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改革的旗帜下集权

在改革的旗帜下集权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结束,全面深化改革的具体文件也随后公布,酝酿了很久的“顶层设计”亮相,外界的一致反映是失望。外界的失望并不奇怪,奇怪的是外界为何每一次都还抱希望,可谓屡教不改。当然,这是另一个话题了。

这次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改革方桉洋洋洒洒几十条,基本上都是云山雾罩的障眼法,只有两条,所用文字最少,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那才是这次会议的核心,一言以蔽之,就是集权。集权的“顶层设计”,就是国家安全委员会和深化改革领导小组。

国家安全领域,不仅行政体系上,有国安部,公安部,外交部,国防部,武警部队等等一系列部门,就是在党的系统上,也有行之有年的中央政治局和书记处内的各个工作小组,现在,跨越行政和党的两套制度系统,新建立太上内阁一般的两个小组,司马昭之心已经不需掩饰,那就是要在制度和个人两个层面上,建立起更高规格的集权。

毛泽东当年要发动“文化大革命”,来摧毁在他看来已经不听他指挥,而被刘少奇控制的党和国家两套制度体系的时候,就乾脆在原有的权力架构之外,另设一个“中央文革领导小组”,这个小组直接对毛负责,不仅架空了国务院系统和中央政治局,而且还凌驾在后者之上,于是毛泽东一举建立了自己至高无上的统治地位。我在上周的本栏就提出过,习近平在精神传承上是毛泽东的儿子,好学生,这个判断如此快地就被证实了,让我有点哭笑不得。

国防,外交,安全,本来是隶属于国务院的行政职能,现在被国家安全委员会收去,李克强的势力范围,就只剩下了经济领域。这在某种程度上应当是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的共识,也是从邓小平时代就传下来的基本路线:经济上要深化改革,保证经济的稳定快速增长;政治上要加强控制,维护中共的一党专制统治。这条基本路线,才是中共的神主牌。

邓小平时代,还曾经提出“党政分开”,现在不仅完全不分开,以党领政还被中央文件进一步制度化,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的政治改革不仅没有希望,而且事实上还在不断倒退,现在已经从八十年代向五十年代倒退。十八届三中全会前夕,《人民日报》以大篇幅重申习近平“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的观点,就是明证。

不错,十八届三中全会也提出了不少在经济领域的改革措施,这与集权并不矛盾。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的成立,也是集权的表现。这个小组已一成立,原有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原有的发改委等国务院机构的权力自然会被稀释。现在是维稳要集权,经济改革也要集权。中共一方面承认改革就是要下放权力,一方面又大幅度收缩权力,用集权的方式去放权,神经已经不是一般的错乱了。

集权,本身就是一种权力和利益的重新划分,你要收回权力,原有的权力者当然不爽,而这,势必带来既得利益集团内部的新一轮争斗。

十八届三中全会结束了,好戏就要开始了。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