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應借鑒越共的政治改革

中共應借鑒越共的政治改革

越南的革新與中國接近,以經濟改革為重點,向以農村的聯產承包責任制為開端和特破點。其後的國企改革及股份制,大體上師承中國;而金融體系的改革以及與國際接軌較中國落後,故此就經濟改革領域,中國可以借鑒越南者不多。

然而就政治改革領域,越共領導層比中共領導層更有魄力。中共領導人應該反省: 越共能,中共為什麼不能?連越共的政治改革也不如,又怎能宣稱制度自信呢?

本文打算集中討論越南的國會改革。首先就選舉方面,越南禁止委託投票。選民不能填寫選票者可請人代寫,但必須親自到投票處去投票,而不能委託代寫投票。中國基層選舉很多舞弊就是利用委託投票這個漏洞。

越南國會代表選舉實行直接選舉。中國人大代表選舉只到區、縣一級,再上就是間接選舉。就算中國幅員、人口比越南大得多,起碼直選可以在地、市級和省級實施。越南的差額選舉也比中國有魄力。2011年五月的第十三屆國會代表選舉,875名候選人,只有493名當選名額,差額率為百分之36。

1992年越南的國會組織法首次引進質詢權。現在基本上每次國會會期都會安排質詢。每次國會代表質詢的場面都通過電視向全國進行現場直播,在全國頗能引起反響。

2012年十一月越南國會通過決議,越南國會和各級人民議會在每屆政府的五年任期內對同級官員進行兩次信任票表決。信託票包括「非常信任」、「信任」和「低信任」三種。對那些獲得「低信任」票超過三分之二的官員和連續兩次獲得半數以上「低信任」票的官員,將進行「不信任」投票;如果「示信任」票超過半數,將請其主動辭職或由上級免除其職務。

2013年六月,越南國會對國家主席、政府總理等一眾最高級官員進行信任票表決,並公佈了各位領導人的得票比例。政府總理阮晉勇的「低信任」票比例高達百分之32.13。反映國會代表對經濟工作中的腐敗現象不滿。

2001年越南國會確定國會內專職代表的比例不少於百分之廿五。目前第十三屆國會專職代表的比例已提高至百分之三十三。專職代表比例的提高不但讓代表有更多時間投入國會工作,而且在一定程度上排除了身兼黨政要職的代表「既踢球、又吹哨」的弊病。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越南國會容許自荐參選的獨立候選人參選。2007年的國會選舉有三十位獨立候選人,最終有一人當選。2012年的國會選舉雖然只得十五位獨立候選人,但卻有四人當選。越南當政者總算有點雅量。

中共領導人接受民主是中國人的核心價值,但「六四事件」以來,不見有任何政治改革,能不慚愧!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