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政部移民署莫沦为中共政治迫害民运的打手

内政部移民署莫沦为中共政治迫害民运的打手

曾建元 中华大学行政管理学系副教授

国立台湾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法学博士.兼任副教授暨客家研究中心特约副研究员

 

台湾昔行动协会于今年六月二十三日至七月六日,为协助解决无国籍之美国政治庇护人士唐柏桥来台观光旅游之行政手续问题,而临危受命、拔刀相助,为唐氏以专业人士参访名义,安排在台湾行程。实则唐柏桥携妻女来台,目的仅单纯为一解去国之思,并令自小出生于美国之女儿,能有机会亲炙中华文化和练习中文。故而专业参访行程之安排,为儘量满足唐一家来台之初衷,则力求简便。

  

盖唐柏桥虽本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一九八九年于湖南省长沙市组织学生支持天安门民主运动遭到镇压而入狱三年,一九九二年出狱后辗转设法流亡至美国,获得美国之政治庇护,而其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乃遭中华人民共和国予以吊销。其虽获得美国合法居留权,并由美国发给难民旅行证,由于从未申请加入美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又遭撤销,唐氏乃成为无国籍者。国际社会对于因政治良心之理由成为无国籍者,基于普世人权之价值,则以其政治庇护国居民为其身分之认定,庇护国亦承担对其保护之责任,以避免其遭到母国之政治迫害。在此之前,唐氏曾经于李登辉与陈水扁总统任内各访问台湾一次,皆持美国之难行旅行证顺利进出。惟此次申请来台观光,最初为行政院北美事务协调委员会驻美国旧金山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拒绝,原因竟为唐氏未持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据外馆承办人员之说法,二零一一年内政部入出国及移民署尝发函通令各驻外人员,大意为凡无国籍之前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或中华人民共和国之政治难民,仅能依〈大陆地区人民进入台湾地区许可办法〉和〈大陆地区人民来台从事观光活动许可办法〉办理来台签证,而依该二规定,申请人必须持有合法有效之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或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分证始得申请,此则意即自马英九总统执政以后,中华民国政府将严格执行法规,不再以专签方式同意无国籍之前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来台,然这就意味著不再欢迎流亡海外的中国民主运动政治工作者到台湾访问。

  

唐柏桥等到马英九下台以后,乃于蔡英文总统和行政院林全院长就任后,发动自力救济,于五月二十九日以《旅美民主斗士唐柏桥致蔡英文总统的公开信》一文投书台湾《民报》向蔡总统公开陈情,此事经《民报》六月十四日社论《台湾国境管理岂可向中国共产党表忠输诚──评唐柏桥事件》、《自由时报》、《大纪元时报》、新唐人电视台之报导和立法院立法委员王定宇、徐永明等人之声援、关切,始经内政部移民署承诺以专签方式政治解决,虽以违反唐氏原始意愿的专业参访方式同意其入境,台湾民间声援群体仍协调由台湾昔行动协会出面担任邀请单位,协助其入境和在台相关事宜。

  

内政部移民署代理署长何荣村和外交部领事局副局长锺文正,在六月一日立法院审查《难民法草案》时答覆立法委员王定宇质询时皆辩称,并无上述政府二零一一年通令外馆之举措,言犹在耳,无独有偶,随即又于七月爆发美国政治庇护之无国籍基督教牧师郭宝胜被以与唐氏同一理由拒绝入境,郭于七月二日于《民报》发表《旅美中国异议人士郭宝胜致蔡英文总统的公开信》上书蔡总统公开陈情,后经同意入境;近日又有澳大利亚政治庇护之无国籍人士张树人又被我国驻澳洲布里斯本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明告以其无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而拒绝其来台,张氏亦于七月十七日在《民报》发表公开信《就中国难民赴台困难问题,致函台湾总统蔡英文》,向蔡总统求救。这些案例都不是个别孤立现象,正因蔡英文坚持台湾主体性和国家尊严的立场,使海外中国民运对台湾重启信心而愿意来台,因而我们相信,类似唐、郭、张等氏无国籍海外中国政治异议者申请来台的情形,还会增加。内政部移民署现行不承认无国籍中国政治异议者之难民地位的政策,如不及早更正,势将困扰丛生,亦将严重伤害及我国之国际形象。

