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兴未艾的人民上街运动

方兴未艾的人民上街运动

各位听众:今年六月,全世界很多国家不约而同地发生大规模群众上街游行的事件。为此,六月底的《经济学人》杂志专门以“抗议游行”为本期主题,并配发了一篇评论。这篇评论介绍说,在过去的一周时间裡,全球三个洲都发生了抗议示威。在巴西,人们上街反对高额的公交费用;在土耳其,人们对一项建筑工程说不;在印尼,人们拒绝接受燃料价格的上涨;保加利亚人则要杜绝政府的任人唯亲。在欧元区,人们反对的是紧缩财政政策。《经济学人》的这篇报导如果再推迟两个月发表,一定还会加上台湾的25万白衫军在凯达格兰大道为冤死的士兵讨公道,以及反对政府强拆的“拆政府”行动。

短短几个月,全球爆发的这一连串民众抗议游行活动,虽然区域和目的不同,但是《经济学人》还是从中看到了一些类似的特点。他们的评论指出,“阿拉伯之春”似乎掀起了一阵反对一切的浪潮。如今,示威活动的组织不再依赖工会或其他游说组织,。正如在巴西,一小批有明确目的的人发动了示威,由于没有组织性,他们很快就解散了,但也正是因为缺乏组织限制,怀有不同诉求的人们都出现在街头,示威火焰迅速燎原。这段评论如果没有标明是针对巴西,我们一定会以为这是在说台湾的白衫军抗议。巴西和台湾,远隔万里,但是群众抗议的形式和新的特点如出一辙,这正是《经济学人》感到兴趣之处,也是我们不能不思考的地方。

它至少说明,新型的社会抗议运动的形成,有着全球化背景下相同的社会环境和技术条件(如网络)的背景。台湾的群众事件绝不是特例,它是全球性社会运动的在地表现。正如《经济学人》敏锐地观察到的:“在全球各地,示威活动的组织速度不同,但参与者大都是普通的中产阶级。对他们来说,示威既是对腐败,低效率的傲慢当局的愤怒的表达,也是一场寻欢作乐。”再一次地,我们彷彿又看到了台湾最近的社会运动的影子。结论是,即使在民主国家,大规模的公民运动也越来越成为正常的政治机制之一。

对人民上街心怀疑虑的人,都应当看看这篇报导,他就会知道:上街是人民行使公民权利的一种普通而正常的手段,是一个社会的运转机制出现问题的正常反应,是全世界各种国家都存在的普遍的集体行为。这绝不是什麽激进,不是什麽不稳定的表现,更不是民粹暴力,这是正常的政治现象。它只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社会出了问题。是社会出问题导致人民上街,而不是人民上街导致社会出了问题。

在新的社会发展的框架下,人的思维,尤其是统治者的思维也应当与时俱进,应当把人民上街看作正常现象。那些觉得人民上街不正常的政府,一定是不正常且心怀鬼胎的政府;那些觉得人民上街不正常的人,一定自己不正常且心怀鬼胎的人。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