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或借疫情推遲立法會選舉 理由是否成立?

新一屆香港立法會選舉,原訂在9月6日舉行,然而多家港媒引述消息,港府因應疫情,計劃將立法會選舉押後一年舉行。不過政府抗疫專家顧問就對本台透露,政府從未就是否押後選舉的問題,向抗疫專家顧問咨詢意見。港府若真的借疫情推遲選舉,理由是否站得住腳?還是另有所圖?

新一屆香港立法會選舉原訂在9月6日舉行,報名工作正進行得如火如荼。不過多家港媒連日引述消息,港府因應疫情,決定延遲立法會選舉一年舉行,目前已報名的參選名單全部作廢,明年再重新報名。據了解,最終定案會於周五(31日)選舉提名期結束後,才正式公布。

延遲選舉後的問題或交北京決定

不果如果選舉真的延後,將出現種種問題。根據香港《基本法》第69條,立法會每屆任期為四年。那麼明年選舉產生的新任議員,任期是三年,還是順延後維持是四年?這一年的立法會真空期,又該如何處理?

消息指,這些問題都將提交中國全國人大決定,目前所知,新一屆議員任期為三年的機會比較大。而真空期則極可能由現任立法會議員,召開緊急會議處理,也就是繼續留任。
 
為疫情押後選舉 是否有科學理據?

雖然政府或以疫情為由押後選舉,不過政府抗疫專家顧問之一、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呼吸系統科講座教授許樹昌就對本台透露,政府從來沒有就是否押後選舉的問題,向抗疫專家咨詢意見。

如此一來,更讓民間質疑港府的決定,是否有足夠科學理據支持。

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黃偉豪周三(29日)接受電台節目訪問時表示,近期多個國家都在疫情下成功舉行選舉,包括韓國、新加坡和波蘭等。而除了外國,本地也有成功例子。近期由民間團體在香港舉行的民主派初選,都沒有出現感染群組。如果政府以疫情為由把選舉延期,理據薄弱。

黃偉豪說:“除了西方經驗外,大家看到其實民主派近日都舉行了一個有60萬人投票的初選。如果那次投票引致疫情擴大或惡化,一定是有群組,但現在我們都看不到。沒有一個民主派初選的疫情群組出現,證明一些注意衛生、人和人社交距離的安排,都可以有效令選舉可以進行,也令政府在如此多經驗的成功例子的情況下都押遲選舉,其實理據是比較薄弱。”

疫情為名 怕輸為實?

其實過去一年的反送中運動、港府抗疫不力、香港經濟下滑等種種因素,都讓民心思變,令親北京陣營的選舉形勢不容樂觀。加上疫情下,數十萬長居中國的香港居民極可能無法回港投票,或讓親北京陣營失去重要票源。因此外界原本預料,是次立法會選舉,極可能和去年的區議會選舉一樣,出現“大洗牌”。

然而香港中聯辦主任駱惠寧早在年初已經警告,如果民主派在立法會選舉取得過半議席,相當於“奪權”。親北京陣營早被頒下“不容有失”的硬任務,卻又面對嚴峻選情,讓外界揣測,當局押後選舉,是否"早有劇本”。

事實上過去半個月以來,即使港府未有表態,親北京陣營已不斷以疫情為由,要求押後選舉,親中媒體也配合營造輿論氣氛。

期望特朗普連任失敗 可為所欲為DQ?

不過黃偉豪認為,即使把選舉推遲一年,對親北京陣營選情也未必有幫助,即使一年後香港經濟轉好,也不會令民意轉變,反而影響香港的國際形像,甚至增加國際制裁香港的壓力。

他又估計當局延後選舉的其中一個考慮,是想在美國大選後再舉行,因為北京認為如果特朗普連任總統失敗,美國或會在對華制裁上“減辣”,到時選舉主任取消參選人資格時,要面對的心理關口也會減少。

前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占中三子”之一陳健民就表示,押後選舉在國際上是重大事件,很多國家即使出動軍隊,都要保護選民不被襲擊,讓選舉如期進行。而實際上,港府如做好社交距離、延長投票時間到兩日等,都有辦法可讓公民政治權利得以實現。

已報名參選是次立法會選舉的參選人李嘉達就對本台直指,港府做法是以防疫為名、剝奪市民選舉權及參選權的政治操作。

李嘉達說:“很明顯這次一來是長居於內地的香港選民未能回港投票,對親北京陣營選舉不利。第二就是可能DQ(取消參選資格)決定會影響國際局勢,中共可能想將其押後,所以我覺得香港人及國際社會都要關注這個決定。”

香港選舉形勢也備受國際關注,英國外相拉布表示,英國將密切注視立法會換屆選舉,促請中國在香港等問題上履行國際責任,以重建與國際社會的信任。

記者:呂熙 文海欣 責編:許書婷 嘉遠 網編:瑞哲

 

本新聞由自由亞洲電台提供

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