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对大陆的反挫锐实力谈

台湾对大陆的反挫锐实力谈

曾建元:台湾对大陆的反挫锐实力谈

 曾建元 国立台湾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法学博士中华大学行政管理学系副教授

 

2018129中共大外宣.jpg (275×183)

海峡两岸民间交流(网络图片)

 

 

 

中国共产党向来惯常并娴熟于运用不受监督节制的党国权力,把大量经费投入于境外统一战线工作和国际宣传,而利用各国保护言论自由和公平交易的宪法秩序,颠倒是非黑白,混淆视听,创造出中国模式或北京共识的国家发展论述,以为其党国专制体制擦脂抹粉、建构统治正当性之基础。

   

举例而言,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各国一流大学广建孔子学院,表面上是协助各国汉语的教学和推广,实际上却仗恃着诱人的庞大经费,对教学内容进行干预,以达到意识形态的灌输和控制的目的。在孔子学院里,学生只能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官方论调来讨论台湾、西藏等相关政治议题。孔子学院也透过经费补助,要求汉学或中国研究者的观点,必须要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立场。中华人民共和国也通过对外国媒体的投资或渗透,塑造有利于其国家形象的舆论氛围,海外华文媒体多半依赖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广告或补助维持营运,其言论立场也就不难想见,台湾媒体或其相关企业一旦有心经营中国大陆市场,也就往往自甘堕落,以揣摩党意来权衡其言论立场与尺度。

  

去年年底,美国《外交事务》季刊(Foreign Affairs)刊登了克里斯托弗.沃克(Christopher Walker)和杰西卡.路德维希(Jessica Ludwig)合写的〈锐实力的意义:威权国家如何投射影响力〉(The Meaning of Sharp Power: How Authoritarian States Project Influence)一文,对奈伊(Joseph Nye)提出的软实力(柔性权力Soft Power)概念进行反思,稍后,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则出版了《锐实力:崛起中威权的影响力》(Sharp Power: Rising Authoritarian Influence)研究报告,克里斯托弗.沃克和杰西卡.路德维希共同撰写了导论〈从「软实力」到「锐实力」──民主世界中崛起的威权影响力〉(From Soft Power to Sharp Power: Rising Authoritarian Influence in the Democratic World),锐实力的概念,便如石破天惊般地横空出世,让民主国家重新省思威权国家如俄罗斯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如何利用民主制度的空隙规划其策略,而向民主国家伸张其影响力。有别于以军力和经济威胁为武器强施其意志的硬实力(Hard Power),以及运用文化优势、民主价值、公民社会来宣扬国家形象的软实力,锐实力则指针对特定国家进行刺破、渗透、穿越政治与信息环境的锐利影响力。锐实力是策略运用的结果,策略工具最有效的就是金钱,威权国家的金钱运用不透明,越多看似缺乏绩效评估的策略作为,其实也就创造了相关官员贪污寻租的机会,但只要其中几项发挥作用,对民主社会产生影响力,那也就够本了。

   

从锐实力的角度来看中华人民共和国在两岸关系当中的作为,就能够说明对岸何以对台湾软硬兼施,并试图深入台湾社会寻找代理人,而对此始终不惜代价、积极作为。民主进步党政府执政后,对岸的对台工作转而着重于两岸年轻人与基层民众的交流,而整合出「一代(年青一代)一线(基层一线)」的新提法,用以取代以往的三中一青(中小企业、中低收入、中南部以及青年),除此之外,更有给予台湾人民以居民待遇的诸多措施,以吸引台湾人前往中国大陆投资、创业、经商、留学与移民。换言之,除了过去要求做到入岛、入户、入脑的统战工作外,现在的新作法,则是利用大陆的磁吸作用,把台湾的人和钱再进一步吸引到中国大陆去。

   

