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澳外長防長會議 抗中同盟成形

美國與澳大利亞的外長與防長7月28日在華盛頓會談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說,雙方花了相當長的時間討論中國共產黨在全世界的各種惡意行為;澳大利亞外長佩恩(Marise Payne)則說,澳大利亞重視與中國的交往和關系,但保護澳大利亞的國家安全與利益,更為重要。

美國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多州蔓延之際,佩恩和澳大利亞國防部長雷諾茲(Linda Reynolds)旋風式訪問華盛頓兩天,返國後還得接受十四天的隔離檢疫。兩人和蓬佩奧與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Mark Esper)當面會談與互動,足顯美澳同盟關系當前的緊密程度。

在2+2會談後的記者會上,蓬佩奧盛贊澳大利亞與美國共享民主自由價值觀,美澳同盟關系“牢不可破”。他更直言兩國在會中花了很長時間探討中共在全世界多種的惡意行為與野心,從香港、南海、新冠肺炎疫情、中國趁疫情推動的假信息運作,到華為與中興給世界資訊流通構成的威脅。蓬佩奧說,美國向全世界指明中共的行為,是價值之戰,不是要各國在美國與中國之間選邊站隊。

他說,“這和要其它國家選美國或是中國無關,這是關乎自由與民主的國家要對抗獨裁極權政體。我有信心,包括我們跨大西洋的同盟(歐洲國家)在內,所有偉大國家都清楚知道,要怎麼做選擇,他們知道自己人民的利益在哪,必須與自由、民主與持續的經濟繁榮同在,要捍衛這些利益,和威脅他們的獨裁政權合作、與虎謀皮是辦不到的,只有像澳大利亞和美國這樣珍視自由與人權的伙伴合作才可行。”

蓬佩奧上周就美國對華政策發表重要演說,揭示美國與中國長期以來的交往政策將會結束,美國尋求改變中共的行事方式。美國除對中共有話直說,也會和中國人民直接接觸,增強他們的力量。但外界質疑,美中兩國的敵意上升,尋求和中國人民展開“親身外交政策”不可行,對此,他在會中反駁指出,“親身外交完全可行”。

美國聯合世界抗中共 南海與香港與澳有共識

澳大利亞已經暫停與香港的引渡條約。

澳大利亞日前也首次向聯合國遞出聲明,認定中國的南海主張“不具法律基礎”。另外,澳大利亞也與美國、日本近來南海舉行聯合軍演。

中國外交部批評,澳大利亞隨美國起舞、跟風,中國更對澳大利亞的肉類進口展開更嚴格的檢疫措施。

佩恩在記者會上和蓬佩奧站在同一陣線,強調澳大利亞看重價值觀與法治,而所有的決定,都是澳大利亞自主選擇。

她說,“我們自己做出符合澳大利亞國家利益的判斷,維護我們的安全、繁榮與價值觀,我們也以這樣的方式與中國打交道。澳大利亞和中國的經濟交往很密切,但我們不是所有事情都意見一致,我們制度不同,澳大利亞也會以成熟、明智的方式表達我們的看法......正如我們總理說的,我們看重澳中關系,我們無意傷害它,但我們也不打算做違背澳大利亞國家利益的事。”

深化美澳同盟 美擬在澳建軍港

澳大利亞媒體在7月初曾報導,美國打算在澳大利亞北部達爾文市(Darwin)周邊增建軍港設施。

要深化美澳軍事同盟,雷諾茲和埃斯珀也都做了明確宣示。

雷諾茲宣布,“我們(兩國)打算在達爾文建立由美國資助的商用戰略軍事燃料儲備設施,我們也同意進一步深化兩國國防科技產業的合作,這包括超高音速電子戰力和太空能力,確保美澳同盟在快速變化的環境中,保持優勢。”

埃斯珀則表示,“五艘澳大利亞軍艦和日本軍艦,不久前才和美國裡根號航空母艦戰鬥群一起在菲律賓海演習。我們之後還要在夏威夷的環太平洋軍演(RIMPAC)再次演練。這樣的演習能增強我們之間的軍事協作,更是要向北京釋放出明確訊號,即我們會在國際法允許的任何範圍內航行、飛越與演練,並且捍衛我們盟邦也能這麼做的權利。”

他還說,針對中國在區域制造的不穩定行動,美國與澳大利亞在這次會中,尤其針對南海局勢有詳細討論,美國尋求與中國建立以結果為導向的建設性關系,美國也會堅定維護以國際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鄭崇生華盛頓報道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本新聞由自由亞洲電台提供

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