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台灣民主,提升國家治理

​珍惜台灣民主,提升國家治理

台灣研究基金會為紀念創會三十週年,由朱雲漢、游盈隆和我三人共同受命編輯整理,於今年三月出版了《總統直選與民主台灣》一書。該書實為二〇一七年九月台研會,假國家圖書館舉辦的《總統直選與民主台灣》研討會論文集,而其出版,則有在民主進步黨全面執政後,總體評價總統直選對於台灣民主化進程之貢獻的用意。

台灣民主轉型三十年,究竟國力上升還是衰退,國家團結還是分裂,面對兩岸的國力消長,這一沉重的問題,總是一再逼問台灣人,也讓許多台灣人對台灣的民主失去信心,更不乏有人因此而認同北京模式,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因為實施黨國體制,避免資產階級民主選舉對國家治理的干擾,方得以創造中國治世。

其實我們就質問台灣民主的批評者一個問題就好,您支持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這些在世的歷任和在任總統當中的任一個人,對您進行獨裁統治嗎?如果當中有一位您不喜歡也不願意忍受,那麼就表示您已無法回頭接受獨裁統治了,因為在獨裁體制之下,國家領袖不是由市井小民用一票一票,加總決定出來的。

人民要有自由選擇和批評領袖的權利,那就意味著民主制度,必須要有自由的憲法保障,肯定人的自由本質和追求,因此民主不是簡單的投票這一件事而已,還有許多條件。

我們試從法學二元方法論來思考民主。法學二元論的研究方法,首先需區別當為與存在(應然與實然),對於兩者各有不同的評價基礎,前者基於邏輯推理和價值判斷,從不證自明的公理演繹而來,後者則基於因果關係和效益,不可能從實然事實,歸納出應然的定理,因此民主的價值和民主的治理成效,不可混為一談。

就此而言,以民主的實踐出了問題,就質疑民主的價值,在方法論上是有問題的,因為民主的實踐和制度的設計安排、領導人的養成和能力、自由與寬容的政治文化、反民主的國際干預等等因素有關,而這都可以基於經驗來一一修正調整的,所以民主發展中的亂象,其實從大歷史來看,都不過是學習民主所付出的代價。

總統直選,是民主進步黨人推動台灣民主化的一個重要戰略選擇。基金會創辦人黃煌雄追憶《民主大憲章實錄》闕漏的一頁歷史,表彰了張俊宏如何從執政的戰略思維,在黃信介主持的黨內共識會議上,說服民進黨高層接受總統直選。總統直選也就從孫中山、張君勱曾經期待在中國實施的願望,經由彭明敏、謝聰敏、魏廷朝在台灣作為新國家的憲政設計,成為反對運動所開闢的台灣民主化路徑,從而也形塑出台灣人民的生命共同體意識。

本書呈現出總統直選下,總統與行政院各部會缺乏共同決策機制所產生的問題,也看到選舉民主,導致國家缺乏長期發展戰略與政策規劃的問題。黃煌雄也承認,民進黨世代,對於中國崛起的估計不足。總統直選不等於民主,只是關於民主的一種制度安排,台灣民主治理成就,或許見仁見智,但台灣還不至於面臨國家危難,而必須選擇憲政獨裁或放棄民主的境地。只要我們相信民主,堅持自由。

台灣民主化的啟動,是因為在野力量的奮鬥犧牲,也是因為權勢者堅守民主陣容的價值立場未曾動搖。這是我們共同的政治資產和國家共識,需要我們珍惜與感謝。

 

本文原刊於:

http://www.peoplenews.tw/news/b2914e2b-d16c-444d-9de0-536b0e07ceae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