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新政治的四個關鍵詞

台灣新政治的四個關鍵詞

現在回顧台灣2016年大選,可以說是台灣政治發展上的一座里程碑,代表著台灣舊政治的結束,新政治的開始。這種新政治的出現,是台灣民主深化的題中應有之義,它由四個關鍵詞組成。誰抓住這四個關鍵詞,誰就能掌握新政治的能量,引領新政治的風潮。

 

第一個關鍵詞是青年。在舊政治的概念裡,青年是弱勢力量,政黨內要論資排輩,投票要聽父母的話,青年在大人的世界裡從政,很難有出頭天。但是由於網絡的出現,現在情勢已經改變,青年世代無論從資訊的了解還是從力量的集結上講,都已經主動是引領社會的主流。而國民黨沒有體認到這一趨勢,仍舊把青年世代當作鬧事的小孩子看,甚至與這個世代為敵,不輸才怪。當初行政院前警察過當暴力的一幕,青年族群牢記心中,這一次是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後悔的國民黨欲哭無淚。

 

第二個關鍵詞是公民。政治文明發展到一個階段,選民就不會再用政黨傾向來決定選票投給誰,大家會越來越看重候選人的政見和個人特質。臺灣二三十年的民主化過程,到今天已經走到了這個階段。試圖用政黨對立,藍綠對立來拉攏基本盤,這幕老戲碼早在陳水扁世代就失靈了,早就該收場了。但是國民黨實在是落後時代太遠,在這次臺北市長選戰中,還是要激化藍綠對立,甚至把中華民國都要牽扯進來。一個城市首長,讓交通不要堵塞遠比延續中華民國的命脈重要,。這個道理不懂,結果就是激怒了中間選民,否則哪裏會輸這麼多。

 

 第三個關鍵詞是網絡。未來的新政治,主要的話語權就是會體現在鄉民的態度上,資訊的流通使得知識的獲得已經不是那麼專業的事情,網民的意見越來越具備影響力和代表性。國民黨在台北市這一次犯的一個大錯,就是找了一個長期跟鄉民對抗,在網絡上幾乎是公敵的蔡正元來當競選總幹事,這一招就等於得罪了三分之二的鄉民,那還選什麼啊?!網絡的影響,其質量或許見仁見智,但是其沛然不可抵禦的氣勢,已經展現出來,這對於傳統政治構成極大的挑戰。

 

第四個關鍵詞就是參與。太陽花學運的一個歷史意義,就是為臺灣催生出了一個參與的世代,那就是太陽花世代。從這一代人開始,參與已經不僅是責任,而且成了義務。舊政治是精英政治,小圈子政治,或者政黨政治;但是在參與擴大的趨勢下,新政治勢必要開放政治空間,讓任何人都有對政治發揮影響力的可能。誰能提供更多的參與的可能性,誰就掌握了新政治上的優勢。柯文哲現象,說穿了就是臺灣政治進入公民政治的新階段的象徵,當政治不再是少數人的事情的時候,政治就會逐漸轉化為另一件事情,叫做公共事務。

 

總之,我們已經看到了臺灣新政治的雛形,那就是:青年世代以公民的身份和精神,通過網絡,參與到公共事務中。面對這個新政治,順之者昌,逆之者亡。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