  

将唐柏桥等居留海外无国籍的中国政治异议者,视同中国大陆人士,复要求其出示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内政部移民署强人所难而欲其知难而退的作法,无异是一种取媚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而对中国民主运动工作者施加的歧视和政治迫害。按各国通例,受政治庇护之难民,一旦取得政治庇护国之居留权,并发给难民旅行证,其身分即受政治庇护国之保护,移民署不从根本检讨法令,将海外无国籍中国政治难民与一般中国大陆地区人民分开其入境规定,而一再抱残守缺,亦形同挑战普世价值与万国公法,而否认美国、澳洲等国所正式核发旅行证件效力的行为,亦迟早将被视为不友好之举措,未来恐将使国家承担外交报复之后果。

  

唐柏桥来台之事,因受到国内外媒体之关切,也基于其对于我国审议中难民法有关中国难民规定之关切,故而其决定于六月二十九日假台北市台大校友会馆召开《欢迎人权民主斗士,促儘速通过难民法》记者会,面对新闻界,集中表达看法,而对原定访问新竹与苗栗的观光行程予以推迟。唐氏此举,在一般国家人民或政治难民,皆无问题,因其皆享有我国《宪法》对于言论自由之保障。惟中国大陆地区人民之人权因有《宪法增修条文》之规定,并不必然受到《宪法》直接保障,故而我们充分理解中国大陆地区专业人士来访应按事前规划的行程表进行活动,以方便政府国家安全管制的作法。然唐柏桥早已非中国大陆地区人民,其之所以中国大陆地区人民身分办理入境,纯系我国对于难民之认定存在法律漏洞,不得不从权准用,而其之入境既经此一谅解安排,对于其行程活动,亦宜依国际惯例比照一般国家人民,给予最大之方便。今若移民署胶柱鼓瑟,以针对中国大陆地区人民之规定,套用在无国籍但受政治庇护之中国难民,而以其针对我国难民法所提建言之记者会之召开,与原订行程不符,而给予行政处罚,甚至限制其未来来台之资格,并对于借名之本国邀访单位台湾昔行动协会,以未阻止其召开记者会为由同时连坐施加制裁,则等同于将针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的行政制裁加诸于美国政治庇护并给予永久居留权之无国籍难民,此实名不正,言不顺。我们恳切对移民署提出说明与忠告,也衷心期待在蔡英文总统和林全院长领军的民主进步党政府执政下,由内政部长叶俊荣领导移民署主管的国境管理事务,能够有一新的思维与作法,打开新人新政之新气象。

  

唐柏桥在记者会上对我国难民法立法提出七项建议,见诸报端,可知其面对中华民国用心之剀切与心情之沉痛,我们自对其深表同情与支持。其人现正在日本访问,与一般美国公民在日本所受待遇无所差别,可知日本并未因其出生于中国,便认定其「首先」或「永远」为中国人。《大陆地区人民进入台湾地区许可办法》为内政部移民署之行政命令,仅有补充法律之效力,亦不得牴触《宪法》与普世人权价值。唐柏桥之身分根本不是该一规定所称之「大陆地区人民」,本就非受规范之对象,依《行政程序法》所揭橥之依法行政、平等与法律明确性等原则,与其身分性质不相同之相关规定,本即无准用之馀地。我人请求移民署对此一法律漏洞现象予以明察,切勿轻率认定与处分,徒然自揭疮疤,贻笑国际。

 

民国一○五年七月二十二日十一时三刻

台北晴园

 

本文原刊於民主中國

http://minzhuzhongguo.org/ArtShow.aspx?AID=68093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