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建元:迎接主权保卫战:特殊两国对决一国两制

曾建元:迎接主权保卫战:特殊两国对决一国两制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年初一月二日于〈告台湾同胞书〉发表四十周年纪念会上发表讲话,提出新的对台湾政策五点方针(习五点),当中透露的几点讯息,值得吾人密切注意与观察其后续发展。

 

首先,习近平确认了对台湾去国家化的政策方针。蔡英文总统在总统就职演说中,基于两岸默契,而宣示以维持现状为其原则,并将持续依《中华民国宪法》和《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人民关系条例》架构的两岸关系机制,遭到习近平粗暴地骤然推翻,基于事务性需要所建立的所有两岸协议全遭片面的选择性违约中止,两岸政府对话机制遭片面地全面中断。

 

三年来习近平以语意模糊的九二共识,联手中国国民党,要求我国民主进步党政府就范,承认其为两岸政治互信之基础。蔡英文放弃战略模糊,保留中国大陆地区和中华民国的特殊关系,为两岸建立永久和平架构预设在我国宪法秩序中的基础,自有其用心和诚意。相形之下,习近平不愿面对两岸分治事实,退回战略模糊,用九二共识和一个中国原则掩人耳目、包藏祸心,如今因为去年年底韩流席卷台湾,民进党在地方选举中大败,习近平误判形势,见猎心喜,以为其打压民进党政府的政策奏效,终于忍不住露出马脚,自揭心迹。

 

习近平对于两岸关系政治上的终局安排,就是一国两制台湾方案,哪怕赋予台湾的自治权远较现行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的自治权更大,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一条下的特别行政区,而纵使是北京大学李义虎教授主持《一国两制台湾模式》专书中所探讨的对待台湾最宽大的坦尚尼亚联合共和国模式,也是将台湾地位比照尚吉巴自治共和国,而尚吉巴总统只是坦尚尼亚政府的阁员,尚非副总统。中华民国的国家法人和主权地位在一国两制台湾方案中都会消失,而且台湾的政党也不可能像尚吉巴人可以参与坦尚尼亚全国的自由选举,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是宪政民主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又规定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作为党国的国家意志,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政权只能由中国共产党独裁,请问台湾的主权没了,台湾人民的人权能靠谁来保障?

 

  其次,在迈向终局性政治安排的过渡性政治关系和政治谈判上,也不会有中华民国政府的存在。习近平现在面对中华民国政府的做法就是视而不见,两岸两会协议通通视若无睹,完全依自身对台湾执政党归属和总统人选的好恶来决定要不要尊重两岸法律关系之现状。一九九二年两岸会谈达成的真正共识是两岸事务性协商无关一个中国的政治涵义,台湾基于《中华民国宪法》对于一个中国的认知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对于一个中国的主张,都与两岸事务性协商无关,无须争执。蔡英文总统清楚表明依《中华民国宪法》和《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人民关系条例》处理两岸关系,乃属于事务性协商层次,因为政治性谈判需要有两岸共同接受的一个中国涵义。在事务性商谈阶段习近平就反对中华民国,以蔡英文提出中华民国就是拒绝承认九二共识违反一个中国原则为由中止实施两岸间所有事务性协议,简直是扭曲历史,颠倒是非,而更凭借强权,毫不重视国际法上之履约义务与诚信,那么吾人如何期待于政治性的谈判。

 

至于台湾方案的拟定,习五点则主张与台湾各党派民主协商,直接绕开中华民国政府,自也不会同意台湾人民得依公民投票法》就台湾方案来行使自决权。中华民国是民主国家,政府依人民投票结果由多数党组成,不与民选政府协商,就根本忽视了当前的多数民意。政党有汇聚民意的功能,有助于形成具有可行性的方案,但政党不能代替人民决定,何况是连国家执政权都拿不到的政党。

 

对岸为了推动习五点,近日不断在宣传台湾在一国两制下可享有的政治特权,问题是,这些所谓的特权本来就都是台湾作为国家存在而固有的,这些宣传能有甚么说服力,令人起疑,而单就处理香港和澳门的高度自治,中华人民共和国轻贱国际条约和基本法的种种心态和作为,事实摆在眼前,台湾人看不出来吗?

 

如果要确保中华民国的主权以及宪政主义对台湾人民的保障,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还不是宪政民主国家的情况下,就是在两岸协商过程中,不能以中华民国或台湾的对等国家地位为条件来交易两岸未来的政治关系,反之,我国应当要坚持以中华民国或台湾的国家主权地位作为两岸政治谈判的前提。蔡英文总统是李登辉总统时代两岸是特殊国与国关系政治方案的研究主持人,陈水扁总统早年也有过两岸签订基础关系条约的倡议,这都是在不追求台湾法理独立而维持中华民国主权独立现状下,考虑到两岸在历史文化上的特殊性,而对于两岸政治关系的特殊安排,事实上也就是一九七二年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关系基础条约Vertrag über die Grundlagen der Beziehungen zwischen der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 und der Deutschen Demokratischen Republik)经验的继受,两德基础条约使两德关系正常化,兄弟之邦的民族感情得以延续,两岸关系何以不能作此主张?两岸关系也要走向正常化,终结内战的孑遗,国民党欲以九二共识和和平协议终止两岸交战状态,只会把台湾锁进中华人民共和国设下的一个中国内政的圈套中,会让台湾慢慢被共产党凌迟而亡国,而只有正视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两个中华国家间主权声称交叠的特殊关系,在此一基础上共同建构两岸特殊间的政治统合制度,恐怕才是台湾在维持法理现状下的最佳战略。

 

由此可以想见,二零一零年的台湾总统大选,在习五点一国两制台湾方案的进逼下,已经成为考验未来国家领导人选是否能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前面清楚表明维护中华民国国格的一场国家主权保卫战。李登辉与蔡英文的特殊两国论和习近平的一国两制,台湾人您选哪一边?

 

民国一○八年三月十日西藏抗暴六十周年,下午三时,台北晴园

三月二十日八时半定稿

 

作者为国立台湾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法学博士、新台湾国策智库咨询委员兼两岸关系组召集人

 

本文原刊於:

http://www.yibaochina.com/article/display?articleId=7914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