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台三線, 東方巴賽爾, 新興文化產業復興走廊

漫台三線, 東方巴賽爾, 新興文化產業復興走廊

余耀順(中華大學助理教授)、林星焜(三峽祖師廟藝術總監) 、曾建元(中華大學副教授) 

 

浪漫台三線,是台灣美麗的藝術大道,也是新興文化產業復興的大道,最重要的文化產業聚落。現今台三線的沿線產業不能單單只靠麻糬、擂茶和粄條為主來撐場面,因為走不出台灣太遠,也無創新創意,競爭力將會耗弱。

首先就食品產業而言,台灣產品必須走出侷限於本土化的模式,要放眼全球,能夠被普世人民所接受。現今台三線擁有許多豐饒的水果產區,比方東勢地區,政府何不選擇特定區域,鼓勵生產台灣版的冰酒,或是學習以色列,在較適合土質區,廣種白葡萄,同時引取大霸尖山的清淨泉水,然後創造出國際級的台灣版白蘭地。在春天,台灣有水果酒節,夏天有啤酒節,秋天有白蘭地節,冬天有威士忌節或高梁酒節等,不同時節有不同的酒類產生。我們尚可以新竹縣北埔、 尖石、五峰、橫山為基地,引用高山清澈溫泉水,大量養殖本土鱘龍魚,創造出第二個鱘龍魚的故鄉,並且以台灣鱘龍魚,產出高價值的魚子醬,這將是一種價值極高的黑金產業,何不大力鼓勵推廣,像台灣台西烏魚子一樣,在世界上的發光發熱。

台三線多產林木。台灣中低海拔的木材,不僅有台灣相思木,只能做烤鴨的燃料而已。台灣原生木材除了做門框、桌椅、藝術品外,還有其他出路。尤其是以高海拔地區,如南投奧萬大產楓木,這是上天給台灣的珍貴禮物。為何不結合三義木雕師傅的技藝,和南投奧萬大山區高山楓木,再引進太平洋雲衫,來製造中高價位的小提琴、木吉他、電吉他、曼陀林等樂器的面板、側板和背板呢。我們並可向美國鹽湖城(Salt Lake City)的小提琴製琴學校學習,他們在沙漠高山的不毛之地,沒有礦業,依然能夠在內華達(Nevada)賭城拉斯維加斯(Las Vegas)之外,創造出沙漠裡的黃金產業。如能引進美國太平洋岸和阿拉斯加(Alaska)的高山雲衫,結合台灣本土木材,來做中高價位的琴身,正可以對抗中國的東北琴、四川琴等低價琴。台灣本土有埔里生漆技術 可以用以製造台灣版中高品質演奏用生漆小提琴以及酒精性漆小提琴,短期目標為追趕上東歐的捷克、保加利亞、羅馬尼亞等國,最終只要追上德國的卡爾.霍夫納(Karl.Höfner)小提琴的品質,那就是另一種軟性國力。

若是以台南奇美為全球最大小提琴博物館為基礎,發展南台三線做為樂器產業聚落,成功產生該產業供應鏈結,成為弦樂類樂器的主要供應國,臺灣就能成為義大利的克里蒙娜(Cremona)和美國鹽湖城之外位於亞洲的全球製琴重鎮。現今在新北土城、新竹竹東、峨眉,以及台中,都有出名的製琴師,其中還有人會製造小提琴的琴弦,以一套四條琴弦價格,可以賣將近三百個麻糬。如果亞洲只有台灣有獨家的生漆來源,那將是另一個強大的軟性國力,比半導體獲利更快。以印度為例,它產黑檀木,全世界弦樂零件沒有印度就會恐慌,那台灣呢?

就管樂而言,何不整合引進臺中后里的薩克斯風製作技術?管樂較多人使用的是長笛、小喇叭。除了新北蘆洲有管樂器工廠外,何不結合政府力量,在優美台三線,仿照瑞士巴賽爾(Basel)短笛節,建立台灣版的長笛生產線,更可協助業者,買下德國二線品牌在台灣生產。而創新結合木頭和金屬樂器,甚至可以發展出台灣的管風琴聚落。

浪漫台三線,只要擁有基礎性的小提琴生產聚落,再加上管樂產業的配合,不但可使偏鄉人民收益增加,同時也有助於國民更容易取得平價化樂器,音樂和文藝的普及和生活化,更可以陶冶國民性情,兼以發展出國內藝術、文化、民風、美食與美景複合的觀光市場。

 

本文原刊於民報

http://www.peoplenews.tw/news/f8eef1a3-a2bc-44e3-8da5-27af5bb6aaf5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