锐实力的策略运用效果如何,我们只能说,对于台湾人的政治认同影响有限,但必然有零的突破。然而效果最显著的,则是对台湾人心理和行为的制约。台湾人许多是用外在观点来看待中华人民共和国,也就是说,虽然不认同党国专制体制,但是认为两岸国力消长,最终不免要面临政治决战,所以就不愿做出可能会得罪对岸的事情。二零零五年三月,中华人民共和国通过《反分裂国家法》,我曾尝试联系新竹地区几个大学学生会,希望能联合发声表达抗议,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当时国立清华大学学生会长即表示,他们未来要投入科技产业,极有可能到中国大陆工作,所以为了保护学生未来在中国大陆的处境,他们歉难出面参与行动。十多后的今天,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大数据能力更甚以往,这种不想得罪的心理恐怕存在更多人的身上。而对于大学的两岸学术交流,我国也多基于息事宁人的心态,避免在主权象征上引起冲突。旺旺集团收购《中国时报》集团媒体,甘为共产党喉舌,是众所皆知之事。《中国时报》的专业形象与声望都大不如前,《旺报》更是零售量极低的报纸,中国电视和中天电视的收视亦不佳,但这都不如台湾存在一个明确支持统一的媒体阵地的象征意义来得重要。至于新党青年委员会的王炳忠、林明正、侯汉廷,就是锐实力策略到目前为止最突出的成果,他们活跃于台湾媒体,善于操持大陆意识型态用语,不避讳表态支持统一,如果周泓旭的随身碟中查到的《星火T计划》为真,王炳忠拿钱办事并不尽力,他用共产党的钱买房子、创办《燎原新闻网》,但《燎原新闻网》的点阅率极低,与其说他们触犯了《国家安全法》,倒不如说他们诈骗共产党来得证据确凿。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利用爱国同心会、中华统一促进党扰乱台湾社会,换来的,也只是台湾社会的反感而已。

   

台湾有没有甚么方法来反制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入岛大撒币收买人心的动作?其实我们的选举民主制度就是一个最好的自我防卫机制,因为是自由选举和秘密投票,人民心中的真意会在投票上表现出来,所以尽管以前三中一青的政策搞得如火如荼,热闹非凡,台湾人拿了共产党的好处,接受招待旅游,还是把票投给了绿营政党。中华人民共和国喜欢说寄希望于台湾人民,其所以采取官民分流的对待作法,是因为台湾的民选政府不接受他们的一个中国原则,他们只好给自己找了下台阶。但我仍认为这是好事,如果他们能够体会民意政治的真谛,就不会责怪台湾的政府操弄民意,而反要设法影响台湾民意、改变台湾民意,以对台湾政府产生压力。

  

反挫锐实力,仍旧是以柔克刚最为有效,但我国也不应当忽略了我们也可以拥有锐实力的政策手段。我国的自由开放和文化礼仪,在习近平强化了对内的政治和意识形态控制之后,中国大陆社会最为倚赖的外界信息来源,以及精神与财产的避险去处,我国要善用这一灯塔效应,而在两岸交流的政策上,引导中国大陆社会认识到台湾独立存在于中国共产党统治之外之于中国的价值,它会对中国共产党的专制统治发挥一定程度的制衡作用,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的最好反证。因此,鼓励两岸的民间交流,让更多的大陆社会意见领袖和知识分子到台湾来见证多元文化主义、宪政民主和民生社会福利的成就,应当是我国大陆政策中有关于两岸社会文化交流的最高纲领。就此而言,我人首先认为,我国应当重新设立中华发展基金,以便有更多的经费来争取中国大陆的优秀人才来台交流和从事研究;其次,在两岸官方协商机制中断的情况下,则是就可操之在我的部分,放宽大陆人民由第三地来台旅游的限制,以便有更多地区的大陆人民得以到台湾自由行,或以自由行名义来台湾参加非政府组织的研习课程;第三,渐进开放承认学历的大陆学校名单和开放来台留学的地区,同时开放短期留学,尤其是成人终身学习、推广教育的部分。中国大陆人民其实是可以设法由第三地转来台湾就学,这样就可以回避掉由大陆直接来台而受制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官方审批的干扰。这一建议的目标是指向大陆新兴中产阶级家庭,让他们也有机会到台湾体验不同的学习经验。

 

最后本文想说的,是我们需要有一个攻势型的大陆政策方针。我国政府或执政党高层,要对于两岸的未来有一个基于民主自决程序的说法,即以中国民主化与否作为台湾自决前途的条件。如果民进党在蔡英文总统兼任主席的任内考虑制定中国政策决议文,以中国大陆人民为对象,从体谅的心情出发,充分表达我国面对两岸关系的价值立场,以求说服对岸人民的接受,我相信,会对于目前一切有关两岸关系属于战术性的政策思考,立即拉升到两岸战略对话的历史高度。这是我国真正的软实力,也是立基于本土的民进党政府难以被取代的角色。

本文原刊於 民主中國

http://minzhuzhongguo.org/MainArtShow.aspx?AID=95906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