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建元觀點:污名臺灣,諜影幢幢

曾建元觀點:污名臺灣,諜影幢幢

九月十五、十六接連兩日,中華人民共和國進行全國動員,要求全民集體收看官方媒體中央電視台、《環球時報》等有關「反臺灣間諜工作集中報導」,以提高「反間防諜能力」。央視《新聞聯播》於十五日報導國家安全部門所部署開展的二零一八雷霆專項行動,《焦點訪談》專題節目則播出《危城諜影》上下集,揭露二零一八雷霆專項行動破獲的百餘項臺灣間諜案件的部分情節。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力聲討臺灣國防部軍事情報局針對在臺灣留學的中國大陸學生群體進行佈建、吸收,使之成為臺灣間諜。

 

形式上,中華人民共和國批判的對象是民主進步黨執政下的中華民國政府,認為民進黨在推動柔性和務實臺灣獨立而嚴重傷害兩岸和平發展的大局之餘,還在處心積慮地透過各種方式在中國大陸社會內部建立臺灣的情報網。實際上,中華人民共和國大張旗鼓敲山震虎的目的,就是在中國大陸內部展開習核心版的消滅資產階級自由化思想的運動,而藉此加強社會控制機制中的監視系統和意識型態統制。因此中華人民共和國全面發動對於臺灣滲透破壞中國大陸河蟹社會的反擊,勢將進一步擴大傷害中國大陸內部的社會信任感,包括被質疑最容易受到臺灣滲透的大學知識社群對黨國的忠誠,所以這一全面動員的愚民政策,將為其帶來與全民為敵的結果,是愚不可及的決策,可以預見其結局的悲運。

 

中華人民共和國何以在此時對臺灣和涉臺群體發動政治戰,我個人主觀認為主要原因起於中美臺三角關係變化的效應,臺灣總統蔡英文拒絕接受九二共識,身段柔韌,立場堅定,加以新南向政策和以潛艦國造為首的整軍計畫,形同要將臺灣開往海洋深處,而中華人民共和國恐怕也意識到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John Trump)發動貿易戰背後的動機是為了美國的霸權,因為川普面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西太平洋和南海區域霸權的擴張,還要將美軍開進這一地區來維持海上通道的安全以及中美軍事力量的平衡。中華人民共和國爭霸的意圖在一帶一路、南海爭端、釣魚臺爭端和軍機軍艦繞臺、對臺發動外交攻勢,乃至於公然挑戰普世價值的等等作為上,無法不令人浮想聯翩。川普在朝鮮非核化的問題中看到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色厲內荏,所以貿易戰之後,必然會再展開政治戰,來持續壓制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氣焰。對中華人民共和國而言,與其正面直接攖其鋒,增加美國報復的藉口,倒不如先就作為自由世界前線和美國價值盟友的臺灣,進行局部的打擊和戰場準備,藉此對美國提出警告,也讓臺灣有所警惕。

2015年4月,美國與菲律賓兩棲艦艇在南海黃岩島附近進行演習,劍指中國。(AP)
2015年4月,美國與菲律賓兩棲艦艇在南海黃岩島附近進行演習,劍指中國。(AP)

但從臺灣的角度來看,中華人民共和國對臺灣的反間防諜作為,其實是徒勞無功的,或者只是虛張聲勢,因為臺灣國力不如對岸,不可能投入無限資源在中國大陸社會進行佈建,臺灣必須考慮到有限資源的有效利用。現代情報戰主要依賴科學技術工具和科學的分析判斷,通過線人取得的情資,除非來源係來自於接近決策核心的高層人士,否則對臺灣而言,可能情報價值不高,反而是國家資源的虛擲浪費。試想,臺灣政府向中國大陸在臺留學生能蒐集到甚麼樣像樣的情資,大陸的一般老百姓又能接近到甚麼樣重要的黨國情資?臺灣需要投入大量資源在這些情報價值有限的領域上嗎?接近中國大陸的青年學生群體,顯然並非著眼於當下所可獲取的利益,可能的理由有二,第一,以臺灣的價值影響中國大陸的青年世代,寄望於日後和平演變中國;第二,則是在當中長期培養線人,此一作法未嘗沒有可能,可是,臺灣在中國大陸的留學生人數,則更遠甚於在臺陸生,難道臺灣政府不擔心這些臺灣留學生出賣臺灣嗎?

