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做對的事 為何被抓 |鍾碩殷

我們做對的事 為何被抓 |鍾碩殷

我們做對的事 為何被抓

2015年7月31日(星期五)

反課綱微調、北區反課綱高校聯盟發言人林冠華昨天突然在家中燒炭自殺,事前沒有明顯徵兆,只曾跟姊姊抱怨課綱微調有問題,為何不能去爭取,「明明他做的是對的事,為何會被抓」,而且擔心自己會因此遭起訴。林冠華自殺事件轟動全台,他的「反黑箱課綱行動聯盟」戰友旋即發起佔領行動,今晨通宵圍堵教育部,要求教育部長吳思華下台,並聲言:「課綱不退、我們不退!」

根據不少分析和評論指出,微調後的課綱有滲入不少「河蟹」成份和中國元素,有為歷史塗脂沫粉和媚共之嫌。例如,新課綱簡化了「白色恐怖」、「良心犯」和「德國納粹」的舉例,又在介紹台灣的多元文化時加上台灣具有「中華文化傳統」,更把「中國」變成「大陸」(雖然也將「台灣」變成「我國」)。種種改變,都令人猜想教育部是否要推行「去台灣本土化」,把下一代台灣人塑造成華人。

而為了抗議教育部的「黑箱」微調,多個民間團體於4 月 20 日組成「反黑箱課綱行動聯盟」,並提出三大訴求,包括要求撤回微調課綱、立即公開課綱微調的相關資訊、以及建立課綱審定的公共參與程序等三大訴求。今年20歲的林冠,家境不錯,原於莊敬高職進修部餐飲管理科念書,今年5月投入反課綱活動後,6月休學,因為年紀比其他成員年長,在北區反課綱高校聯盟屬領袖級角色,擔任發言人。

林同學以死相諫,捨牲取義,其志可嘉,無可置疑。但若只是為了喚起更多人關注議題,又是不是只有犧牲寶貴生命這方法?實在值得商榷。誠然,只要仍然活著,便有無限抗爭的可能。留下來與戰友奮鬥,不是更實在、更有意義嗎?在這裡,我不敢輕言判斷,因為價值取捨實在有太多考慮因素,唯有時間能證明他犧牲的意義。但可以肯定的,是擁有公權力的政府官員必須對林同學的死負最大責任,為下一代的教育負最大責任。在此也勸喻香港和內地的戰友們,「留得青山在,哪怕沒柴燒」,抗爭之路漫長崎嶇,我們要好好珍惜和裝備自己,迎戰極權和不公義。

鍾碩殷 Jeffrey

英國華威大學(University of Warwick)國際政治經濟學碩士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