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建政前的農民組織運動

中共建政前的農民組織運動

中共建政前的農民組織運動

1 為甚麼國民黨會在內戰中潰敗?

今天我們談論的焦點是中共在建政前的組織策略,一些群眾運動的歷史,特別是農民運動,借此對照今天的情況。數十年前,共產黨在意識型態上表現的魅力是超出國民黨的,他們的政治理念親近貧民,特別是農民。事實上,在整個民國絕大多數時間裡,國民黨軍隊從人數、裝備、控制的政治和經濟資源等方面來看,都遠遠優於共產黨的軍隊,蔣介石一心想消滅共產黨,可就是消滅不了。國民黨內戰之失敗,不單因為內部腐敗、蔣介石用人出了問題、或蘇聯對中共的支援,更重要的元素,顯然是國民黨失去民心。

淮海戰役(1948年末)後,美國代表到延安及其他解放區觀察,得出的結論包括:「中共擴張來自人民擁護」、「中共佔領區的人民生活較國統區為優」、「中共之徵兵與稅收較國統區公平」等等,可見一斑。其實,共產黨從十九世紀二十年代便已開始直接組織農民,這是蔣介石為首的國民政府完全不打算做的事情。曾在西安事變兵諫蔣介石的國民黨將軍張學良,晚年回復自由後,不斷批評國民黨。他指出國民政府內部的高官們只是爭權奪利,都不是為了國家,軍隊就像雇佣兵,蔣介石沒有理念可言,只是利益至上的唯我獨尊,國民黨就是買辦政治。相對下,建政前的中共,的確能展現出對共產主義的政治信仰,代表反對地主豪紳利益的貧下中農,而且懂得順應民心,軍隊更是典型工農兵。

毛澤東當然是組織工作方面的佼佼者。今天我們常說「無間道」,常說中共在香港的滲透無處不在。但在九十年前,毛澤東也曾加入過國民黨,不過不是標準的臥底,而是公開的合作。1923年中共的第三次全國代表大會(三大)決議了第一次「國共合作」的策略,方法就是全體共產黨員加入國民黨。1925年,毛澤東應汪精衛的推薦外,擔任代理國民黨宣傳部長。這自然引起國民黨右翼的強烈反對。他們當中有稱一支流稱為「西山會議派」,在一些地方設立「國民黨分部」,操縱上海的《民國日報》,大造反蘇、反共,反對聯俄、聯共、扶助農工三大政策的輿論。

另一邊廂,在毛澤東的主持下,國民黨的宣傳工作很快出現生氣勃勃的局面。當時擔任國民黨中常委秘書長的林伯渠,在1926年5月國民黨二屆二中全會上作黨務報告時,總結國民黨的宣傳工作因為毛澤東的參與出現了很大的進步。毛澤東在任期間,出版《政治週報》,鼓吹他的解放中華民族的理想,也順道提出他的階級分析。他在一篇題為〈中國社會各階級的分析〉的文章中,說︰「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分不清敵人與朋友,必不是個革命分子。」毛澤東指出:一切勾結帝國主義的軍閥、官僚買辦乃是我們的敵人,一切小資產階級、農民、無產階級乃是我們的朋友。文章特別提醒人們注意,中產階級對中國革命具有動搖不定的矛盾態度。這種暗藏機鋒的鬥爭語言,跟後來隻手遮天的毛澤東比較,其實沒有太大的差別。但在當時而言,毛澤東與中共的階級觀點,確實具備時代的洞見,奠定他們與基層農民在長征後的深厚關係。

蔣介石當然不會袖手旁觀。1926年中,他藉口避免國民黨的黨內糾紛,推出《整理黨務案》,共產黨員不能擔任國民黨中央各部部長。於是,毛澤東離開了國民黨的職務。這是距離秋收起義,也就是第一次國共內戰,大概相隔一年。在這段期間,蔣中正的國民革命軍從廣州誓師北伐,聲討北洋政府,中共則繼續嘗試維持國共合作的關係,毛澤東則把注意力放在農民運動之上。以毛澤東譚平山等人為代表的一派中國共產黨員開始主張深化農村土地革命,發展農民運動。這一主張主要著眼於反對封建宗法制度,以及土地佃租制度的特點,引發了農村社會的深刻變革。1927年初,毛澤東曾經回到湖南,在湘潭、湘鄉、衡山、醴陵、長沙五縣的農村,做了一次詳備的考察,並據此發表了〈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這可算是毛澤東對農民運動和組織方法的見解,從中我們可以更明白共黨為甚麼能成功獲取民心。

