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眾運動豈能沒有群眾?|鍾碩殷

群眾運動豈能沒有群眾?|鍾碩殷

群眾運動豈能沒有群眾?

2016年2月19日(星期五)

 

 群眾運動,運動群眾 群眾運動,又稱社會運動,顧名思義就是要「運動」群眾,動員群眾 ── 以真誠的訴求喚起群眾注意、曉以大義培育群眾意識、用時間組織群眾行動,並以有共識的路線和策略達成共同擬定的目標。群眾應包括任何年齡、階層、職業、種族和國藉的人,在香港多元的社會裡,群眾的組成必然相當複雜,各人對運動目標的性質、優先次序和數量都可能有不同理解,遑論更複雜的行動路線和策略。因此,行動前的動員,以至群眾間的溝通共識和組織部署,都是群眾運動的不可忽略的致勝關鍵。一切群眾運動,皆應始於動員群眾。

 

沒有群眾,哪有運動?

知易行難,初二凌晨旺角撐小販行動期後衍生的騷動,明顯正是忽略了上述關鍵,乃至行動最終失敗告終。它失敗不是因為使用了暴力,而是忽略了動員群眾。試問群眾運動豈能沒有群眾基礎?初二的群眾有多少?他們是誰?即使運動的目的有多多元、策略有多激進,也不能脫離群眾的認知和理解。成功的行動,發起人至少要事前知會群眾(或可能期後被吸引加入的群眾)一些基本的行動目標和策略,讓他們有心理準備,知道自己如何配合行動發起人共同進退。

 

由於初二行動前的動員欠奉,客觀效果就是嚇怕了群眾,即使很多見慣激裂抗爭場面的社運常客,也對該晚行動的暴力只能表示理解源由而不敢苟同。可想而知,運動最終亦無以為繼(除非行動發起人不認為他們是發起群眾運動)。因此,發動當晚行動的本土派儼如擅自提升香港一貫群眾運動所能接受的武力程度,說得動聽點,是超越、進步;說得難聽點,是獨斷獨行、離地。所以,請不要怪泛民政黨的聲明為何尤如割蓆,要怪的就怪自己為何首先脫離群眾,與泛民割蓆。

 

向本土派建言

社民連當年草創,主張更激烈(但非暴力)的社會抗爭和公民抗命,起了擴闊當時香港社會運動光譜的作用,對當時普遍保守的香港群眾難以接受,與本土派今天面對的窘境同出一轍。事實上,社民連擲蕉、擲飯、擲蛋,每擲一次,就相當要寫10數篇文章、上電台辯論10數次、透過選舉街站解釋10數遍,才能開始慢慢令市民明白我們激進的原因,進而接受我們激進的主張,甚至參與我們激進的行動,循序漸進,需要時間、知識、技巧和耐性,絕不能一步登天。今天,本土派擲磚,所需做的事前動員功夫,難道會比社民連的少嗎?雖然,群眾運動無需獲得所有群眾完全認同或支持運動的政治和行動理念,但至少也需要獲得社會大部份群眾的理解。因此,本土派的群眾運動,無論是大至整體上讓右翼本土主義植根香港,抑或是小至策劃單一的激烈行動,都需要下更多功夫,事先好好動員群眾,不要再嚇走群眾。

鍾碩殷 Jeffrey

英國華威大學(University of Warwick)國際政治經濟學碩士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