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周記者沒看出來的癥結:共產黨

南周記者沒看出來的癥結:共產黨

中國國內周報《南方周末》和月刊《炎黃春秋》均以敢言見稱,一嫩一老,呼籲自由人權公義,力圖在中 共嚴控全國輿論的險谷中游走,堅毅靈巧,難能可貴。 新年伊始,《南周》的新年特刊竟遭廣東省委宣傳部長庹震悍然干預,從新年獻詞的標題、版面設計到全部文章的選稿和修改,全由宣傳部拍板定奪,打壓新聞自由,無視編輯自主。 原題為《中國夢,憲政夢》的新年獻詞竟被多次竄改後變成《我們比任何時候都更接近夢想》,內文面目全非,刪除呼籲憲政、民主科學、平等自由等語,資料和用 字顯有錯誤,記者的微博也一度無法使用。編採人員抗議,拒簽新版,要求徹查,廣州巿民集會聲援,北京市民送花打氣。至於《炎黃春秋》的遭遇就更加慘烈,中 宣部乾脆指令工信部把其網站一刀宰了,突然註銷備案,即時關閉網站,沒有解釋原因。《炎黃》的新年獻詞指出:憲法是政治體制改革的共識,中國共產黨應在法 之下,憲政虛置是失信於天下。或許這是封網的原因之一。

目前中國民間普遍對庹震的作為深感憤怒,要求終止操控和道歉問責。多位前《南周》記 者也發表公開信,痛批庹震曾任國內《經濟日報》總編輯,箝制輿論,風聲鶴唳。儘管如此,他們卻很少碰觸最核心的制度問題。關鍵在於:專制制度下的中國共產 黨因自卑多疑而創造和掌控的整套輿論審查監督制度。中共是大腦,中宣部是它的手臂,庹震只是小指頭上的那塊小指甲而已。即使剪掉了那塊指甲,它還是會再長 出來,況且其他九個指頭照樣可以繼續強姦言論,了無盡期。如不正視癥結,徒務裁剪枝葉,或能明哲保身,或能偶有寸進,但無助於根治病灶,建立法治制度,保 障新聞自由。前《南周》記者雖然志氣可嘉,但卻認為庹震的所作所為,「與執政黨的利益完全背道而馳」,諫諍之言頓成指奴為逆,未免可笑。執政黨早已認定自 己的利益,不是要擁有當華盛頓的利益,而是要擁有當江澤民的特權。癡心妄想,可以休矣。

其實,中國共產黨由始至終都是以暴力加謊言管控全 國,本質從來不變。江澤民一直要求新聞工作必須按照「黨和人民的意志、利益進行輿論導向」,「必須堅持正確的輿論導向」。胡錦濤也強調必須把「增強輿論引 導的針對性和實效性」列為新聞工作的重點。最近幾位中宣部長丁關根、劉雲山、劉奇葆,只不過是奉旨行事,一直堅持新聞媒體作為黨和人民喉舌的性質、黨管媒 體、黨管幹部的原則不能變,並以蘇共中宣部長雅科夫列夫所提倡的寬容、對話、公開性、民主化最後埋葬蘇共為例,禁絕意識形態多元化。最近入常的劉雲山在全 國宣傳部長會議中,依然老調重彈,要求宣傳思想文化工作要樹立政治意識,對於中共的基本政治路線、重大原則問題、重要方針政策,「要有正確的立場、鮮明的 觀點、堅定的態度」,把黨的聲音傳播好。《環球時報》近日更加發表社評,直接批判《南周》編採人員,指出中國主流媒體如跟政府公開對抗,只會是輸家,絕不 可能成為「自由媒體」或「政治特區」。觀乎上述,如果大家對十八大後的共產黨還有任何「質變」的幻夢,該醒醒了!

庹震部長如今被千夫所指,習近平、劉雲山、劉奇葆卻被說成為奸臣所害,不奇怪嗎?為《南周》和《炎黃》鼓與呼的中國公民,與其盡情搔癢,不如正視黨國專政和操控新聞的制度問題,直言皇帝新衣,團結聚焦抗爭。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