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缇萦救父 王天安和彭佳音拯救父亲

现代缇萦救父 王天安和彭佳音拯救父亲

先给大家讲一个历史故事。

缇萦是汉文帝时齐地名医淳于意最小的女儿。淳于意精通医术,治好很多疑难重症。但他有个脾气古怪,经常跟人争吵,因此就有人上书皇帝陷害淳于意。官府判他肉刑的罪,用囚车送他到首都长安。 当淳于意将被押送往长安时,他的五个女儿跟在囚车后面哭泣。淳于意生气的骂他们:『生了五个女儿,却没有生下半个男孩,遇到急事,没有一点用处。』缇萦听了父亲的抱怨后,非常感伤,就自愿跟随父亲进京。 到了长安后,缇萦上书给皇帝,为父亲辩白;并且自愿充当官家奴婢,赎父亲的罪。 文帝看到了缇萦的上书后,很受感动,就赦免淳于意的罪。“缇萦救父”,以后成了中国历史上家喻户晓的故事,没想到,经过了两千年,到了今天的中国,我们有看到了这样的故事发生。

王炳章和彭明是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积极推动者,先后在中国周遭国家被绑架回国,扣上恐怖分子和台湾间谍的莫须有的罪名判处无期徒刑。近年来,狱中的他们身患多种疾病,处境令人担忧。2008年,王炳章年仅19岁的女儿,拥有加拿大国籍的王天安休学一年,来到美国,奔走于人权组织,政府官员和媒体之间,呼吁外界关注她父亲的人权状况,推动营救王炳章的行动,为此在试图探视父亲的时候被拒绝入境,从此,这个年轻的女孩开始了漫长艰难的救父之旅。前不久,这一站来到了台湾。跟她一起来的,是彭明现年17岁的女儿彭佳音。这个在美国长大的小孩国语已经不太流利,但是为了营救父亲,决定开始学习中文,让更多的人了解自己父亲的处境。王天安和彭佳音,让我们看到了当代版的缇萦救父的故事,让我们看到两千年前发生的事情,活生生在我们眼前重现。而更令人髮指的是,连汉文帝都被缇萦感动而是放了她的父亲,可是当代版中,中共对这两位女儿的呼声完全置若罔闻。谁说历史一定是在进步呢?当代的统治者,其实有的方面是连两千年前的封建皇帝都不如的。

12月2日我应邀和这两位女儿一起上公共电视的节目,听到王天安忍住泪水,说还有其他政治犯的家属,处境比他们更糟糕;看到这个本来应当是享受荳蔻年华,无忧无虑的女孩,眼中那种委屈,焦虑,以及坚定和期待的眼神;目睹彭佳音如何为了能够流利表达,在上节目之前跟陪同人士反覆练习的情景,不禁为之鼻酸。

十几年来,提到中国,我们都是看到她的高楼大厦,看到经济飞速发展;我们看到的都是奥运圣火和嫦娥登月的太空计划。我们有谁,会看到王天安和彭佳音这样的当代版的缇萦救父的故事,看到年纪轻轻就失去自己的父亲,只能在国际上跨海表达思念的悲剧,而他们的父亲,仅仅是因为政治见解与统治者相异而已。前者是中国没错,但是后者,难道就不是中国吗?为什么我们在看中国的时候,只看到鲜花和欢呼,而看不到这样的泪水与迫害呢?为什么我们只看到人民表明上对当局的顺从,而看不到还是有那么多的反抗者在为历史进步付出代价呢?

王天安和彭佳音这两个当代的缇萦,让我们看到了更真实,更全面的中国。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