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钢丝的维吾尔警察

走钢丝的维吾尔警察

最近,在一位朋友家碰到了一位刚从东突厥斯坦来美国访亲拜友的维吾尔人。谈话中,他谈到现在在职维吾尔公务员的工作难度,特别是一些良心还未泯灭殆尽维吾尔警察,工作中面临的两难选择。

他给我们举了两个例子来说明这些良心未泯维吾尔警察工作的极端困惑,我觉得挺有意思,就写出来和大家分享。

他说他有一位非常要好的维吾尔朋友在乌鲁木齐市公安局工作,是个小官,有点民族自尊心,良心还未完全泯灭。他说他的这位朋友总是唉声叹气,说他的工作太难做了,想辞职,但又不敢。

这位警察告诉他的朋友自7.5后,他们维吾尔警察就变成了第一线和维吾尔人打交道的警察;凡是认为有危险的地方,汉人领导总会以各种理由让维吾尔警察处在前面,使这些维吾尔警察不仅要面对各种直接的危险,而且几乎是手持现代武器恶狠狠地、无情地面对自己小时的朋友、亲戚邻里。

在审讯、办案时,有些案子明明知道是冤案,是酷刑折磨、屈打成招的结果;但因为上面总负责的是汉人警官,一旦提出疑问,很容易被怀疑为对党不忠,包庇自己民族等,而背上带有民族情绪的帽子,所以往往忍气吞声,眼看着冤案在自己眼皮底下发生,亲人朋友的儿女被抓捕判刑、屠杀而不敢吭一声!

为了完成上级定期部署抓捕维吾尔人的数字指标,有时,还得昧着良心去抓捕一些无辜者,明明知道他们是无辜者,还得抓捕、参与审讯。

这位警察告诉他朋友的第一件事,是直接和7.5 有关的;他说大概是7.5后的一周,这位警察参与一个拘留中心对被抓捕维吾尔人的审讯。

当时,在屠夫王乐泉的安排下,自治区政府从和田、喀什噶尔、阿克苏农村调来了一批乡村派出所维吾尔警察,来乌鲁木齐协助7.5后对维吾尔人大规模抓捕审讯,自治区政府承诺这些来自东突厥斯坦南部的维吾尔农村警察,如果他们表现好,将全部留在乌鲁木齐工作。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些来自农村的维吾尔警察为了换取留在乌鲁木齐工作的机会,他们在汉人主子的授意下,不仅在街头胡乱抓捕维吾尔人,而其极尽其能,酷刑折磨、殴打抓来的维吾尔人,屈打成招、制造冤案,以换取立功表现,最终得以留在乌鲁木齐。

一天,当这位来自乌鲁木齐市公安局的维吾尔警察参与一个审讯时,他发现三位被抓来审讯的维吾尔年轻人是自己朋友的孩子,这三个维吾尔孩子只因自卫抵抗手拿棍棒、铁锨、十字镐,气势汹汹前来袭击维吾尔人的汉人暴徒而被抓来,罪名是持有凶器;而所谓的凶器只是临时捡来的棍棒,不是什么铁锨、十字镐等,而且是在看到汉人暴徒冲过时为了自卫而捡来的!。

汉人暴徒被军警驱散,而为了自卫拿起棍棒的维吾尔年轻人却被抓来审讯。这位警察了解到事情真相后,要求释放三位维吾尔年轻人;但首先是汉人领导不同意,汉人领导认为通过审讯肯定能发现其他线索;而且,其他两位参与审讯的来自农村的维吾尔警察也积极要求继续对这三位维吾尔年轻人进行审讯,而且提出要加大审讯力度;所谓加大审讯力度,就是连续长时间审讯、剥夺睡眠、严刑拷打。

进过一番激烈争论,再审讯几个小时后,拘留中心汉人领导极不满意地同意了那位乌鲁木齐市公安局维吾尔警察的请求,同意有条件释放那三位维吾尔青年。

最后,三位维吾尔青年的父母在写了保证书并交了一大笔罚款后,将三个孩子领回了家。但那些维吾尔家长不知道的是,那位乌鲁木齐市公安局的维吾尔警察也写了保证书,以个人名义担保这三位维吾尔青年不是‘暴恐分子’,不会给政府制造麻烦。

这位维吾尔警察提心吊胆地过了将近一年的日子,他真的担心,那天这三个维吾尔年轻人万一惹出了什么事,那自己也跟着完蛋了。

再往后,这位乌鲁木齐市局维吾尔警察被下放到市区,负责协助一个维吾尔片区的安全管理;让他最难的是每年繁多的敏感日的安全及其前后的抓捕。

所谓敏感日大多数要么是维吾尔人的节假日,要么是汉人的节假日及中共的节假日;而其中作敏感的敏感日则是那东突厥斯坦历史上的血案、惨案纪念日,如7.5、4.5、2.5等。

每次敏感日前,上面都要下达抓捕维吾尔人指标,每个片区负责人都要保证抓够指标,以保证敏感日自己片区的安全;而这位维吾尔警察片区的维吾尔人大多数是一些做小本生意的维吾尔人,都是一些小商小贩。

一次,上级又在敏感日前给他的片区下达了要抓捕四名维吾尔人的指标,片区已经是抓的几乎没有年轻人了;这位维吾尔警察实在是忍不住了,就提出他以个人名义担保他片区的维吾尔人是“良民”,能否不抓人。

经过三番五次的协商,找更高级别领导申诉等,这位维吾尔警察似乎说服了上级领导,他们同意可以不抓他片区的维吾尔人,但每一个维吾尔人要写保证书,保证敏感日期间不出家门,发现嫌疑人员立即报告警察等;而且,这位维吾尔警察也要写保证书,保证敏感日期间这些维吾尔人不出家门,不参与所谓任何非法活动。

这下,这位维吾尔警察的麻烦更多了,为了保证不出事,这位维吾尔警察不得不每天去几趟那些维吾尔人家,告诉他们千万别出门,不要给他找麻烦;当然他不敢泄露上级下达有抓捕维吾尔人指标之事。

我听完也深深吸了口气,确实,这些良心还未完全泯灭维吾尔警察的日子,看起来也很不好过,替殖民政权卖命当狗腿子也挺不容易的;他们似乎也是在走钢丝,那平衡一旦把握不好,早晚是要摔得粉身碎骨、死无葬身之地。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