2 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

毛澤東在報告提到了中共在組織農民協會方面的努力。在國民革命軍揮軍北進、攻伐北洋政府期間,短短一年之內,中共不斷發展農會,正式會員達二百萬農民,以一家五口計,影響力遍及千萬。這是後來中共能夠依賴工農兵,乃至於內戰時取得民心的重要基礎。

按照毛澤東的歸納,農會的工作至少包括了「十四件大事」。我在這裡嘗試簡化一點談談。第一是政治上打撃地主。這包括清算地主混亂不清的公款帳目,包括了罰款、募捐、小質問、大示威,乃至逼地主戴高帽子遊街(帽子上寫著地主的罪狀),把地主關進監獄,甚或槍決臭名昭著、曾經殘害農民的地主。第二是經濟方面對地主的抑制。手段包括不准谷米出境、不准高抬穀價、不准囤積居奇、不准加租加押、宣傳減租減押、不准地主退佃自耕、減息。這兩方面基本上已可見未來中共的鬥爭策略。

除此,農會在湖南的工作,還成功推翻了部分縣官與衙門差役的政權、推翻祠堂族長族權,質問乃至挑戰城隍土地菩薩的神權,以至丈夫於家庭中的壓倒性男權。文化方面,共產黨亦領導農會在鄉下樹立了威權,把農民不喜歡的事禁止,禁得最嚴的便是牌(麻雀排九)、賭、鴉片這三件。生活方面,農會開展了合作社運動,以較公平的原則,協助農民解決生計時出現的種種困難,還修建水塘、道路、堤壩等等。這看來也有點像民建聯今天的地區工作。

這些以外,還有武裝的問題。毛澤東在理論上不斷強調暴力革命的合法性,農會還在組織過程中推翻地主武裝,建立農民武裝。以他在〈考察報告〉的統計,農會在湖南的武器,約有槍械數萬,刀器十餘萬枝。這也就是後來工農兵長征、抗戰、內戰的基礎。

最重要的還是政治宣傳。毛澤東指出,中共組織的農會,在農村做的宣傳工夫,得到了很大的成效。他說︰「很簡單的一些標語、圖畫和講演,使得農民如同每個都進過一下子政治學校一樣,收效非常之廣而速。有農會的地方普遍地舉行了

政治宣傳,引動了整個農村,效力很大。今後值得注意的,就是要利用各種機會,把上述那些簡單的口號內容漸漸充實,意義漸漸明瞭起來。」關鍵詞就是「簡單」。這也是中共後來發展的手段,包括了今天香港人不斷批評的簡體字。

總括以言,這一兩年間毛澤東在廣東及湖南農村的深刻考察,上面提到這份報告所引述的「湖南模式」,可說是中共在建政前發展的理型。毛澤東多次反覆強調農民的重要性︰「農民問題乃國民革命的中心問題,農民不起來參加並擁護國民革命,國民革命不會成功﹔農民運動不趕速地做起來,農民問題不會解決﹔農民問題不在現在的革命運動中得到相當的解決,農民不會擁護這個革命。」

3 抗戰開始後中共的農民政策

到了後來的故事,大家相信亦了解。國共十年內戰,中共實力仍舊不足,是而決定西進,由江西福建的「中央蘇區」退往陝西甘肅等地。這就是後來被中共宣傳機器不斷吹噓的「長征」,紅軍穿雪山、高原草甸、永久凍土帶和無人地區,抵達甘肅。過程中當然死傷無數,元氣大損。但最終沒有潰散,亦可見中共以工農兵為主軸的士氣。

