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自杀的维吾尔“革命烈士”——热赫曼江(Rehmanjan)

被自杀的维吾尔“革命烈士”——热赫曼江(Rehmanjan)

最近碰到了一位朋友的朋友,他刚从东突厥斯坦来美国访亲探友。这位朋友告诉了我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但又真实地发生在乌鲁木齐的,先是被‘自杀’,后突然被追认为‘革命烈士’的维吾尔青年知识分子的悲剧故事。

悲剧发生在2012年的10月,发生在乌鲁木齐,出事者是个青年维吾尔教师,名字叫热赫曼江(Rehmanjan)。

2012年10月的一个早上,热赫曼江告别妻子(我有意略去了热赫曼江妻子的姓名)儿女离家去上班。

和往常一样,早上大约10点钟左右,热赫曼江给妻子打了个电话,聊了一会儿家常。谈话中热赫曼江告诉妻子学院领导要见他,并告诉妻子见完领导、吃过午饭后他会再给妻子打电话。

但热赫曼江自此再也没有给她妻子打电话,也永远不可能再给妻子打电话了!

热赫曼江的妻子一直等丈夫给她打电话,直等到下午2点左右,热赫曼江的妻子也没有等到丈夫的电话。热赫曼江的妻子也没有想太多,下午上班时间到了,热赫曼江的妻子一如往常到单位《乌鲁木齐晚报》社上班。

刚进到《乌鲁木齐晚报》单位大院,热赫曼江的妻子看到了由停在《乌鲁木齐晚报》大院内一辆军车下来的、向她迎面走来的丈夫工作单位的、两位穿军官制服的领导——即位于新疆纺织学校后面新疆军区大院内,军官培训学校人文学院的领导。

热赫曼江任教学院的领导告诉热赫曼江妻子:热赫曼江当天上午在工作当中上吊自杀了,现在正在自治区武警医院。领导要求热赫曼江妻子和他们一起去武警医院看其丈夫。

当热赫曼江的妻子赶到自治区武警医院时,只见到了热赫曼江冰冷的尸体。武警医院也已经非常高效率地准备好了热赫曼江自杀身亡的死亡鉴定书。

惊闻噩耗的热赫曼江父母由伊犁赶到了乌鲁木齐热赫曼江的家。时任伊宁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的热赫曼江父亲怎么也不相信儿子会自杀;武警医院出具的自杀死亡鉴定也未能说服热赫曼江的父亲。愤怒的父亲花了一大笔钱从上海请来了有名的大律师,希望律师们能将儿子突然死亡案查个水落石出。

上海来的大律师似乎也不负众望,开始了认真的调查取证。

但是调查开始不久,热赫曼江工作单位——军区军官培训学校人文学院的领导又一次来到了热赫曼江的家;他们将热赫曼江的父亲请到军区进行了长时间单独谈话。谈话结束后,热赫曼江的父亲回家长吁短叹了一阵后,含泪告诉家人放弃调查儿子死亡的原因。

很快,热赫曼江的家人获得了军区领导的100万人民币现金赔偿及保证热赫曼江三个孩子每月800元生活费、直到18岁为止,以及保证承担三个孩子学费直到毕业的郑重承诺。 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军区领导还送来了授予了热赫曼江‘革命烈士’称号的烈士荣誉证书!自杀者成为了‘革命烈士’?奇迹?!

热赫曼江出生在伊宁市,父亲是伊宁市的市领导,家庭状况良好。1993年入‘新疆’大学文学系学习;1998年毕业后到军区军官培训学校人文学院工作。

热赫曼江的妻子和他是大学同班同学。妻子毕业后分配到《乌鲁木齐晚报》维吾尔语部作编辑。夫妻育有三个子女,大儿子11岁,其他两个是双胞胎。

热赫曼江家庭和睦,经济状况宽裕;他个人是个非常热情豪爽的、工作非常努力的、有追求的维吾尔年青人。朋友告诉我:说热赫曼江自杀,认识他的人,没有一个信!

据和热赫曼江夫妻非常亲近维吾尔朋友的透露,热赫曼江曾经悄悄告诉他的妻子他在自己工作军区大院一些隐秘角落,无意中看到经常关押着很多以各种理由抓捕来的维吾尔人,热赫曼江并告诉妻子他看到军区的军医们明显是在拿这些维吾尔人在进行各种实验。自此,热赫曼江变得经常坐着发呆、出神、忧虑,常常唉声叹气,非常失落!

据这位朋友透露,热赫曼江的妻子在收拾军区送还热赫曼江遗物时发现,热赫曼江的日记本缺页非常多,明显是被人撕掉了。

这位年轻维吾尔知识分子的悲剧故事,离奇、起伏跌宕,但疑云重重!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