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翼不振、右翼當道的時代|鍾碩殷

左翼不振、右翼當道的時代|鍾碩殷

剛過去週日的立法會新東補選塵埃落定,本土派挾6萬6千多得票氣勢如虹,雖未至「三分天下」,但也算異軍特起,對傳統泛民以至進步民主派構成威脅,不容忽視 ── 無論是「參與『雷動』」(新民主同盟)、「呼籲團結」(民協)抑或「考慮結盟」(人民力量),都反映了泛民的危機意識,是認同協調的同義詞。無獨有偶,右翼本土主義抬頭的現象,不單在香港發生;遠在美國和英國,也正在上演類似的劇目,全球某程度上正經歷「左翼不振、右翼當道」的時代。

 

本土在美國:特朗普的強勢掘起

今年選舉特別多。暫時最矚目的,可算是美國總統選舉。除了有機會出現第一位女總統之外,希拉里(Hilary Clinton)能否完成她的「最後一哩路」,不但要看黨友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表現,更具威脅的是共和黨重量級參選人、商人特朗普(Donald Trump)。特朗普語不驚人、誓不罷休,高調發表極具爭議性、涉嫌種族歧視的言論,例如促禁穆斯林入境、在美國與墨西哥接壤邊境興建圍牆等,最近又在 Twitter 上轉發意大利法西斯主義獨裁者墨索里尼的名句:「寧可做一天獅子,也不願做一百年的羊」。可是,即使特朗普繼續大放厥词、口沒遮攔,主張極端得連眾多共和黨成員和保守基督徒都難以接受,紛紛表態杯葛,他竟然在剛過去的總統提名戰「超級星期二」中,贏了7個州份,氣勢如日中天,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 美國(共和黨)真的有這麼多「白人至上主義」者和反穆斯林的支持者嗎?一個以民族和文化多元引以為傲的社會,為何會支持這樣右翼、偏激的總統候選人?難道美國文化有種擺脫不了的種族歧視基因?如果屬實,特朗普得到支持,便是因為他直率地說出了很多美國人不敢宣之於口的心底話(當然,這也可能是反映了美國的公民價值──甚至是常識──的教育不足)。至於代表左翼的桑德斯,在剛過去的「超級星期二」連番失利,出線機會相當渺茫;制衡特朗普的重任,只好落在一向不太左翼的希拉里身上。

 

本土在英國:工黨食住花生睇脫歐

與此同時,在大西洋的另一邊廂,英國保守黨政府即將舉行英國脫歐公投。雖然,基於保持經濟穩定發展和向平等利益計算的因素,國際間預期英國人民多數會投下「留歐」一票,保守黨內部亦出現對於是否留歐的分歧,在野工黨可謂「食住花生睇脫歐」;但世事無絕對,留歐的主要論據依然停留在經濟發展與維持和平的「顧全大局」式論述,但脫歐的主要論據卻是日新月異的主權問題和移民問題 ── 尤其是歐洲難民問題。萬一這些問題對英國經濟和民生產生極大負面影響,留歐弊多與利,中間「留歐」選民便有機會改變取向,支持脫歐。脫歐後的英國,想推一步推動進步(progressive)的政策,將會更舉步為艱。因此,英國工黨有責任游說英國人留歐 ── 英國之所以為英國,在今天而言,是因為英國與歐洲保持良好關係,互相扶持彼此合作應對全球各式各樣的挑戰。不同歷史和文化的國家能走在一起,是歷史上是前所未見的。英國相對包容和文化多元的社會,都成就於(而非受制於)加入歐盟。歐盟多項現行政策,包括稅務和金融政策,都比英國的左傾和進步。加入歐盟是進步的表現,是進化。如果英國最終真的脫歐了,英國工黨對現狀的自滿和怠惰,只會助長英國右翼本土主義的發酵,難辭其咎!

 

鍾碩殷 Jeffrey

英國華威大學(University of Warwick)國際政治經濟學碩士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