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党的政治个性

太子党的政治个性

中共“十八大”的人事大戏落幕,外界的一致看法,是在这一场党内的权力角逐中,太子党获得江系的支持,大胜团派。显然,未来五年的中国政局,将会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太子党的掌控。因此,对太子党多一些了解和分析,有助于我们评估未来中国政治发展的可能性。
我认为,作为旗帜鲜明的政治派别,太子党与团派相比,具有非常不同的四个政治性格:

第一, 太子党情绪化冲动的个性明显。薄熙来就是典型的例子:他在处理谷开来的问题上一时情绪冲动,动手打了身居副市长高位的王立军耳光,这是王立军愤而逃奔美国大使馆的直接导火索。这在温良恭俭让为风格的团派那里是不可能出现的事情。习近平在前几年韬光养晦,谨言慎行,但是有一次在出访中美洲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教训美国“不要对中国的事情说三道四”,不经意间流露了本心的霸气,这应当也是一时情绪冲动的结果。这一批太子党成员,因为家庭背景,不需要顾忌太多,因此会表现的更加情绪化也是不难想像的。

第二, 与情绪化相连接的,就是太子党成员比较会突出个人特色。如果我们说团派成员比较千篇一律,站在团队中看不出谁是谁的话,那么太子党的很多人很容易辨识。薄熙来是突出的例子,王岐山也是。习近平这一次率常委班子出来见媒体,所讲的一番话完全不按照官方的腔调,也是个人色彩的凸显。如果把团派比喻为羊群的话,太子党的集体个性比较像狼,而狼的属性,就有突出个体的成分。

第三, 团派这个政治派系有个特点,就是团结。很少听说团派成员互相攻击或者挑战派系首领的;但是太子党则不然。这个派系尚未掌权,已经爆发薄熙来不服气习近平的事件,深刻反映了太子党内部严重的对立与分歧。这种对立与分歧,不仅仅是因为政策,路线和个人风格上的不同,也是因为身为太子党,他们的父辈长期在战争和政治斗争中产生的派系对立和历史恩怨,自然会传承到现在的权力关系中。当年除了毛泽东以外,其他开国元老基本上是平起平坐,他们的子女如今争夺大位,当然会有不服气的挑战动机。

第四, 太子党的成员,因为父辈的关系,大多在“文化大革命”中曾经坠落尘世,饱尝人间甘苦,也曾经成为普通的“人民”一员。这种经历使得他们的民粹主义成分比较浓厚,因此比较会用一些拉近与人民的感情和关系的语言进行宣传。换句话说,太子党的“表演性政治”色彩会比胡锦涛这些人强烈一些。习近平上台以后,大力营造反腐气氛,就体现出迎合民意的民粹主义趋向,未来我们也会看到太子党成员更多的“贴近人民”的举动。当然,这并不代表他们真的把自己当作人民,他们最多是民本主义者,不会是民主主义者。

个性决定命运,太子党的政治个性会导致未来中国的政局,一定是“好戏连台”,不可能四平八稳地发展。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