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選舉主任追問民主派參選人政治立場 欲再掀DQ浪潮?

香港新一屆立法會選舉,如無意外將在九月舉行,提名期至本周五(31日)結束,選舉主任正核實報名者是否符合參選資格,即是否“真誠地擁護《基本法》和效忠特區”。多名民主派及抗爭派參選人相繼收到選舉主任查詢,要求他們回答種種問題,範圍比以往更廣泛。港府此舉,是否為大規模取消民主派的參選資格(DQ),提前制造理由?

香港立法會選舉提名期將在本周五(31日)結束,陸續有已經報名的參選人收到選舉主任查詢,核實其參選資格是否有效。

曾在去年區議會選舉被DQ,即取消參選資格的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今年再參選立法會,他周日(26日)收到選舉主任蔡敏君查詢7條問題,要求他交代是否仍有意推動“民主自決”,是否計劃利用議員身份,借助外國力量向中國或香港施壓等。

黃之鋒:選舉主任羅織違反國安法罪名

黃之鋒周一(27日)回覆選舉主任時,重申自己並不主張香港獨立及/或自決,無意推動“民主自決”。他說自己過去在香港眾志的身份和職務,與今次參選的決定無關,並認為自己個人的政治主張符合“一國兩制”方針,並不抵觸《基本法》下的憲制及法律地位,和《中英聯合聲明》對香港既定的基本方針政策。

至於有關借助外國勢力的問題,黃之鋒表示自己“無能力,亦無意圖借助外國力量對中國及或香港施加壓力”,亦從來沒有借助外國力量於香港從事政治活動。

黃之鋒也在社交平台批評,選舉主任先入為主指控他借助外國力量,刻意忽略香港眾志半年前已改動宗旨,不再主張自決。他質疑選舉主任是要羅織他違反《港區國安法》的罪名,多於核實其參選資格。

曾被DQ參選人:政治審查明顯擴闊

而在去年立法會一場補選中,被選舉主任認為主張香港獨立而被DQ(取消參選資格)的民間集會團隊發言人劉頴匡,今年再報名參選立法會。他同樣收到選舉主任提問關於國安法、港獨及要求美國制裁的立場。他回覆時重申,自從2017年開始改變立場,反對港獨,亦否認有意繼續推動外國制裁,亦“原則上”認同特區須履行訂立國安法的憲制責任。他強調,反對國安法,只因政府未有釋除公眾疑慮。

劉頴匡周一(27日)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對比起往年,選舉主任的提問範圍愈來愈闊,一切都是政治考慮。在此前題下,任何DQ(取消參選資格)的原因,都只是借口。

劉頴匡說:“之前2016、2018年或去到2019年區選,選舉主任都會問問題,但他的審查範圍、紅線,都在於港獨、自決立場方面。但今次他問的很多問題,已經完全超越以往的界線,會問到對國安法的看法,甚至對財政預算案的看法,這個政治審查顯然是擴闊了。我覺得他DQ我們並非只是一兩個特別原因,他DQ任何一個候選人只有一個原因,就是政治考慮。”

學者:莫須有地DQ    如何回答都沒用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總裁鐘劍華向本台分析,沒有所謂完全穩妥,可保證參選人不被取消資格的答案,因為DQ(取消參選資格)都是出於選舉主任的主觀看法。

鐘劍華說:“只要選舉主任說,不信納你是真誠,就已經可以DQ你。最簡單,例如上次朱凱迪參選時,也是如此。即使回答所有問題,但最後都是不被信納。實際上政府可以主觀地,甚至用莫須有理由DQ人。所以無論如何回覆,我覺得都不是最關鍵,如果政府想趕絕某個參選人,例如黃之鋒,從經驗可見,他們如何回答都沒有用。 ”

前香港眾志創黨主席羅冠聰日前引述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表示若DQ(取消參選資格)真的發生,絕對是嚴重的選舉舞弊,呼吁國際社會強硬回應。國際壓力會否讓北京和港府有所顧忌?鐘劍華認為,目前仍難以預測。

鐘劍華說:“現在很難說政府會如何對蓬佩奧的的警告作反應,要看選舉主任之後如何做,就可以揣測多一些。當然政府或北京都一定會口硬,說香港內部事務不容外國干涉,一定會這樣說。但最後做出來會否有些投鼠忌器呢?現在很難看到。”

親北京的中國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則表示,目前美中關系緊張,無論港府對參選人采取任何動作,都不會影響美國的態度,因此相信港府不會因為擔心國際關系緊張,而避免DQ(取消參選資格)參選人。

另一個讓港人擔心選舉公正性的原因,是親北京陣營近日不斷以疫情為由,要求押後九月的選舉。香港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周一回應時,表示疫情是重要因素,不能夠忽視,而選舉投票會出現人多聚集、風險十分高,當局會監察情況和全盤考慮,適當時候會有公布。

而中共官媒則繼續抨擊民主派,《人民日報》海外版周一發文,形容香港民主派為“攬炒派”,妄圖奪取立法會“35+”(過半數議席),卻絲毫沒有建設香港之心,而是要以“大殺傷力憲制武器”癱瘓香港運作。

記者:呂熙 文海欣 責編:許書婷 嘉遠  網編:瑞哲

 

本新聞由自由亞洲電台提供

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