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恐襲後各國仍各有算盤

巴黎恐襲後各國仍各有算盤

 

巴黎恐襲後,法國總統四出尋求國際社會的支持。面對反恐的共同國際危機,表面上大多數國家表態支持法國,但實際上有關國家的利益及承擔頗多分歧。伊斯蘭國生存的空間不小,而打擊伊斯蘭國的計劃恐怕難以迅速取得重要成效。

 

首先法國本身的軍力有限,目前民憤甚大,奧朗德總統自然要採取軍事行動,但能否作出長期大規模的承擔仍是未知之數。去年8 、9月美軍開始空襲伊拉克和敘利亞,但空襲不能鞏固戰果,亦不能實質控制地面上的管治。美國原先培訓親西方敘利亞反對派武裝力量的計劃已告失敗;後者無力挑戰伊斯蘭國和巴沙爾政府,在伊斯蘭世界的號召力遠不如伊斯蘭國。

 

美國已經選擇派遣數以百計的特種部隊進駐,他們會隨同伊拉克政府軍出發,但是否實際參與戰鬥美國政府就含糊其辭。奧巴馬政府清楚表示不會派遣地面部隊參戰;好不容易才正式撤軍,美國國民無意重新掉進中東戰爭泥淖。早前巴沙爾政府被指使用化學武器,越過奧巴馬總統的「紅線」,但他仍以國會和民意推搪,可見其不派兵的立場。

 

美國的西方盟國中,英國大概會進行空襲並擴大其規模,但承擔有限。以色列是中東地區最具戰鬥力的國家,但以色列認為其主要敵人是伊朗、黎巴嫩的真主黨和巴勒斯坦的哈瑪斯組織。它並不應為伊斯蘭國是它的嚴重威脅,無意牽涉入這場戰爭。

 

土耳其擔心的是庫爾德族工人黨乘機建國坐大,影響土耳其境內庫爾德族人社區的政治穩定。它的軍事行動目標以庫爾德族人為主,伊斯蘭國為次;而美國等西方國家則希望利用庫爾德族人的武裝力量打擊伊斯蘭國。沙地阿拉伯有參與空襲伊斯蘭國,但規模有限,因為它主要關注與伊朗爭奪中東地區的控制權和也門的內戰。

 

俄羅斯趁機與西方國家修補因為烏克蘭衝突然而嚴重倒退的關係。俄羅斯全力支持巴沙爾政府,俄軍攻擊的目標以親西方的敘利亞反對派為主。如果西方國家放棄要巴沙爾政府下台的條件,俄羅斯與西方國家合作的誘因會更大。中國的立場與俄羅斯相近,雖然中國不會軍事參與這場衝突。

 

伊朗基於同屬什葉派的關係,會支持伊拉克和敘利亞政府與伊斯蘭國對抗;但它的主要焦點是與沙地阿拉伯爭奪地區霸權。與西方國家就發展核能達成協議後,伊朗會繼續努力爭取西方國家解除針對它的經濟制裁措施,因而目前會避免與西方國家的嚴重對立。

巴沙爾政府可能是伊斯蘭國崛起的得益者。西方國家的焦點是打擊伊斯蘭國和反恐,暫時無暇對其施壓。伊斯蘭國要承受西方國家猛烈的軍事攻勢,對巴沙爾政府的壓力也可能減弱。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