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民主回歸到民主自決

從民主回歸到民主自決

自8月31日中國人大常委會決定對香港特首2017年普選「落三閘」封殺普及而平等的真普選之後,坊間有以下三種說法頗為流行。筆者擬先力陳其弊,以正視聽,然後再談談「從民主回歸到民主自決」的發展趨勢。

有 些論者指出人大常委會決定中的香港政改框架部分,逾越了「決定」權限,因而沒有「法律」效力,進而呼籲大家可以推倒重來。然而,這類「法匠」思維顯然忽視 了現在我們談的是現實政治,不是中國法律。需知道:對牛彈琴,猶可自娛;跟法盲談法律,只會自討沒趣。我們應該關注的,不是人大決定有無法律效力,而是人 大決定的政治意義與現實效果。況且筆者絕不相信中共與港府會承認人大決定不是「法律」,因而自動自覺改過遷善,推倒重來。

有些論者認為人大 常委會只要另行指出2017年的所謂「普選」不是《基本法》第45條所規定的終極普選,或者考慮屆時「白票」夠多即可觸發重選,或者考慮公民「推薦」人選 給提委會參考,那麼一切皆可重新談判。然而,這些人忽視了港人多年來一直爭取些甚麼、這些做法究竟幫補得了甚麼、中共派出黨員治港一直是為了甚麼,以及港 人普選究竟是否等待中共慈悲恩賜等嚴正問題。如果他們繼續承認「假普選」框架,巧思花邊,自以為是天才,實際上是奴才。

有些論者猛向「罷 課」和「佔中」大潑冷水,直指無用,倒不如省點力氣,乾脆否決方案,寧願原地踏步,徐圖後計,日後再爭。然而,這些人顯然忽視了「沉默就是懦弱,忍耐就是 麻木」的惡性循環。對自己沒有信心,對抗爭沒有勇氣,對公義沒有承擔,對未來消極應對,喊完了「以後執生」(隨機應變)和「人要食腦」(動腦算計)等口 號,倒頭來只剩八卦和嘴炮,身心封閉,龜縮不前。

橫眉冷對與細心解析上述三種迷思,正是港人當務之急。畢竟,迷思謬想俱往矣!正如學聯秘書 長周永康所言:30年以來「民主回歸」幻夢已經正式破滅;「香港是香港人的主場,不是北京的主場」;「未來香港不會再有年輕人相信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 人治港,未來不會再提民主回歸,提出來的必定是命運自決,香港人自己決定自己的命運要怎麼走下去。」堪稱真知灼見!這也是筆者在8月31日添馬公園滂沱大 雨當中,站在上一代政治人物身旁,所聽到最動人的一番說話。

這種「放棄民主回歸、提倡民主自決」的主張即將在香港社會普及化,匯聚成為新政 治主流,堪稱是這次強硬、粗暴、愚鈍、覇道的人大決定所帶來之最大政治震撼!如果筆者沒有猜錯,習近平如今還躺在中南海臥榻上為這次人大決定暗自竊喜,而 且為原地踏步的可能性表現得毫不在乎,殊不知香港民情已經驟變。本土、民主、抗共、自治、獨立意識層層遞進,論述逐漸邁向成熟,牽引著億萬大陸公民的抗爭 鬥志,呼喚著全球公民社會的持續共鳴。越來越多香港人視《基本法》和人大決定如同炎黃殘渣和星際垃圾,視「回歸」為「佔領」,視自己為「香港人」,羞於自 稱「中國人」,進而要求港人民主自決,拒絕附庸,拒絕屈服,勇於參與公民抗命及不合作運動。如果人數眾多,最終必然導致中共無法繼續「全面管治」香港。這 場「決戰」始終要來。然而,愚蠢的習近平竟然率先通過強硬的人大決定,在「決戰」前夕一舉割除了30年以來深藏在香港民主派內部的「民主回歸」精神癌細 胞。若干年後,回眸一看,香港人或許要像毛澤東當年感謝日本皇軍一樣,感謝愚昧透頂的習近平及其拍板宣示的人大決定。

