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本土與憲政認同建立全民心防

以本土與憲政認同建立全民心防

曾建元

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

國立臺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法學博士/兼任副教授

 

    「保密防諜,人人有責」,這是冷戰時期臺灣到處可見的政府標語。當年的通訊與情報輸送,受限於科學技術,相當程度依賴於人際間的資訊或是承載訊息的實物交換。如何防止攸關國家安全的重大情報外洩予敵人,或者防止敵人滲透國內進行破壞,清楚界分敵我,是國家安全和全民國防精神武裝的重要工作。

    

     然而,臺灣的保防工作對於臺灣國防的貢獻究竟如何,恐怕有待重估。動員戡亂時期有〈戡亂時期檢肅匪諜條例〉的實施,鼓勵人民檢舉匪諜,更對知匪不報和誣告者加以嚴懲,其結果是人人自危,競相比賽出賣和整人,匪諜案件越製造越多,全民皆匪諜虞犯或匪諜親友。等到終止動員戡亂,匪諜幾乎從民間消失。這幾年最常見到的匪諜案件,最多的反而是出現在國防部或國家安全局的外派人員,而跟中華人民共和國黨政高層眉來眼去、杯觥唱和的匪諜虞犯,多的是那些以前要我們檢舉匪諜的退休文武高官。當匪諜,要能接觸有價值的情報,不是熟悉本地軍政產學人脈和擁有權力的人,哪有能力當匪諜,遑論從中國大陸潛伏來臺,說話怪腔怪調,迷路於鄰里巷弄的外地人。

 

  曩昔保防工作的問題,在於把對人的防範和監控當做保防的目標,而忽略了情報的保護才是重點,要處罰的不是人的身分或社會關係,而是其竊密或洩密的違法行為,所以與其說那是保防工作,倒不如直說是恐怖統治,即在人民心中製造集體恐懼感,以使其喪失自主判斷的能力和反抗暴政的勇氣。恐怖統治給臺灣社會帶來的歷史性傷害,便包括了國家認同與族群衝突、政治冷感、恐共症等等,需要幾十年的時間,才可能慢慢癒合,所以說,使中華民國國祚得以維持至今的,絕不是白色恐怖的功勞,而毋寧是美利堅合眾國第七鑑隊巡防臺灣海峽,消弭了中國人民解放軍渡海來犯的信心。

 

  當前美國和歐洲正為了中東和北非難民問題大傷腦筋,除了收容安置的問題,就是難民因為難以融入當地社會而造成的族群與文化衝突。不過,這些歐美大國倒是不必擔心難民為其母國利益而破壞流亡國家利益或社會秩序的情形,他們就是為了追求安全和幸福才流亡的,遠離祖國都來不及了。中國大陸人民移民臺灣和各國的動機亦然,都是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所以怎麼可能自甘為中國共產黨的馬前卒,讓移民國赤化?這樣留在中國大陸就好了,何必大費周章搬到國外?但之所以會發生水土不服、人地不合,而出現反當地社會的情形,原因不在思念故國,而是不滿當地社會的排斥或是歧視,所以要讓移民不要成為國家的安全負擔或是社會治安問題,就是要讓移民在移民國能夠安居樂業、安身立命,把他們的人生幸福深植在移民國的土地,如是,則他們為了自己得來不易的新生活,除非又有再度走上流亡的準備,否則他們必定會成為移民國最為忠誠的國民。因此,對於移工、難民或移民的安置與接納,未必會對國家安全帶來高度風險,全看能否讓他們真正認同這個國家。

 

  臺灣在民主化和本土化後,出現了中華民族主義者的認同危機,當然,中華民族主義者多數出身戰後中國大陸移民,這和他們與故土的感情以及早年國家刻意的意識形態型塑有關。因〈憲法〉本文第八十五條有國家考試按省分區定額分配之規定,所以早期文官中的外省人比例極高,國軍將領也因國軍來自中國大陸的歷史原因,而以外省人居多,當臺灣因民主轉型而展開歷史的反省、國家的重新定位以及轉型正義的實現時,原本享有政治或經濟上特權的這一批中華民族主義權貴,不免產生出相對的剝奪感,而對臺灣的民主轉型有所抗拒,在民族主義和憲政民主的價值認同選項之間,優先選擇了前者,以為可以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分享中國大國崛起的光榮,卻讓臺灣暴露在被出賣的危險中。

 

    臺灣的保防工作要做好,應當從提高全民的警覺做起。這不是要人民重回保密防諜的時代,而是首先要讓所有住在臺灣的人們,認同臺灣、效忠臺灣,從而自覺地把臺灣的國家安危,和自己的利益結合在一起。那麼,臺灣憑甚麼值得所有住在這裡的人們的珍惜和保護呢?

 

  這是你的家,你的財產、你的親人和朋友,都在這裡。不論你或你的祖先們從哪裡來,你在這裡的一切努力所得,不容許被人侵害與剝奪。臺灣還是一個容忍各種意見並且保護每一個人發言權利的國家,它讓每一個人都能參與國家前途的重大決定,讓每一個人的權益都能得到最大的尊重和保護。因此,以家園為中心構築的多元文化本土認同,以及以人格自由為中心建立的憲政主義國家認同,從國民教育開始,打造臺灣的公民民族主義意識,才是臺灣最終最有效的國民精神武裝。如此一來,每一位定居在臺灣的人,無論是臺灣人、中國大陸或外國移民,基於自利的考量,就會體認到誓死維護臺灣的自由和主權獨立,就是他最大的利益所在。這樣,國家就不必杞憂中國大陸新移民的忠誠問題,臺灣人民也不必擔憂由自由戰士組成的國軍將為誰而戰的問題。而每一位在臺灣的各國僑民或移民,為了自利的理由,也會想方設法讓他的祖國幫助臺灣維護門戶開放、自由和獨立,不要讓中華人民共和國獨佔了臺灣的利益。

 

    建立一個以臺灣本土和憲政主義認同為其內涵的國家共識,讓臺灣成為個人與各國利益的交集,讓臺灣人為自己的利益和幸福而保衛臺灣,願意為反侵略和反專制而戰,這就是臺灣最好的全民國防戰略。

 

 

民國一○五年三月九日八時二十分

臺灣苗栗地方法院法官職務宿舍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