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與革命相遇而攜手 --在劉賓雁良知獎2015年度特別獎頒獎儀式上的致辭

改革與革命相遇而攜手 --在劉賓雁良知獎2015年度特別獎頒獎儀式上的致辭
 
各位老師、各位朋友:
 
大家好。
 
很榮幸出席今天的頒獎儀式,把劉賓雁良知獎2015特別獎頒給胡耀邦先生非常有意義,釋放了特別重要的信息。
 
胡耀邦先生、劉賓雁老師是人道主義70年代末及80年代在中國復蘇的兩個重要路標,而人道主義正是發軔於70年代末的那場改革的主要精神思想來源。雖然嚴格地比較起來當時的許多政治經濟指標並不一定比現在更好,但是正是由於胡耀邦、劉賓雁這樣的人道主義者包括今天在座的思想先導像嚴家祺老師、陳奎德老師、鄭義老師、王康老師等活躍在那段中國的歷史,在政治、在思想界、在大眾話語中占有較為主導的地位,在80年代,即使那時沒有人告訴你有一個中國夢,每個人都憧憬著美好的未來,每個人都認為自己有明天、國家有明天,套用今天的政治術語就是大家都有中國夢,而且大家的夢應該是相近的。今天我也想借這個機會向這一代我的思想向導們表示深深的感謝。
 
80年代初我在北京上學,正是由於這樣的令人感到“有希望”的大環境還有胡耀邦先生的內部一席話,我加入了共產黨,他說(講話精神):我理解你們年輕人不喜歡共產黨,但是我希望你們加入黨,從內部改變它。我入了黨成為教委系統的第三梯隊。後來發生的一切寫照了那個時期中國理想主義者的命運,胡耀邦先生因寬容自由而被罷黜,而我這樣一個黨員學生因不能寬容專制於88年加入了海外民運,後因回國參加胡耀邦先生的逝世引發的89民運被開除黨籍,從此成為黨的死敵。
 
1989年至2002年這段時間我和劉賓雁老師有很直接深入的接觸,他那顆永遠柔軟的心和不停思考的大腦、那言行中放溢出的對中國對世界的人道主義關懷一直感染著我,也成為我的提醒:不要忘記初心。2002年入獄,在獄中得知朋友們為劉老師舉辦了80歲慶生活動,我為此寫了一首短詩,但是直到2007年出獄我才知道劉老師在那以後不久就仙逝了。
 
70年代末,中共以改革從文革的災難中重獲了一些統治的合法性,也正因為此,“改革”成為了中共不可動搖的政治正確。然而,在當前的中國根本沒有改革之實,只有政治上的倒退、遲早要爆發的經濟危機、個人崇拜和集權以及文革陰影的遊蕩。無論官方如何動用宣傳工具--包括春晚--告訴人們“中國夢”多麽美好,人們仍不知未來在哪裏、國家的明天在哪裏,一想起“中國夢”許多人會因為怕做噩夢而不敢入睡,這與80年代形成巨大反差。
 
前不久,中共官方高調紀念胡耀邦先生誕辰100周年。我們看到,習近平的反腐是選擇性的,他的紀念也是選擇性的,他只敢說胡耀邦是無產階級革命家不敢說他是人道主義者、只敢說他“撥亂反正”不敢講他“自由化”、只敢講他在臺上不敢講他下臺、只敢紀念他的生日不敢紀念他的祭日,說的遠一點,只敢紀念胡耀邦不敢紀念趙紫陽。中共官方紀念胡耀邦意圖很明顯,就是要把胡耀邦這個中共歷史上幾乎是絕無僅有的正資產綁在保衛習近平的紅色帝國的戰車上。
 
這次頒獎儀式的通知說:胡耀邦屬於人民。我同意這個說法,但是我特別希望胡耀邦在屬於人民的同時也完整地屬於中共,希望胡耀邦這個正資產,能夠激勵激發真正的政治改革,而在中國目前的情況下,政治改革如果不是以徹底的民主變革為目的就不是真正的改革,而徹底的民主變革就是我認為的民主革命。而民主革命必須肯定真正的政治改革的方向,不然就是魯莽的革命。剛才鄭義老師和王康老師都提到胡耀邦在走向人民的途中隕逝,我認為中國的前途寄希望於真正的政治改革和民主革命在胡耀邦走向人民的道路上相遇而攜手,而胡耀邦、劉賓雁兩位先賢的遺產將繼續成為行走在這條道路上的中國人的重要的精神思想資源。
 
謝謝各位。

2016年2月13日華盛頓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