由出身中國國民黨陸軍軍官學校(黃埔軍校)的嫡系將領李良榮、胡璉、高魁元,以及台灣防衛司令孫立人新練的第四軍官訓練班新軍。無論他們的日後人生際遇與歷史功過如何,在那一場戰爭中,他們都是保衛大台灣的英雄,值得我們的尊敬與懷念。
 
第八,金門古戰場上仍然滿佈著當年草草掩埋的兩軍戰士遺塚,這是中華民族的悲劇。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對於未來中華民族的發展圖像有不一樣的價值立場,這是台海戰爭與對峙的根源。為了彰顯人道精神,我人也建議總統親臨古戰場,安慰解放軍受難遊魂,盼望兩岸人民今後不再為暴政和政客野心驅策,為侵略戰爭無謂犧牲生命與自由。
 
第九,感謝金門馬祖前線人民在戰爭時期為大台灣的犧牲付出,台灣族群多元,國家一體,無論兩岸會發生甚麼樣的情況,我們都不會拋棄我們金馬的兄弟姊妹們。

 

本文原刊於蘋果日報

https://tw.news.appledaily.com/forum/20191023/AYAFM2ZCZIYMFX7HTLZ27FEFHE/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