抗戰時期,中共根據蘇聯的指示,策略是聯合抗日。1937年8月,中共洛川會議通過的《抗日救國十大綱領》正式把減租減息作為抗戰時期解決農民土地問題的基本政策,減租減息運動初步發動,把二十年代湖南模式應用到全國所有根據地。1942年1月,中共中央政治局正式做出《關於抗日根據地土地政策的決定》,督促各地認真執行,還規定了減租減息的三條基本原則,肯定了農民、開明地主、富農的「革命性」,減租減息運動開始深化。1943年10月,中共中央下達了《關於減租生產擁政愛民及宣傳十大政策的指示》,減租減息運動進入老解放區「查租」,新解放區徹底減租減息的階段。抗戰時期中共領導的減租減息運動持續而有效,降低了封建剝削,促進了鄉村生產力,提高了貧農生活水準和政治地位,鞏固了工農聯盟,擴大了中國共產黨的群眾基礎。這些中共的工作,對於強調軍事實力的國民黨,並陷於「剿共」與「抗日」兩難之間的蔣介石而言,其實是一種打擊。 

到了戰後,第二次國共內戰之際,中共的重視土地與農民方針施行得更完整了。1945年4月,毛澤東在中共七大上作的《論聯合政府》中專門談了土地問題,指出減租減息準備在戰後繼續實行下去,然後採取適當方法,有步驟地達到「耕者有其田」。1946年5月4日,中共中央發佈了《關於清算減租及土地問題的指示》,土地政策開始由減租減息向徹底土地改革過渡。主張通過反奸、清算、減租減息、退租退息等方式獲得土地,沒收土地者也僅僅是針對「大漢奸」。與此同時,還設想通過徵購的辦法獲得地主土地。1947年夏天中共制訂的《中國土地法大綱》,提出廢除封建性及半封建性剝削的土地制度,具體實行「耕者有其田」土地制度。分配給人民的土地,由政府發給土地所有證,並承認其自由經營、買賣及在特定條件下出租的權利。土地制度改革以前的土地契約及債約,一律繳銷。大綱一公佈,各個解放區紛紛制定實施辦法,在1947年冬掀起了土地改革的高潮。

4 今天的中共,今天基層農民的際遇

歷史是一面鏡子,今天的中共官員如果重看歷史,便會明白為甚麼整個國家都蘊釀不滿,乃至各種各樣的民變。事實上,過橋抽板一早就發生,五零年代的三年大飢荒中,中共對外國的支援沒有減少,城巿也沒有糧食問題,但在各地鄉間則發生了數千萬人餓死的大飢荒。毛澤東推動土法煉鋼,沒有工業結果,妄言「超英趕美」,又大大打擊了原有的農業和基層農民的生活。文革後,毛在1976年辭世,意識型態開始慢慢改變。不少曾經下鄉的知青,都慢慢覺得到農村工作是一場騙局。

八十年代,鄧小平上台,推動開放改革,更是把中共推上極權資本主義的危險道路。2004年被列為禁書的《中國農民調查》,寫盡農民備受不公平對待的地方,結果備受巨大關注,成為暢銷書。事實上,開放改革造就了很多既得利益者忽然暴富的機會,而城鎮鄉村的收入差距更不斷增大。根據國家統計局發布的統計公報,1985年至2006年20年時間,城鄉收入差距擴大了85%。中共大幅發展鐵路網絡(交通基建)、中資企業的地產項目(地產與金融霸權)、貪官污吏的腐敗(政治極權),三者聯手造成鄉間大量的強拆強徵事件。從農民離鄉的工人,在城巿裡亦面臨血汗工廠的剝削,勞動環境危及健康,工資偏低,《勞動法》不過紙上談兵。十三億人的基層,不少仍生活在貧窮與絕望中。

政治上的絕對威權,無數拘捕、冤獄、鎮壓,加上資本主義在民生上的長期剝削——從種種跡象看來,今天的中共,已完全失去了民心。這顯然是倒行逆施,是二十年代的中共,三十歲的毛澤東完全想像不到的事情。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