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天天怒吼

中共天天怒吼

今年1月16日,香港大學法律系戴耀廷副教授在報章上發表文章,倡議在2017年特首普選希望徹底破滅之際,以公民抗命方式「佔領中環」來爭取香港普選。一石激起千重浪,出乎意料地引發全城熱議。

3月27日,「佔中三子」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公開發表「信念書」,把運動正式定名為「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簡稱「和平佔中」,宣示三大基本信念(落實符合國際社會標準的普及和平等特首選舉、通過民主程序議決選舉制度具體方案、為爭取落實普選採取非暴力公民抗命行動)和四大行動步驟(簽署誓約、商討日、公民授權、公民抗命),期望感召至少一萬人按其處境投入運動各個環節,最後由多人佔領中環交通要道,持續、合法、非暴力地癱瘓中環;不反抗;願被捕;願自首;不抗辯;承擔罪責;感召港人,再掀抗爭,永不放棄。6月9日,首個「商討日」終於在香港大學舉行,逾700位參與者熱烈討論。7月1日,「佔中三子」在7.1遊行後在中環遮打道上舉行造勢大會,參與者眾,掌聲雷動,無懼颱風,俗稱「佔中預演」。由此可見,「和平佔中」運動已從「醞釀期」邁入「裝備期」,接下來的第二個商討日,萬人簽署誓約書、第三個商討日,電子公投或辭職公投的公民授權程序,均如箭在弦,料將在明年春季前逐步完成,然後就會進入關鍵的「對話期」和「行動期」,佔領中環,爭取普選。

筆者樂見「和平佔中」運動在當前香港政治抗爭力量相當低迷之際逐步成形,它是香港回歸後首次並非由政黨或政治團體倡議和組織的大型民主運動。時至今日,拒政黨的「和平佔中」、跨政黨的「真普選聯盟」和遠政黨的「香港2020」已經成為了香港民主運動的三條亮麗風景線,並且形成日後為爭取普選分進合擊的基本架構。其中,「和平佔中」有組織、有計劃地開示出一套脫離政府、政黨和議員,積極促進香港公民社會參與的「商議式民主」程序和論述,並且在目前官民武裝實力懸殊的情勢下,部署「不合法、不合作、非暴力」的「公民抗命」行動,以發揮自己的優點,擬在關鍵時刻「攻向對手的弱點,要癱瘓香港的金融中心,令其運作受阻」,從而促使在特首普選問題上,一旦對手不讓步,就必須「付出沉重的代價」。觀乎中國共產黨及其外圍組織連月來鋪天蓋地的口誅筆伐、鬧場封殺,甚至如范徐麗泰譏評「佔中」為「自殘」,即可知「和平佔中」倡議本身,即使未及行動,已經觸動中共過敏神經,天天怒吼嘶叫。結論已經相當清楚:「和平佔中」抓到痛處。如能對症下藥,審慎堅毅,終能有成。不過,至少有以下三方面宜慎思敏行,方能繞開陷阱,化險為夷。

一、政黨裂縫與公民授權。

「和平佔中」運動擬在三輪商討後進入電子公投或辭職公投的公民授權程序,議決該運動所支持的普選方案,本身值得支持,但在實際運作上卻可能出現「見樹不見林」的局面。換言之,如果「真普選聯盟」、「香港2020」或者部份民主黨派組織(不論溫和或激進),自行研擬和提出他們自己的方案,再以沒有充份參與三輪商討為由,決定不把那些方案交付「和平佔中」的公民授權程序議決,另立門戶,各走各路,各辦民調,各搞公投,甚至有激進者憤然鬧場決裂,恐成亂局,凝聚力自然大打折扣。因此,為顧全政治現實,「和平佔中」運動不宜只把目光放在公民商討和中共建制之上,而完全忽略擁有廣泛代議民意支持的政黨。「和平佔中」組織者宜鼓勵和邀請各大政黨要員、「真普選聯盟」要員、「香港2020」要員在三個商討日完全以個人身份跟香港公民一起參與商討,並且跟參與商討的公民們、各大政治團體、「真普選聯盟」、「香港2020」等組織達成「普選提案」(完全開放提案數目)和「公民議決」(可設多輪議決篩選)兩大程序的運作共識,讓支持香港民主的政治力量凝聚團結,議決通過一個約定共同遵行的「公民議決」框架程序,從而讓大家接納經該正當程序而產生的主流方案。如此行事,方能團結同道,修補裂縫,交付公決,整裝上陣。先分進,後合擊,善用共同約定的「公民議決」機制來團結同道,整個香港民主陣營必定耳目一新。畢竟,全港民主同道的智慧和善意正是關鍵,需要提前溝通,感召支持。

二、談佔中抉擇與談判底線。

「和平佔中」運動有一大懸念:「一旦對手表明願意回到談判桌,討論落實真普選的具體措施,就要結束行動。若對手沒有依從承諾,行動可即時恢復。」此處涉及到談判是否真誠、是否公開、跟誰談判、有冇授權等基本道義問題,以及如何處理時間落差、不確定性、民心飄忽、謠言滿天、士氣難繼等非常現實的政治運動問題。除此之外,歸根究柢,跟當權者談判或妥協的底線是甚麼?根據「和平佔中」運動所指出的國際普選標準,真普選必須符合以下三個條件:每位選民享有相等選票數目、每一選票有相等票值、公民參選資格不受不合理限制。關於特首普選,重點是何謂對參選資格的「不合理限制」?「和平佔中」運動的三輪商討和公民授權程序,究竟要對此「不合理限制」定義到怎樣細緻的程度?提名委員會的存在就是不合理?沒有全民普選產生的提名委員會就是不合理?沿用目前選舉委員會模式組成的提名委員會就是不合理?提名委員會不提名由多名公民聯合推薦的候選人就是不合理?這些都需要思考、論述、商議、表決。有了底線,才有底氣,決定談或不談,以及如何去談。

三、深耕社群與快樂希望。

台灣前黨外著名社運人士簡錫堦先生早前在香港舉辦非暴力抗爭講座,對「和平佔中」頗有獨到見解。參照台灣和海外成功抗爭經驗,如果「和平佔中」運動要在香港遍地開花,進入到公民心靈當中,就必須具體針對各個社群的特定問題、困難、利害與香港民主政制的重大關聯,分別約談不同社群,互相懇談,啟發覺醒,完全毋須局限於三個商討日的溝通形式。從基層、中產、勞工、農民、小商戶、各大行業、少數族裔、婦女、老人、中學生、大學生、文化界、傳媒界等各個社會群體,「和平佔中」大可深耕公民社會,分別跟不同社群交流討論,緊貼其關注焦點,進而推廣普選意義。及至遍地開花,即可分別成立後援會,出錢出力,支援「佔中」,從而喚醒社會關注,為不合作運動營造感動、關懷、快樂和希望。一旦萬眾一心的社會氛圍形成,當權者的文攻武嚇自然逐步失效,離實現香港普選的目標不遠矣!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