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活水泉源,台灣生生不息(余耀順 曾建元)

觀點投書:活水泉源,台灣生生不息(余耀順 曾建元)

臺灣生存主要關鍵在於百工百業投入產出比,能不能繼續讓獲利率不斷進步上升、維持投資報酬率高的產業鏈的競爭力度,這可由既有的較具前瞻性或是未來特殊性的潛力產業來重點著手實施。主權基金的設立,正是一大亮點,可以活化金融投資管道,並可以舉國之力,協助人民有更多產業投入資金的選擇,同時將人民儲金習慣漸漸轉變,修改過時的法律,讓特許金融項目增加和放寬貨幣現金流動度,同時也要有可供選擇的產業套餐。

如果尖端科技是產業和國民生產的發動機,那現金流量就是國家運作的血液,流動快慢,好像國家的新陳代謝,速度太慢會變成希臘化,太快速變化,通貨膨脹就會立刻洪水泛濫。儘管現今公開上市公司股東年度財報顯示,營業收益扣除成本與稅就是初估盈餘,但是本國上市股份有限公司,連續十年,在電子業、機械業、製藥業、光電業等,還有較多比例用在研究開發,其他如營建業和金融銀行業,則看不見多大研發支出。這表示,運用既有市場,只要適度規模,就可存活的想法,永遠是使用筷子的產業市場思維。一旦跨國投資奄奄一息,而就算跨國,也是進入紅色供應鏈,則我們要問,可否把研發費用以及策略市場開拓比值,列入會計師簽證準則項目,或是列入〈證劵交易法〉專章來處理。只要重點上市公司投入創新研發,就可短期見效,增加貨幣流通的供給面向。

就貨幣流通的需求面向而言,馬英九政府為了吸引外資來台,調降遺贈稅,以為可以活絡市場經濟,結果出口依然不振,熱錢卻來了。同樣,中央銀行必須放棄保守的作法,不能讓熱錢滾滾流入股票市場,而應當讓熱錢投入具有長期研究發展以及具策略市場的行業,如具有彈性化市場規模開拓性,或是尖端延續性的產業,比方碳纖、軌道工程、雷射光電、太陽能、潮汐發電、芒草生質能源等。

沒有好的產業可投資或導引其投資,熱錢只好進入豪宅房地產市場,結果導致房價飛昇,蛋黃區反而變成皇太后皇冠上的鑽石,有行無市。任意對房地產嚴格管制,無異於坑殺錯愛的外資熱錢,而除非其為百分之百的現金,要不然勢將成為銀行呆帳之最。

新政策會決定架構。長期照護面臨財源問題,增加遺贈稅是一大重要革新方向,但令人擔心的是,初步實施,稅源穩定嗎?有另一說則建議,為了穩定稅收來源,應另定稅基,由年輕工作者負擔。

台灣目前綜合所得稅是以受薪階層為給付的大宗。在低迷景氣之下,寒冷的瘦鵝又要被拔毛,豈不是新經濟成果尚未看見,淒風苦雨的民怨,馬上看見。長期照顧費用來源必須先編列預算,施行後再檢討稅收來源。若要馬上進入保險系統,因為現今長照規劃中的使用人,先前並未繳有長照保險費用,因此長期照護可由此一方向編列,不要一開始就要另設稅基,還沒開始就要毒害金鵝。

新經濟才一開始,不要馬上加稅,或是油價電費雙漲,因為會使人民可支用所得減少,若是有總體經濟概念的人,都知道最好加稅或是漲任何民生成本最好的時機,是國民生產毛額持續上揚時,此時因為經濟購買力上升,可支配所得增加,即使大力拔鵝毛,沒有鵝會叫痛。反之,若是主張加稅依總合地看各項經濟指標高低而定,大概又要演出太陽花學生運動的第二集。任何加稅或是油電漲價,必須要縝密精算,不要像二零零八年漲油電價,還說是什麼,覆方中藥,不是單方,喝了保證立即見效,結果不但藥到問題並未除,反而換來政黨輪替,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得不償失。

*作者余耀順為中華大學財務管理學系助理教授、曾建元為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

本文原刊於風傳媒:

http://www.storm.mg/article/127324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