臺灣是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憲法》保護境內所有人的言論自由、人權法治、和新聞自由,所以我們可以看到愛國同心會、中華統一促進黨、新黨等政治團體在國內公開倡議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黨國專制政權統一的行動和主張,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臺灣社會的間諜活動,幾乎不設防,對岸要對臺灣社會進行滲透、收買和破壞,進而顛覆中華民國國家政權,照理說,則易如反掌。臺灣面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強大的侵略壓力,本來應該要有如同對岸一般或者更甚的全民保防動員,而竟表現得如此淡定,怎麼兩岸的精神國防表現如此不同?到底是黨國專制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強大,還是自由民主的中華民國?

 

臺灣國力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相較,沒那麼強大,所以中華人民共和國面對臺灣,應當無所畏懼才是,結果卻不然。原因何在,答案就在馬克思(Karl Marx)在《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Ökonomisch-philosophische Manuskripte aus dem Jahre 1844)中的一個命題:「人的類特性恰恰就是自由」,自由是人的本質,對於自由的禁錮是違反人性的作為,臺灣的憲政制度讓反對政府的人都能夠擁有異議的自由權利,有甚麼比這樣的制度更讓人受到吸引,或者更捨不得放棄?所以儘管對岸選派來臺灣的留學生都經過黨國的政治再審查和行前再教育,就像清朝官派的留學生一樣,許多人都可能成為境外自由與進步思想傳播的媒介,這些近代中國的教訓,使得中華人民共和國對於體制內知識階層的控制和攏絡不遺餘力,也讓中華人民共和國得以豢養出民族主義立場激進、以取媚於權貴當道為榮的墮落的御用學者群體。

彰化二水碧雲禪寺,魏明仁(中)(微博)
作者說,如果臺灣政府容忍五星旗在臺灣張揚,那麼為什麼中華人民共和國不願對等比照,讓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回到中國?(資料照,微博)

臺灣的知識社群還保有古代中國士大夫的傳統,臺灣民主化之後,知識分子議政的風氣更為興盛,使他們保有可以與國家分庭抗禮的地位,而擁有社會聲望、不必向政客低頭、仰人鼻息。習核心則不同,還要創造習思想,作之君、作之師,踐踏知識分子的智慧和尊嚴。凡是有良心和理性的中國知識分子,應當要體會和認識到,一旦臺灣的憲政民主被共產中國吞噬掉,中國民主化的希望就會不再,文明中國的進程就會中斷,因為任何人就再也沒理由說服中國大陸的黨國領袖和人民共同來服膺人類歷史的規律和擁抱人類歷史的潮流,否則為什麼臺灣人可以擁有憲政民主,而中國只能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而凡是具有常識的人們,就會質疑道,如果臺灣政府容忍五星旗在臺灣張揚,那麼為什麼中華人民共和國不願對等比照,讓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回到中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敢打開鐵幕,讓來自臺灣海上自由的風吹入中國大陸,拂過所有中國人的心上和眼前,讓中國大陸人民思考為什麼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只能由中國共產黨來領導,所以只好妖魔化民主臺灣,恐嚇中國大陸最有機會和最有能力接觸外界資訊的青年和知識社群,教他們與臺灣保持距離,或讓他們的親友因害怕而勸阻他們接近臺灣。可以預期的是,在臺灣的陸生夾處於兩岸政治的夾縫中,將尷尬地不知所以,也可能被迫向習核心表忠,未來赴臺升學的人數也將因而銳減。

令人不解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黨政當局不會認為拿陸生祭旗的這一舉措和惠臺與融臺政策的大方向是背道而馳的嗎?那幾十萬在中國大陸就學、工作經商、長期居住、乃至於移民的臺灣人,今後不都成了臺灣間諜的嫌疑犯了?你們是要逼迫他們表忠繼續留下但要忍受中國大陸社會的異樣眼光,還是要他們就此認清現實,遠離中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杯弓蛇影的反間諜動員,既低估了臺灣的能力,也暴露出自己的心虛。我要揭露的是,臺灣的間諜戰不會像中華人民共和國所描述得那樣膚淺可笑,而以對方社會和人民為對象展開的所謂間諜戰,其實本質是宣傳戰、心理戰。而關於爭取對方民意的政治作戰,民進黨政府也還沒真正認識到自己的優勢,還沒對中國大陸開火呢!

*作者為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兼任副教授

本文原刊於風傅媒

https://www.storm.mg/article/513146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