畢竟,香港民主派自 2010年起分道揚鑣的四年裂㾗,中國共產黨在一夜之間就修補好一大半!沒有共產黨,哪有新香港!先前某些仁兄所謂「港人妥協是政治藝術」、「超級議席是 路徑依賴」、「一人兩票促進民主發展」、「寸土必爭」、「易位思維」、「增強中港互信」之類說法,至今一掃而空,足證幼稚可笑。中共騙術現已全遭拆破,容 不下任何為中共開脫之詞。昔日袞袞諸公,只懂社運經驗,不懂中共歷史,只看表象皮毛,然後公義滿腔,必定深陷歧途。一語成讖之後,今天已經不是哭泣的時候 了!誤入歧途之士,若非退隱交棒,甘做中共順民,就要脫胎換骨,做個勇敢公民。真正的民主派必須坐言起行,否決人大爛方案,團結抗命,拒絕合作,鄙棄回 歸,追求自決,在適當條件下進一步追求獨立,才是今後香港民主運動應由之路。放眼今天,雖然陳雲邦聯論或聯邦論的構想未免有點脫離現實,但是其城邦論的利 弊還是值得深入討論。筆者先前已有公開評述,俟日後再作申論。

對於30年來民主派老一代「民主回歸」迷思的病灶精粹,學者蔡子強在《路走到 這裏分手:民主回歸派的落幕》一文中說得相當清楚:支持「民主回歸」的人士「基於民族主義立場,認同香港應該脫離殖民管治,回歸祖國,並真誠的相信,在這 個過程中,會提供契機和空間,讓香港進行民主和社會改革,讓民主和民族兩者可以相輔相成,相得益彰,兩全其美。」然而,在人大決定落閘封殺真普選,露出中 共的狐狸尾巴之後,蔡子強對支持「民主回歸」人士有這樣的研判:「我相信這些民主派不會一夜間因憤慨而變成甚麼本土派、城邦派,但他們當中不少人,卻大有 可能因此退隱,不問政事,不再苦口婆心。或許,長江後浪推前浪,這也是民主回歸派落幕的時候,由新一代,或許更激烈、更強硬、更對抗的社運所取代。」他更 引述溫和派方志恒教授《這是一個時代的終結》一文,指出人大決定表示「民主回歸」壽終正寢,「任何的對話、改革、中間、溫和路線,都已經走到盡頭不可能再 繼續下去」,「香港政治將會進入大變動的年代,過去30年的政治格局、黨派、人物、互動模式,將會逐一被淘汰和取代,新舊交替將快速完成」。

這 些觀點都值得深思細嚼。不過,筆者依然樂見許多「人老心不老」的「前浪」繼續參與香港民主運動,否則只會淪為失敗的順民。反正任何世代在任何時候都沒有民 主運動的壟斷特權。此外,不立足於「本土」的「民主派」,在現實上簡直匪夷所思。「本土民主」絕對不是因為偏激或「憤慨」而產生,而是由於理性和尊嚴而出 現。盼大家都能有此覺悟。

綜上所述,筆者預料未來香港民主運動將會出現「四個現代化」:(一)民主政黨基進化;(二)民主理念本土化; (三)抗命行動常態化;(四)自治獨立正當化。對於最後一點,某些「民主回歸派」人士,以及「城邦論」倡議人士可能認為無法接受。然而,香港有無民主,並 不取決於中國是否先有民主,也從來不以此為必要的先決條件。中國有無民主,港人必定關心,因為民主中國可以積極促進香港民主運動,而且不會導致香港民主政 體因旁有暴秦而脆弱不堪。但是,香港有無民主,而不是中國有無民主,才是港人關注的首要議題。從今以後,與騙徒集團繼續在《基本法》第45條「普選」定義 上周旋,已經毫無意義。如要決志爭取香港民主,必定意味著支持香港人自決本土民主的香港政制,真正達成港人治港,全面自治,忠誠服務香港人,不附庸專制中 共,不服務中共利益,不聽從中共指揮。如要進一步穩固守衛香港自治成果,國防與外交兩權均不應落入香港以外的外部勢力手上,尤其是沾滿鮮血和裝滿鈔票的解 放軍手上,那麼香港獨立建國必定排上日程。屆時,城邦也好,建國也罷,香港民主運動才能取得真正勝利。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國共產黨專政集團,正是開出了香港 社會朝這個方向穩步發展的第一槍。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