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军涛:薄熙来仍有望东山再起

王军涛:薄熙来仍有望东山再起

今年3月旅美政治学者王军涛在接受德国之声专访时预测"薄熙来的政治生命刚刚开始"。一个月后,薄熙来迎来的并不是外界猜测的"软着陆"的命运,而是被中共纪检委立案调查。王军涛再次表示,如果条件具备,薄熙来仍可东山再起。

德国之声:今年3月中国两会一结束北京高层就宣布撤销薄熙来重庆市委书记职务的决定。此后外界很多人猜测薄熙来最终很可能被"软着陆",因为中共高层到目前为止一般不对"红二代"下狠手。谁知,薄熙来这次却来了个结结实实的硬着陆。您觉得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

王军涛:有些人认为,有一个原因就是你们曾经对我进行过专访,预测薄熙来今后的政途发展。这个专访产生了很大的反响,几乎所有中文网站都在转。据说这一下子引起北京中央执政核心的高度关注,就是想"灭薄"的这一派。因为他们希望薄熙来在政治上垮掉。中共发现用"软着陆"的方式没办法打倒薄,再加上德国之声对我的专访广泛流传并激起热烈的反响,还有薄本人的表现,最终决定一定要让他硬着陆,在政治上一定要"搞死他"。

但是在薄熙来本人如何下手的问题上,高层存在着严重的分歧。谷开来杀海伍德的案件,大家可能觉得对高层和整个政局的震动比较小,但这是对薄熙来的打击比较彻底的一个方式。要做到这一点就要追究薄家的刑事责任。但是如果你不按照现代法制的文明方式去处理这个案件,公众还是会提出很多疑点。

现在就已经有一些疑点。一是,谷开来有没有那么傻,要去采取"潘金莲杀武大郎"的方式,她可以在别的地方,别的方式,选取别的时间(制造命案)。而且为什么要把海伍德的尸体留在旅馆里等着警方去收尸查案。另外,王立军有没有那么好,去揭露这个案件。他被调到重庆就是为薄熙来做打手,杀人越货。薄熙来犯的罪行至少一半是王立军犯的,为什么这次王立军变成有正义感有良知的英雄打黑了,打到薄熙来的头上了。

实际上,中共中央发现薄熙来案件软着陆没法在政治上搞倒他,甚至可能让他成为东山再起的有利因素。为了不让他东山再起,在政治上彻底搞垮他,有了硬着陆的想法。而硬着陆不是针对薄熙来本人,而是针对他的家人。

德国之声:您之前在接受德国之声专访时曾预测"薄熙来的政治生命刚刚开始",您现在还持这一看法吗?

王军涛:我的看法还是不变。原因在于,(中国共产党)政治上对薄熙来的需要没有变,因为中国共产党并没有想通过改革来解决暴力维稳模式给中国造成的发展困境。这种困境表现在老百姓极度不满意,老百姓希望有一个脱困的新的出路。在脱困的新的出路中间有向左和向右两种方式的改革。支持向左方向改革的人把薄熙来看作是他们的领袖。我们看到在公共空间的讨论中,这些人继续把薄熙来看作是他们的领袖。

第二点是,共产党现在去搞薄熙来的方式只能保护中国现存的问题。以追究"杀人案"责任的方式搞薄熙来会继续让中国的问题延续,并不能为解决现在的问题提供契机。如果共产党真的想让薄熙来在政治上被打倒的话,就因该进行政治改革,消除具有左的思想的公众对薄熙来的需要。对于左派来说是不拿杀人当回事的,薄熙来还会继续作为他们的领袖被拥护下去。

德国之声:如果薄熙在政治上可以东山再起,那么是否需要一些前提条件?

王军涛:薄熙来东山再起的条件有两个。一是,薄熙来不放弃自己的努力,二是,中国在短期内出现政治破局。这两个条件满足的情况下,薄熙来可以东山再起,否则就不行。比如我们回顾89年赵紫阳先生因为反对开枪的决定而被罢免了职务,这令赵紫阳获得了一定的声望。由于共产党暴力维稳的模式继续持续下去,中国政治没有破局,赵紫阳被囚禁16年致死都没有机会再重新成为领袖。而邓小平是在76年"四五运动"之后被毛泽东罢免,但9月毛泽东去世,10月四人帮被抓,邓小平就有了东山再起的机会。如果我们设想毛泽东不是死得那么早,把邓小平囚禁到死的话,那么邓小平也就没有一个机会东山再起了。

德国之声:您认为近期中国出现政治破局的可能性大吗?

王军涛:我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其实薄熙来这个人并不是一个很重要的人,其实他只是一个政治符号。我最近也讲到过,在政治发展要破局的时候,平时的票房毒药等一些比较极端的素质能够成为凝聚阵营中死党的一种兴奋剂。政治破局一般都是属于在政治上行动意志坚决的少数人,通过制造一些实践,把多数人拖到历史进程中,改变了看法,最后追随了破局的潮流。法国革命、美国革命,包括中国的辛亥革命都是这样发生的。最初都是少数行动意志坚决的人,他们发起一个过程,最后把多数人卷到这样一个进程中。

现在在中国,无论左派还有右派都有一些人希望做出这样的政治变革。左派希望采取左派模式解决中国问题的人他们将薄熙来看作领袖。而对薄熙来现在这样一种打压正增加了他们的凝聚力和他们的行动意志。

中国政治出现破局有两个条件,一是中国出现严重问题,人们希望统治者进行改革解决问题。第二个条件是上层发生分歧。乌坎事件和很多被高度关注的群体性事件都说明第一个条件已经成熟。第一个条件再成熟一点就是大规模的上街抗议。第二个条件统治阶层发生严重分歧,这个就是薄熙来事件所造成的效果。

采访记者:洪沙

责编:李鱼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